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一)

  

    郭长城做了一晚上噩梦,梦见楚恕之带着他那个匹诺曹回了地星,临了儿还瞪了他一眼,让他滚远远儿的。

      醒的时候,还眼角带泪,受了天大的委屈。

      楚恕之可不管你梦见什么,起来照样我行我素,做两人份儿的早餐,然后一个人吃的撑得东西都快从嗓子眼挤出来。

     
     郭长城只敢远远儿的看着,餐桌也不敢上了,坐沙发上,啃着冰箱剩着的凉面包。

      
      楚恕之憋着劲儿,一言不发,吃了饭就去洗碗,直到郭长城扭着小碎步儿出门上班儿,他才打了一个震天的响嗝儿。

      楚恕之愤愤的把碗扔回水槽儿里,他这个气啊,他才不说他气是因为气郭长城一句话也没说,不知道哄人,他说他气的是郭长城喝了他的西米露,那是他留着晚上饿了喝的,被那臭小子偷喝了。


       可是,这海星不都说吃人家嘴短吗?这小子一觉起来嘴还这么硬呢?!

     楚恕之摇摇头,海星人真不老实。

       他叹了口气,开始想些高兴的事情。

        念之终于是没事了,他在大人那里很安全,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这样也好,收拾收拾又能回地星了,下次不要再跟海星人有什么牵扯了。

       楚恕之拿起一只碗,上面全都是泡泡,看着它们,楚恕之想起了昨天那碗西米露......去他娘的地星!郭长城你为什么不哄老子!!!

       楚恕之暴走了,气的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全洗了。

      郭长城回到家的时候,家里面空荡荡的........打,打家劫舍?!

       到了这个时候,郭长城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人民警察,掏出手机就准备报警,脑海突然闪过楚恕之的影子,楚哥去哪儿了??!!

     楚哥今天按理说会在家,然后刚好碰上小偷入室抢劫,小偷没有发现楚哥在家,突然看到楚哥出现,一慌,起了杀意!楚哥!楚哥!!!

       郭长城瞪大了双眼,歇斯底里的吼着“楚哥!楚哥!”然后往屋里儿冲。

       “哐当!”突然,浴室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郭长城心下一惊,立刻手持电棒冲了过去。

    

       楚恕之正光着屁股冲澡,顺便冲冲泡在浴缸里的木桌儿,越想越气,气的直跺脚,脚下打滑,“噗通!”

       郭长城推开门的时候,看到楚恕之双腿大开迎接着他,手抖了起来。

       ......

      楚恕之拎着被楚恕之打屁股打的躲来躲去结果摔的鼻青脸肿的郭长城给他上药的时候,还在庆幸,再他妈用点儿劲儿,老子该成阳痿了,你给老子治啊!

      郭长城委屈巴巴的被上药,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偷偷瞟着楚恕之半裸的身体,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了浴巾裹着的地方,然后又赶紧挪开了,不到三秒钟,又偷偷挪了回去。

      刚刚.......楚哥那里.......好大哦......

     

      楚恕之疑惑的看着郭长城脸上两坨火烧云,“呆鹅!”然后收了东西,又成了一个沉默是金的男人。

       想到刚才的情景,楚恕之想随着那木桌儿一块儿投了浴缸。

      双腿大开,露个屁股,还被人电了鸡鸡,海星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不过,他刚刚不小心瞧着郭长城盯着他下面.......不由得心虚,身为一个刚正不阿的地星傀儡师,楚恕之从来没有和同龄的男生做过比大小这种事情,他有些后悔,自己这.......算不算大?

       郭长城可怜巴巴儿的扒着窗户根儿,“楚哥~”

      楚恕之收回脑子,没搭话。

      “我,我饿了楚哥。”郭长城实在是受不了了,吃了两天外面的饭,他太想他楚哥的手艺了。


       楚恕之带了围裙进了厨房,做了道简单的蛋炒饭,然后端着就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郭长城抹抹眼睛,想着去厨房闻闻味儿,却看见那台子上放了满满一碗的蛋炒饭。

      “嘿嘿!”迅速的干完了蛋炒饭,楚恕之也在房间里也吃完了,大爷似的把碗一放,跑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郭长城屁颠屁颠儿的出来把碗拿进厨房洗个干净,楚恕之轻哼一声“出息。”

      郭长城很开心,他楚哥终于愿意给他做饭吃了。

      郭长城很苦恼,他楚哥依然不理他。

       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自己那天没有回家吃饭,可是郭长城用自己的猪脑仔细回想,不太像啊。

       他不知道为什么楚恕之生他的气,他更不敢问。

      郭长城自信,以自己的脑子,是绝对想不出前因后果的,所以,他寻求了更不靠谱的——龙城特调处的各位妖魔鬼怪的帮助。

     
       祝红吞了一大口生肉“所以,小郭这是有女朋友了。”

       郭长城不敢说话,大庆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赵云澜!小郭都被你教坏了!脚踏两条船!”

       “我我我没有.......”郭长城憋着个大红脸。

      “这还没有啊,朋友?朋友为什么看见你跟别人相亲生气?”祝红翻了个白眼。

       “啊?他,他是因为这个生气?”郭长城有些激动。

      “不然呢?傻子都懒得出来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可,可是......”郭长城还是不敢相信。


      “可是什么?!小郭儿,来来来,哥哥告诉你,你不是跟人家同居吗?你晚上就把人往床上一扑,直接抱着,问他,‘你如果不喜欢我,就把我推开吧,我什么也不会做的。‘如果她喜欢你,铁定成了!”赵云澜拉过郭长城,在他耳边嘀咕。

      “这样行吗?”郭长城抓抓脑袋。

      他仿佛已经想到了自己再次鼻青脸肿的画面,可是.......要,要是楚哥也稀罕自己,那......

   
   
       赵云澜看着郭长城明显心动的样子,赶紧多浇一层油“你看啊小郭儿,像你说的,这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啊!万一不成,你也不吃亏啊!是不是?相信我,我是谁啊?!我是过来人啊!不光这样,你还得自由发挥,我跟你说啊,我.......小巍?”


      赵云澜刚想献出自己的山人妙计滔滔不绝时,就看见沈巍的眼镜下面低沉着的眸子。

      “小郭,赵处长经验丰富,你是应该多听他的,赵处长,没什么工作的话我就先走了。”沈巍说着摘下眼镜收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路过大伙儿,点了点头“叨扰了。”

      赵云澜全程瞪着眼睛,直到沈巍走了,郭长城小心翼翼的拍拍他,“赵,赵处,然后呢?”

      “然后个屁!”赵云澜以每秒1000米的速度冲了出去。

      祝红率先站了起来“下班!走了!”

       特调处很快人去楼空,只剩下郭长城勤勤恳恳的坐着。

      不过,这次他也算开了小差了。

      这,这能行吗?郭长城摸摸自己摸摸还会有点疼的屁股,楚哥下手可真重,现在还疼。

       不过......赵处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诶.......大不了,再被楚哥打一次.....屁股。

   
      
       郭长城觉得,自己的脑子虽然不好使,但是有行动力......的决心还是很厉害的。

   
   
      于是,郭长城开始行动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楚恕之做了两人份,刚想哼一声端着拿进房里,郭大胆儿就过来坐下了,端起饭碗就开吃。

      看的楚恕之一愣一愣的,还是坐下来了。

      这顿饭气氛十分的诡异,楚恕之差点儿噎的喘不过气儿来.......不好,凶兆啊!

      楚恕之拿出地星的占卜仪,算了一卦......大吉......

      楚恕之愤愤的把占卜仪摔在地上,这年头,地星也不靠谱了。

      
      怒不可遏的感觉被欺骗了一般的楚恕之滚去洗澡了,郭长城乖乖儿的排着队等。

      嗯,看来自由发挥挺不错的,楚哥跟自己同桌儿吃饭了。

      接下来,就用赵处教的办法吧......郭长城紧张的攥了攥衣角,瞅了瞅浴室的门,仿佛犯了什么弥天大罪。

   
   
      楚恕之洗完,依旧只裹着个浴巾就出来了,瞧也不瞧郭长城一眼,潇洒的攥着腰里的浴巾,快步走向房间。

      妈的,这么长时间没练傀儡术,吃的太好,腰粗了一圈儿,浴巾都裹不住了,还得用手娄着。

      郭长城瞧着楚恕之进了房间,突然觉得莫名的委屈。

      如果楚哥真的像红姐说的喜欢自己,那他为什么不过来问清楚他,为什么这两天都不理他?

      冲着澡,脑子进着水,郭长城此刻脑中就像一团浆糊。

      做?不做?啊,可是楚哥吓跑了怎么办?再也见不着楚哥.......可是,可是楚哥如果,如果稀罕自己,那,那......

      郭长城想起他和楚哥相遇的第一个晚上,也是第一次度过的晚上,楚哥身上温热的触感,却凉凉的嘴唇,噗,还有一开始身后抵着自己的那半根儿香蕉.......郭长城在脸上冲了一把凉水。


       如果,如果是楚哥浴巾裹着的东西顶着他,又热又烫.......如果,如果是那个.......

      郭长城浑身燥热起来,太奇怪了,他调了凉水,飞快的冲上脑门儿。

       冲了十多分钟,打着哆嗦出来了,进了房间,楚恕之已经背对着他躺下了。

      郭长城拿起了床头柜儿上的小楚,英勇就义般的爬上了自己将近两个多月没有接近过的床。

      楚恕之正在寻思着,明天该减肥了,身后就不知道抵了个什么玩意儿。

      然后,他感觉被人从身后拥住了。
  
   

       身子一僵,身后的人就说话了。

       “楚,楚哥,我,那个,你,你如果不,不喜欢我,就把我推开吧,我我,我什么都不做。”是这样说的吧,郭长城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半天没有动静,郭长城感觉鼻头儿一酸,完了,呜呜,楚哥,楚哥肯定嫌自己讨厌了(っ╥╯﹏╰╥c)

       突然,楚恕之动了,他翻了个身,对着郭长城,郭长城赶紧闭眼,头也不敢抬,两个人中间还隔着那个丑娃娃。

      楚恕之发了力,郭长城感觉到,楚恕之推开他了,他赶紧松手了。

       松开手的时候,他还在发着抖,眼睛慢慢的睁开。

       楚恕之的内心十分以及极其的震惊加激动,这傻子终于开窍儿了。

      不过,八点档电视剧是不是看太多了,说的什么屁话。

      回过头刚想抱住人,却发现中间隔着那个丑不拉几的娃娃,当场火大,推开郭长城一点儿,把那个娃娃揪出来扔在了地上。

     

下一秒,大手就搂住了郭长城的腰,死死的不松手。

     

     郭长城刚才还在震惊,为什么楚哥把小楚扔地上了,这会儿管你什么老楚小楚王八楚,通通不如我楚哥。

       郭长城是呜呜的哭出声的,“楚,楚哥,我,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不理我......我害怕.......”

       “笨蛋!呆鹅!”楚恕之叫骂着,手上却不松力气。

      “呜呜,楚哥,我,我不是故意去相亲,我,我那天,其实我,我又跟着你来着,不过,不过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担心你,半路,半路我二舅给我打电话,我才想起来,他之前给我安排的相亲,我,不去的话不行.......楚哥,我,我再也不去相亲了,呜呜,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不要走”

       楚恕之一个用力,把人翻到自己身上趴着,“笨蛋,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嗯?”

       “那天你没带那个手机,我以为楚哥走了,我出去找了好久,我好怕楚哥不回来了......”郭长城埋头在楚恕之颈子里,眼泪打湿一大片衣领。

      “我想来着,可后来觉得,我走了,谁给你做饭吃?饿死了怎么办?嗯?”楚恕之绝口不提自己多吃了三个煎饼果子的事儿。

      “呜呜呜,楚哥,我,我喜欢你,你别走行不行?”郭长城红着一张小脸儿,抬起头来看着楚恕之。

      
        “这不行,你说喜欢我,我怎么不觉得?”楚恕之耍赖皮。

       “那,可,可我就是,就是喜欢楚哥,那我,怎么做啊......”郭长城有些急,楚哥怎么不信呢?和赵处说好的不一样!

       “亲我。”老不要脸开口了。“啊?啊?!”郭长城慌了,挣扎着要起来,被楚恕之拽着不让动。

      “楚,楚哥你......”“行吧,算了。”楚恕之作势松手,郭长城一着急,张嘴哇哇的哭起来。“楚,唔,楚哥,竟,竟欺负人......呜呜呜,我,呜........”

      这下楚恕之活该了,着急的又亲又哄“长城,长城不哭了,楚哥错了,楚哥亲亲,不哭了,身上这么凉,来.....”

      被子一抖,哗啦,俩人儿都盖里边儿捂得严严实实连根儿脚指头都没露。

       “唔?楚,楚哥别,别亲......唔嗯,别,别脱裤子.......呜哇,屁,屁股好凉......”

      “闭嘴,给你暖暖。”大手揉上了软和儿的屁股,楚恕之耍流氓了!

      嘴上用力的亲了几口,隔着被子外边儿估计也能听见吧唧吧唧的声音。

      羞得郭长城满脸通红,就要掀被子,楚恕之拉住他“盖着被子没人看见,不怕。”郭长城的小手又缩了回来,任他亲了个够儿。

      
      郭长城困得不成样子了,抱住他楚哥,强撑着眼睛,“楚哥?”

     摸摸小孩儿的头,“睡吧,我也喜欢你。”

      这才如释重负,沉沉睡去。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


      当餐厅的相亲对象一脸懵逼的时候,楚恕之已经大步跨着走向回家的路,啊,家啊,温暖的港湾,温暖我脆弱的心灵!

      “楚哥!楚哥等我啊!”郭长城令人恼火的声音在身后弱弱的想起。

      楚恕之感觉得到,自己的衣角被人轻轻的扯住了,很微弱的力量,但是却不容他忽视。

      嘴角一瞥,老子最酷,“啪”的一声把人的手拨开,果然,没出息的小东西只敢跟着,不敢再伸手了。

       “楚哥!楚哥你,你别生气,我,我错了,啊!”楚恕之突然停了下来,郭长城就这么直挺挺的撞在一堵墙上。

       “错?你错哪儿了?!”楚恕之特别大声,引人侧目,郭长城更是羞红了脸。

      “我,我,没回家吃饭......可是,可是这是我舅舅前几天就说好的。是,是我忘了,不去不好的吧.......”

      郭长城低头攥着衣角,越说越小声。

      然后,偷偷的抬眼睛,瞧见了楚恕之额头上的青筋。

      楚恕之的眼睛都在冒火了,声音却如同赵忠祥老师一般的平静,“说的对,回去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街尾刮起了一阵风,吹起楚恕之的衣摆,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决绝的超人。

     老子最酷,楚恕之坚信,郭长城这个小崽子,肯定立刻跟上来,然后道歉,到时候自己再顺水推舟原谅他。

       嗯,说不定临近晚上还能吃上热乎乎的豆腐。

     

       嗯,楚恕之活了这么多年,觉得为了这小子,老脸都不要了。

      没成想,楚恕之在拐角蹲了十分钟,还没人过来。

      倒是有两个乞丐想过来赶他,可看见楚恕之的身板儿,又走开了。

      楚恕之倒不觉得有什么丢人,老子最酷。

      .......都多长时间了!人呢!

      楚恕之腾的站了起来,往回走,突然又停下,不甘心的原路返回,到了那家餐厅。

      

       郭长城,你可真的是.......行,不理老子理其他女人,老子不伺候了!

       楚恕之拔腿就走,再也不去看那两个人,再也不去听他们说什么。

      这厢,郭长城声泪俱下的表达了他对刚才突然闯进来的虎背熊腰的男子的爱慕之情以及对相亲姑娘的愧疚之情,姑娘忙的给他递纸巾,像极了一位慈爱的母亲。


      最后,郭长城红肿着眼睛出了餐厅门,姑娘还给他比划了个小拳拳,“你要幸福呦!”

     

       刚刚才收到祝福的郭长城回到家就傻了眼。他的楚哥,不见了。

     

       郭长城含着两眼泪花,拨通了楚恕之的电话,电话响了“1-8-7-8-9-0-0-9-1-7-3.......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铃声依旧那么刺耳,可惜,没有人接。楚恕之把电话也留下了。

      说起来,这个电话是郭长城跟楚恕之上个月出去逛街的时候抽的三等奖。

      楚恕之有电话的,当然还是智能的,可爱的地星人,上来的比较迟,从来没有见过老人机,咳了咳嗓子“这个给我吧。”

      “咦?”郭长城有些发愣,还是双手呈上了老人机。

     

     后来,楚恕之就抛弃了智能机,原因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他自己知道,这种可以按键还能发出滴滴声的高科技,果然还是适合我这种品格高的人用的。

      郭长城很喜欢楚恕之用老人机,因为这种手机基本只能用来打电话发短信,而懒惰的楚恕之当然会选择前者。

      感谢老人机,他俩的话越来越多。

      可如今,楚恕之只带走了自己那部手机,什么东西都没带,走了。

       郭长城给楚恕之打了另一个电话,关机了。

      他太慌了,郭长城冲出了家门,楚哥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随后开始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先回去跟她解释!为什么不留住楚哥!

     

     以为楚哥不会离开是吗?!以为楚哥永远不会离开是吗?!凭什么呢,你这么弱,凭什么......让人家不要离开你呢?

      郭长城停下了追寻的脚步,倚着墙坐了下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开楚哥了呢?晚上睡觉,有楚哥在身边,下班,有个人,等我回家吃饭。加班晚了,自家的灯,一直都开着,晚上的夜宵,从来都是不多不少刚刚好。

       我,和楚哥的家,现在只有我了。

       郭长城哭了,上次哭的时候,是家养的小黄猫走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楚哥.......是不是,也是不再回来了?

      漫漫长夜,只有自己了,是吗?

   

      ......

      郭长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可以去演戏,至少,情感戏可以拿个90多分。

      按最近的话来说,自己如同一个戏精。

       郭长城在看到桌上那碗西米露之前,悲伤的情绪还十分饱满,四十五度角的忧郁还衬托的他像一个小王子。

     

        直到他喝完了那碗西米露,他都不敢去打开那扇门。

       ......

       楚恕之很不耐烦,郭长城还没有回来,看了看挂钟,已经八点了。

   

    他有点儿饿,晚上回来的时候一肚子气,也不想吃饭,就这么躺了下来。

       他是想走的,郭长城这个没良心,居然真的放着自己不管,去哄别的女人。

    
       老子走了!一了百了!谁还管你!

       在踢翻第一百个易拉罐之后,楚恕之挠了挠头,转身回去了。

       因为郭长城家楼下那家煎饼果子真的挺香,走了吃不着了。

       楚恕之狠狠的咬了一口煎饼果子,“真香!”

       躺在床上之后,翻来覆去,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那个女人纠缠他?!不想回来了?!

      他想了一百个可能,一脑袋埋在枕头里,死哪儿去了?!

       “咔嗒!”楚恕之立刻坐了起来,郭长城回来了。

        楚恕之听着动静,他特意做了一碗西米露搁在桌上,不知道那小子眼瞎不瞎。

      嗯?怎么没声儿了?楚恕之下床,耳朵扒在门上,面部表情极其的狰狞。

       “啪嗒,啪嗒。”拖鞋?楚恕之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冲上床,末了儿膝盖在床尾上磕的嘎嘣儿响。

      疼死老子,嘶~楚恕之刚上手,还没揉到膝盖,房门响了,他只得装睡,默默地躺好。

      他感觉到郭长城坐在了床边儿,然后是一阵安静。

      “楚哥,对不起。”郭长城说了一句,然后又没声儿了。

       操你大爷说完了吗?说完赶紧给老子起开,膝盖疼死了,啊啊啊好想揉一揉,啊!

      
       郭长城起来了,换了睡衣,照例摸着小楚躺在地铺上,眼睛眨巴眨巴,抹了抹眼泪儿,“楚哥晚安。”轻轻的说道。

      楚恕之松了口气,缓慢的挪动着颤巍巍的双手,揉上了快要疼的移位的膝盖。

      “呆鹅。”楚恕之轻轻骂了一句。

     

       晚安。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九)

     

     郭长城想告诉楚恕之,他喜欢楚恕之,可是他不敢,他当然不敢,以怂包出名的郭长城,怎么敢光明正大的说出这句话呢?

      楚恕之想告诉郭长城,他也喜欢郭长城,可是他不想,他一个地星戴罪的蝼蚁,凭什么喜欢这样一个郭长城呢?

      一个不敢说,一个不想说,结果就是两个人,一个傻着,一个端着,谁也愣是没放出一个屁来。

  
       楚恕之看着两眼盯着电视看天线宝宝的郭长城,叹了口气。

      突然,窗户边闪过一个影子,楚恕之惊了一下,刚想不动声色的去处理,怕吓着郭长城,郭长城这个小人儿就来了一句“楚哥,有东西!”然后拿起了那根棍儿冲了过去。

     楚恕之愣了一秒,立刻跟了过去,“呆鹅!别过去!”这个笨蛋!不知道什么事危险吗?!

      “啊!”那个影子冲了进来,直扑郭长城,楚恕之吓了一跳,饿死鬼?!“呆鹅!”楚恕之唤出傀儡,还没碰到那影子,郭长城手上的电棒就发出三昧真火,向那饿死鬼直直的冲去。
     

      一切发生不过在五秒之间,郭长城被棍子反冲的力击的坐在地上,胸口因为害怕而剧烈的起伏着。

       楚恕之反应着发生的事情,看看地上散发出烧烤味儿的饿死鬼,收回了傀儡线,走到郭长城身边,蹲下。


      压住想要骂人的心思,“行啊你小子,那特调处能把你这个笨蛋训练的这么好?”

      郭长城摸摸头毛儿,“我,我只想着,要保护楚哥......”

      楚恕之上手拍了郭长城的脑袋,“你个呆鹅!我用的着你保护?我可是地星人!你想也不想就冲上去,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楚恕之突然卡住了,反倒是郭长城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就怎么样?”


      “就,你,你家里人问我要人,我怎么交代?啊?!”楚恕之半天卡了这么一句出来。

      郭长城的神色显然暗淡了下去,“不会的,我是警察,我二舅他会懂的。”

  
   
        一阵安静,楚恕之咳了咳,“你这个笨蛋!以为凭着一根儿棍儿就可以打天下吗?!以后没我允许,躲我后边儿不准出来!听见没有!”

      “可,可我要保护......”“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别人,知道吗!呆鹅!”

      “好!”郭长城摸摸被打疼的头,偷偷的笑了。

     

       楚恕之晚上睡下的时候,心里还后怕着,这小子真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吗?!自己一个人冲上去,这是有那根棍儿,要是没有呢?忘记带了呢?!自己不在他身边呢?!他不敢想象饿死鬼把郭长城生吞活剥的画面,太可怕了。

      于是,一个小时之前还打定主意过几天就离开的楚恕之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了,等这小子功夫差不多了,再走吧。

       嗯,就这,老子才不是因为什么舍不得,狗屁!

       睡觉!老子最酷!

       有着这个想法的楚恕之,几天之后的脸估计得被自己打的肿的跟个猪头一样了。

       也是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刚想给那睡的跟只猪一样放假的小孩儿补补身体,就感到了一阵异样。

      这个味道......大人??!!

      楚恕之立刻赶了出去,果不其然,在一个角落里寻到了沈巍。

      “大人!”楚恕之惊喜的叫出声。

      “念之的伤势很重,我只得带他回了我那里,给他治疗,幸好,现在已无大碍。”

      “多谢大人!”楚恕之作揖,微微颔首。

      “不必多礼,这次,是我的疏忽,才让你们二人受伤。”沈巍惭愧低头。

      “大人,您不必自责,我们自知终会遇到危险的,是我们的能力还不够。念之没事,我就放心了。”楚恕之松了口气。

     “不过他需要静养,海星不适合他居住,暂时他还是待在我那处,至于你.......你近来如何?上次你的伤势并不很重,情急之下我只得带走念之。”


      “多谢大人救念之一命,我现在......寄住在一个海星人家里。”楚恕之顿了顿。

      “寄住?”沈巍微微皱眉,楚恕之一向看不起海星人,软弱无能还自以为是的模样让他反感。如今怎会......

      “他待你可好?”沈巍一出口就有些后悔,陪赵云澜电视剧看多了,总觉得现在像是老母亲见了回门儿的闺女一样了。

      “很好,不过......”“嗯?”

      “过几日,我还是离开为好,他的工作性质特殊,知道地星人的存在,我,我身上的案子还未结,还是不要给他徒增烦恼了。”沈巍看到,楚恕之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


      沈巍愣了愣,知道地星人?特调处?

      ......这对楚恕之来说,可能是个好去处呢!

       不过,还是见过云澜再谈才好。

       “你便先休养着,暂时不要回地星,等我查清你身上的案子,再做打算。”

       “一切全凭大人安排。”楚恕之点头,沈巍刷的一下就消失了。

      楚恕之抬头,看着巍蓝的天空,海星的天空,远远是地星比不上的。

      即使他多么看不起海星的人,那也不能抹杀他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星的事实。

      他是一个地星人,那小孩儿.......

      切,走就走了。

      楚恕之漫无目的的逛着,察觉到身后有一个身影,抿嘴笑了笑。

      这只呆鹅,还是什么特调处的人,这侦查能力,差的要死!笨蛋!

      郭长城其实早就醒了,他只是在偷偷的享受着楚恕之为他早起做饭的感觉,像极了小时候,二舅妈起床为他和二舅做早餐,有家的感觉。


      然后,楚哥在轻轻拍他的头,把他叫醒“呆鹅,吃饭了!”

      午餐?嗯......午餐楚哥一定会给自己做好吃的,做什么呢?嘿嘿!昨天楚哥说自己瘦了,要给自己好好补补,应该会给自己炖好久没吃的牛肉吧!想想都要流口水......

      郭长城这一颗脑袋上一秒还窝在被子里嘿嘿的偷笑,下一秒就听见大门咔嚓的一声。

      诶?出,出去了?

     郭长城愣了一下,这,这食材是昨天一起去超市买的,楚哥出去是做什么呢?

      郭长城有些慌乱,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跟在楚恕之身后了。

       “那个人......沈教授?!楚哥认识沈教授?!”郭长城躲在墙根儿,眼睛一眨一眨。

    

     突然就脸红了,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怎么就见娘家人了呢!

      郭长城“啪”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揉揉通红的脸蛋儿,你这个笨蛋,想什么呢,什么娘家人的。

      不过,如果把楚哥带给处里的大家见见,嘿嘿......

      郭长城还在白日做梦的时候,沈巍已经不见了。

     

      小细腿儿赶紧跑起来,怕跟丢了楚恕之,边跑还边暗自得意着,自己好歹七次考过了侦查考试,楚哥都没发现呢!

      他好想掏出笔记本儿,记下自己光荣而伟大的事迹,但是又怕跟丢楚哥,只好想着,回去一定要记下来。

    殊不知自己的小动作全被楚恕之看的一清二楚。

      楚恕之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这人笨的连侦查都不会,笑的是躲躲藏藏的傻样儿真的是......太可爱了。

      想到这里,楚恕之轻咳一声,摸了摸滚烫的脸,嗯,真是年纪越大脸皮儿越薄了。

       得,逗逗这小子。

      楚恕之开始加快脚步,跟在身后的郭长城立刻懵逼,诶?楚哥怎么突然这么快了?

      楚恕之的速度忽快忽慢,有时候察觉到身后的小孩儿累的气喘吁吁,就放慢脚步让他跟上。有时候郭长城离得近了就突然停下来,买了个冰激凌,吓得郭长城直往墙角缩,恨不得自己是只龟。

    哼!笨蛋!

      楚恕之瞧了一眼手里的冰激凌,嗯,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切,小孩儿吃的。

       楚恕之不去管手里的冰激凌,就拿在手里,秋天也不怕化了,郭长城咽了咽口水,刚想掏钱包,看着快消失在视线里的楚恕之,又默默地放回去,看了一眼冰激凌车,又跟了上去。

     
      两人一个追踪,一个玩儿,不知不觉都快到了中午,突然,郭长城的手机响了。

      “喂?二舅?啊?现在?啊!我我我忘记了......对,对不起二舅,那,有,有空!我,我现在过去.......”郭长城放下电话,苦着脸看着越走越远的楚恕之。

 

      狠了狠心,回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楚恕之也是晃了个神儿,看见那橱窗里摆着的郭长城怀里一模一样的娃娃,切,丑死了。

     听郭长城说,还有名儿,叫小楚......小楚就小楚!我还能把你怎.......


      ......

     人呢?!

       楚恕之猛的回头,郭长城早就不见了。不是躲起来了,他已经感觉不到郭长城在附近的气息了。

       靠!楚恕之心想,大意了,这呆鹅回去怕不是要得意很久了。

       楚恕之认命的往家走,手里还举着个化了一半儿的冰激凌。

      笑话,这可是他买给小孩儿吃的。

       结果,一个拐角儿,他那小孩儿就坐在一家餐厅里笑呵呵的,对面儿还坐着一个女人。

      楚恕之气的直跺脚!好你个小子!偷人!背着老子偷人!

       这个念头像鬼一样冒了出来,深深的刻在了楚恕之头脑里。

      很多人在餐厅吃饭都喜欢靠窗的位置,光线好,像这样的秋天,暖暖的太阳照的人心里热乎乎的,运气好,还能看到枫叶落地漫天飞舞的景色。

       郭长城也喜欢靠窗的位置,一抬头,就可以看见这美好的.......楚,楚哥?!

       郭长城瞪大了眼睛,不然,他以为他在做梦。

      但是窗外,是真真切切的,手里还紧紧的攥着个冰激凌,都快化的流到手上了,主人还不放手。

       下一秒,楚恕之就狠狠地把那可怜的冰激凌摔到了地上。

      然后冲了进去。

      “郭长城!你长行市了?!你干嘛呢!”楚恕之活像个当街泼妇,叉着腰叫骂。

       “我我我,就,就吃饭。”郭长城怯怯的看着楚恕之。

       “吃,饭?!”楚恕之是咬着牙说出这两个字的。

       “行,慢慢儿吃,别噎死你!”楚恕之头也不回的走了,临了儿还把餐厅大门摔的震天响。

       “楚,楚哥!楚哥等等我!”郭长城追了出去,留对面儿的姑娘,风中凌乱。
    

【k莫】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17(完结)

  

    郝眉十八岁那年,独自回了一趟老家,他爸他妈说,他出生那年,去了趟老家的峨眉山,想求那老神仙人家算一卦,因那老神仙算卦极灵,但只为有缘人算卦,他们也只是碰碰运气。

     结果,刚踏进人满为患的院落里,就见那小孩儿喊了一声“师傅!又一位有缘人来了!”

      郝妈正疑惑着,就见那小孩儿把他们引进了屋里“师傅等二位许久了。”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郝妈转过身,就看到老神仙仙风道骨,笑盈盈的看着她的肚子“二位可知今日,我的有缘人,并不是二位,而是你们腹中之子。”

     
     两人惊讶,“仙人怎得说这孩子......”

      “此子,乃是天之骄子,历尽人间劫难,方可再次得道。”

       郝爸郝妈虽然有点儿迷信,但是这人说的这么玄乎,怕不是......骗钱的?

        后一摇头,人家老神仙怎么说叫老神仙呢,这么亵渎人家,真是罪过。

       “你们二人,许是前世待他有恩,这最后一世,他便来还了你们这恩情,投了胎做你们的儿子。”

       “那,老神仙,您说这孩子要历什么劫难?我们,也好棒棒他。”郝妈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子下凡,乃是历三世情劫,方可善终。不过......”老神仙摸摸胡子,郝爸有些着急“这,老神仙,您说,不过什么?”

      “若历情劫,你们不可妄加干涉.......这腹中之子,他历的情劫,可是.......乾卦。”

       郝妈还想问什么,老神仙挥了挥手,“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就等这小儿的有缘人吧。”

       于是,郝爸郝妈捧着肚里的郝神仙出了门,仍然一脸懵逼,“这乾卦,是什么?”

     郝爸摇摇头,就被人攥住了衣角。

     “嗯?”

      “叔叔,阿姨肚子里装的什么呀?鼓鼓的?”一个理着寸头的小孩儿咬着手指问道。

       郝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这小孩儿可真好看!

       “阿姨肚子里是小弟弟呀。”郝妈拿出糖果给他。

      “谢谢阿姨,小弟弟?他不出来跟我玩儿吗?”小孩子不解的问。

      “等再大一点,他就出来了。”真是个乖孩子,要是自家眉眉能像这个孩子一样乖就好了。

      “辰辰!回家了!”一个女子叫这小孩。

      “阿姨再见。弟弟再见。”小孩儿伸手摸了摸郝妈的肚子。

       郝妈怀孕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胎动。

       那小孩儿的妈妈摸摸小孩儿的脑袋“阿辰乖,妈妈回去帮你问问......这乾卦是个什么意思.....”


       ......

       郝眉看了看手里剩的半瓶水,再看看郝妈给他的平安符,认命的继续爬着山,郝妈前两天来了电话,非让他这几天回去峨眉山,说是要还愿。


      郝眉有些不理解,哎,真的是年纪大了,这些东西也信,不过,不敢违抗郝妈命令的乖宝宝乖乖的喝了一口水,继续爬山了。

      山里下了雨,起了大雾,不出所料,郝眉迷路了。

      “呼!这什么地方,路都看不清了。”

       更深露重,已经很晚了,郝眉找着一个山洞,躲了进去,翻了翻包,嗯,里面的东西也不多了,明天再找不到那个庙,就得下山了。

      突然,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郝眉顿时警惕起来,虽然峨眉山算是个旅游景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坐野山,万一有个飞禽走兽蛇虫鼠蚁的他也吃不消。

      唰啦唰啦......又是一阵声响。郝眉沉不住气了,拿了根儿棍儿“嚯!什么妖魔鬼怪给你眉哥我速速现形!哇呀呀呀呀.......呵呵呵,你好。”


     郝眉举着棍子,如同一个智障一般看着眼前一身黑的男子,努力的缓解着尴尬。

      那男子点点头,也坐下了。

      郝眉看着这个男人,呀哈,剑眉星目,算是个帅哥啊。

      “火柴,有吗?”卧槽!帅哥的声音也这么好听!

       “嗯?”沉迷于帅哥的颜和嗓音的郝眉出了神,被帅哥提醒了一下,这才回过神,“啊?有有有,给。”

       很快,这男人就生起了火,不过也控制着火的程度,毕竟这荒山野岭,万一烧着了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过来坐。”男人又开口,然后屁股挪了挪,给郝眉腾了地儿。

      “嘿嘿,你可真厉害,还会生火”郝眉拿着包坐了过去。

      “还好。”空气又陷入了死寂。郝眉挠了挠头,“额,我叫郝眉,你怎么称呼?”

       “ko。”郝眉有些发愣,后来意识到,可能是不想说真名吧,也对,毕竟一个陌生人,也没什么。

       不过,话是真少,郝眉无聊的躺下,开始找话题“诶?ko啊,你也是去山上那个庙的?”

      “嗯。”“我也是,我妈非说庙里有个老神仙,虽然说老头已经......额,已经仙逝了,但还是来让我还愿什么的,说什么十八年前给我算了一卦,今年就应了,说的我还半信半疑的,哈哈,你呢?”

      “还愿。”ko顿了顿,还是没说什么。

       “诶?你也还愿啊?还的是什么?我们家司令大人说,当年老神仙给我算的一卦,说是能有个乾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乾卦?”ko难得的开口问道。

      “对啊。”郝眉点头。

       “乾卦,是男人的意思......”ko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又找了人给他问了他的乾卦,当时妈妈的表情惊讶的很,盯着ko看了又看,他记得,当时他妈妈和爸爸嘀咕着什么“我们辰辰的长相,再怎么着,也应该是上面那个,哎,乾卦就乾卦吧......”


      “男人?额,不懂......”郝眉挠挠头,“那你呢?你算的什么?”

     

      “姻缘......他说,我有个情劫。”ko也躺下来,话匣子也被郝眉打开了。

      “那你信吗?”郝眉笑着问他。“......我不知道。”

      “嗨,要我说呢?如果希望是真的,那自然就信了,如果不希望是真的,那就不信了,哈哈,我就是这样的。”

       希望吗?ko想了想,乾卦......皎洁的月光照着身边人笑盈盈的脸庞,应该......希望吧。

      “唔,ko晚安。”郝眉翻了个身。

      “......晚安。”

      很幸运,第二天雨停了,ko接受郝眉的邀请,两个人一同去庙里。

      没了大雾的阻挠,很快就找到了庙。

    

       “哇!好长的队啊,可是,这老神仙不都去世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多人啊?”郝眉张望着。

      ko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各位施主,请回吧,我师傅说,今日的有缘人已经到了。”然后走到ko郝眉身边。“施主,请进。”

      郝眉指了指自己和ko,“我们......两个?”

      “请......”小沙弥让一步,让他们二人进去。

      郝眉心里突然有些紧张,反倒是ko拽住他的胳膊“走吧。”

     “哦,好。”郝眉挠挠头。

      “二位,多年不见,别来无恙。”说这话的,是个老和尚。

     “额,我,我好像没见过你......”郝眉不好意思的开口。

      “十八年前,对吗?”ko突然开口。

      “难为施主那时年幼,还记得老衲。”那老和尚微微施礼,ko点点头做回礼。

      “那,那我......”“施主那时,还是他人腹中子,自然是没有见过老衲。”

  
 
      “啊?那,那我今天来还愿,是跟......”

     “先师早些年去了,留了个物实,说是留给二位有缘人,今日你们二位取了便是。”

      说罢拿了两个盒子过来,分别递给他们。


      “先师还说,一切,皆是二位的造化,最后一世,若不得果,只得.......灰飞烟灭。”

      郝眉愣了,什什么?倒是ko一脸淡定“谢谢。”


      “诶?!ko!你刚刚听懂他说什么了没有?什么灰飞烟灭啊!”

      “大概,是如果没做到什么事情,就会灰飞烟灭吧。”

      “啊?这,这真的假的啊,我可不想死,那,什么事儿他也不跟我们说啊?!”郝眉着急道。

     ko停了停,“不,他说了。”ko打开盒子,拿起里面的东西,跟郝眉手上的玉麒麟,刚好凑成一对儿。

      ko看着眼前懵懵的郝眉,似乎觉得,看见什么人一样。

       再后来“诶?你怎么在我们食堂?”“我都要了,都给我吧!”“ko你怎么这么厉害!”“你你你,你是那个.......那个ko?”“你,你要住我家?”

       “那,那说好了,你得喂我一辈子......”

       那对玉麒麟,在ko的书桌上摆了六十年,当年的灰飞烟灭,更是被郝眉一笑置之。

    月老摸摸胡子,“嗯,这二位,也该归位了......好歹,我小老儿终于把他们当年的定情之物还给他们了,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星辰神君,郝眉神君,为神,私定终身,被贬下凡,历尽三生烟火,功成归位,情劫一度,再未分开。


(卧槽我他妈写的这是什么沙雕文啊!!!!!!现代突然跳到神仙我真的是!!!!!不过我真的是想让他俩生生世世在一起啊!当了神仙不老不死永远在一起不更好吗?!好了!不接受反驳!!!!最后我要很骚的打一个字“完)
 

不好意思我来请假,下一次更文应该是要AO3账号申请下来了,大概一周左右吧。所有的车会之后补在AO3里面,翻车的先在里面坐会儿,等补好了再让你下车。楚郭的文都可以补,我有存,不过k莫的几辆车,都没有错存,全部被微博删掉了,真是对不起了。我自己也好心痛好心痛,我的心血一夜之间都被删掉了。再次抱歉。啊啊啊最后骂一句,微博垃圾!!!!

天??!!!!!我微博的文章全部被删了??????!!!!!麻烦替我去看看!!!!!各位,我这个号还再在吗???!!!!!!

弱弱的说一句,我下个月13号也生日,有没有人给我写生贺( ๑ŏ ﹏ ŏ๑ )

我希望,楚郭这个圈圈,天天都有人过生日。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八)

      没有车,说我有敏感词

https://shimo.im/docs/18RJAzvQgzAXVr0C/ 点击链接查看「【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八)」,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饺子新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