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 (⁎❛⃘ੌ દ ❛⃘ੌ⁎)♡ᵕ̈*

【巍澜】沈巍自书

邓伦之阴初见昆仑君,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为巍所心心念念,正所谓惊鸿一瞥,乱吾心曲。令巍心存万年之久,吾心甘已。

                                                                     ——巍笔

【k莫】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12

     
       没成想,第二日,上边儿就紧急来了人,要跟柯将军临时召开紧急会议,任何人不得出入将军府。

      怕小人儿着急,柯星辰想找了人递个信儿出去,可是却被人拦下,无奈,柯星辰只能干着急。

      另一边的郝眉还在心不在焉的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柯将军众目睽睽之下进了自己的戏园子,给自己送饭,还把他的大衣给自己穿了。

      当时一众看客都愣了神儿,想必以后也不敢在这儿闹事了。

      他还记得,柯星辰昨天死乞白赖要留在这儿,说是天色已晚,路不好他不方便回去。

      将军身旁的小厮儿愣住了,这,将军从未在外留宿,这是......

      郝眉正发着呆,想着怎么拒绝他,毕竟这孤男寡男的......(你想多了郝老板)

      可恶的阿爽还在一边帮倒忙“是呀,老板,这雪天路滑的,柯将军不好走路呀!”

      “你,你一个将军,有车接车送的,哪儿用你走路啊?!”郝眉红着脸,不肯让他留下来。

      这才,才说喜欢自己第一天,就要留宿这里,让别人知道了........那,那多不好.......

      况且,况且自己还,还要考虑好多,他留下来,我,我......

      郝眉鼓着嘴巴不说话,身子一扭,别过脸。

      柯星辰见状,“那,那我走了?”然后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

       郝眉还别着脸,不肯转过头来。

      柯星辰笑了笑,又一步三回头的看他,郝眉终于忍不住破功,“好啦,你一个将军,让,让人家知道你留宿一个戏子这里......”

      “我没当你是什么戏子。”柯星辰突然打断他。“你就是郝眉。”

      郝眉的鼻子陡然酸了一下,这么多年了,没人这么说过。

      每个人提起园子里的郝老板,面儿上给自己脸称一声老板,背地里都是说那个戏子,甚至还有更难听的什么男♂妓的都有,郝眉都忍气吞声。


      唯一一次,有个人跟他说,你只是郝眉,你就是郝眉。

      “好,好啦,快回去了。”郝眉推搡着。

      柯星辰摸了摸他的头,也不再说要留宿了,转头准备走了。

      “那个!”郝眉又低低的叫住他。

      柯星辰迅速回头,“怎么?”

      “那个,我,我明天想吃炸酥肉,你,你可会做?”郝眉低着头,扯着他的披风衣角。


       “会,会做!我明日给你送来!再给你做些小食儿带来!”柯星辰有些激动。

      “你,你那么忙,就别来了,我怕耽误你.......”

      “无妨,不忙,我来。”六个字,定了郝眉的心。

      “那,回去路上小心。”郝眉放开了他的披风。

      “晚上盖被别着凉了。”柯星辰搂了搂郝眉的大衣。

      “嗯。”郝眉目送这人离开。

      第二日,郝眉从上午开始就巴巴儿的等着,等着他的柯星辰......啊不,是他的炸酥肉。

      结果中午了,人还没来,阿爽饿的不行行了,求着郝眉吃饭,郝眉这才不情愿的让厨子们上菜。

      没关系,许是晚上来,昨天也没说是晌午还是晚上来的。

      可是,他也应该会给自己个信儿吧,这......没事,应该是正忙着。

     结果,到了晚上,阿爽都快跪在地上了,郝眉也不肯让厨房做饭。

     “阿旺啊,我求你了,你快让厨房做饭吧,我快要饿死了!”阿爽摇着郝眉的胳膊求着。


      “急什么,他,他一下就来了,等下给你吃好吃的,等等还不行吗?!”郝眉也有些慌神。

      他为什么不来呢?这早就过了饭点儿了。

      莫非?路上出什么事了?!郝眉赶紧起身要去将军府瞧一瞧,没成想外面客人闹事,非要郝眉唱一场,要不然就砸场子。

      郝眉没办法,只能着阿爽替他去看一眼。

     阿爽只得拖着饿成扁片儿的身子去将军府。

      一会儿就又灰溜溜的回来了。郝眉刚唱完一场,怕客人再闹事,就赶紧关了场子。

      “诶?你回来了?怎么样?”郝眉焦急的问。

      “我......”“你快说呀!急死我了!”

      “我去了将军府,大门紧闭,只能问门口守着的那个人,那人却什么都不说,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我,我上了火气就跟他说,说我们郝老板让我们来的!可是,他,他.......”


      “他怎么了?”“他说,什么狗屁郝老板!我们将军府不认识!”

      郝眉愣了,他......他变卦了?

      不,肯定不是,肯定是那门口小厮儿不认识自己才乱说的,星辰才不是这样的人!

      “准是你没说清楚!我,我明天自己去问!你,你快去吃饭了!”郝眉起身,向房间走去。

      “老板,你,你不吃了啊?”阿爽在后面叫他。

      “没胃口,不吃了。”郝眉低着头回了房间。

       他不会变卦的,他还要给自己做好吃的呢!没事儿!照这个情形,他应该也没出什么事情,就不瞎着急了,明天去府里问问再说。


     郝眉这才带着担忧睡下了。


      第三日,柯星辰在府里还是只能干着急,会议也到了白热化阶段,他也分不开心去找法子递信儿出去。

      郝眉没有开戏园子,去了将军府,果然大门紧闭,门口只站着一个人。

   

      郝眉上前,“那个,我来拜访你们柯将军,不知他........”

      “我们将军正在忙,这几天府门都不开。”那守门的不耐烦的回他。

      “那,那他有没有说过如果.......戏园的郝老板来找他,他.......”

      “一个戏子,怎么可能跟我们将军攀上关系,我们将军要什么女人没有,一个戏子?去去去,没有没有!”那守门的开始撵郝眉走。

      “喂!什么戏子!你嘴巴放干净点儿!”阿爽看不下去出来骂他。

      “呦!你不是昨天那个被我打跑的吗?你还敢来?想再挨打?!”那守门的挥了挥拳头吓唬他们。

      “你你你,我才不怕你呢?你来啊!”阿爽有些腿软,但还是坚持挡在郝眉面前。

      “阿爽,我们走吧。”郝眉赶紧拉住他,走了。

      回了园子,郝眉放开阿爽“昨天怎么不同我说,他打你?”

      “嗨,就,也没打,没事儿,你看我不好好儿的嘛。”阿爽挠挠头。

      “谢谢你,阿爽,不过,他说的没错,我本就是戏子,我是郝眉,可我,也是个戏子。”郝眉坐下来,叹了口气。

      “你,你别这么想,万一,万一柯将军真的有急事呢?别着急啊。太晚了,赶紧休息吧。”阿爽给他关上门出去了。

      郝眉也歇下了,可是却睡不着。

      他......他会不会突然变卦了,可是,他说,我就是郝眉......

      郝眉的鼻子有些发酸,到了后半夜,才挡不住困意睡着了。

      一连几日,郝眉都去了将军府,跟那人周旋想知道些消息。

      可一连几次都被那人羞辱赶了回来。

     有一次阿爽都差点儿跟那人打破了头,郝眉死命拉住才没有出人命。

      就是那天,他终于放弃了,罢了,如果这不是他的缘分,他强留也留不住的,如果是他的,他等着,也一定会来的。

       郝眉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园子,唱杜十娘,唱梨花梦,

        

      园子里看戏的人又开始叨着一张嘴说闲话,“诶?你们说,那柯将军,最近怎么不来了?”

       “我听人说啊,是这郝老板把人赶走的,听说是柯将军不愿意在他身上花钱!这些戏子们,一个个都是些贱(东西!认钱的!”

      “诶?你们说,会不会是柯将军把人给睡过了,新鲜劲儿就过了?哈哈哈!”

      “哈哈哈!要我说啊!说不定是我们这郝老板床上的活计不好,让柯将军不满意了!哈哈哈!”

      几个人的声音十分大,就怕别人听不见似的,郝眉自然也听到了。

      他当然委屈,可是他只能忍着,他一个园子里的人都要活呢,得罪了这些人,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要我说,你是嫌命太长了。”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在那几个人身后响起。

      “咚!”那个人便被踢下了椅子,哎呦哎呦的叫唤。

      “什么人.......柯将军!”那几个人一见是柯星辰,立马不敢再多话,都跪在地上。

      郝眉听见声响,转过身,然后愣在了台上。

      “星......柯将军。”郝眉蹲下身向他行礼。

      眼睛里早已浸满了委屈的泪水。

      柯星辰皱了眉头,三步走上了戏台子,就把郝眉扶了起来,“你为何要向我行礼?!”

      “将军大驾光临,我们这些小人当然要大礼相迎。”郝眉默不作声的甩开了柯星辰的手,眼睛里的泪终究是没忍住,流了下来。

      柯星辰立刻就懂了,马上把人转过来,抱起在怀里,“我出来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戏园!”

     然后就抱着郝眉进了后台。

      “你,你来干什么?!”郝眉别过头不肯看他。

      “郝眉,我这几日一直在同上头的人进行密谈,我试过给你递信儿,一次都没成功过,这会谈了好几日,我几夜都没有喝完了,开完了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找你,怕你误会。”柯星辰握着郝眉的手说。

     呀!这人怎得这么不注意身体!

      郝眉立刻转了过来,“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累坏了怎么办!还不赶紧回去休息!还到我这儿来?!”

      柯星辰见他紧张自己,这才开始逗他“哦?担心我?我这不是怕我的人几天几夜见不着我,生气了。”

     郝眉臊的脸红“什,什么你的人?不害臊!”

      “哦?不是我的?你还想是谁的?”柯星辰一把把他拉到腿上,不让他动弹。

      “是不是?”“你,你”“是不是?”“诶呀,是,是......”郝眉这才脸红的承认了。

     柯星辰忍不住,在郝眉额头上亲了亲,“以后不会了,你就住到我府邸来,让所有人知道,郝老板是柯将军的人。”

      “我,我想先住在园子里,毕竟我们才......,容我先打理几日,再,再去......”

      “也好。”柯星辰额头抵着郝眉的,温柔的笑着。

   

    

    

好久没有看我的k莫,今天更三生烟火啦啦啦啦啦

掉粉掉的啪啪的,无所畏惧,我爱澜红

【澜红】许你一梦清让

      “祝红!小心!”赵云澜一把揽过祝红,给了那冲过来的地星人一拳,结果还是被他跑了。

      “你没事儿吧?!”赵云澜一脸担忧的看着祝红。

      “没.......没事儿..... ”祝红仰望着这个留着胡子的男人。

      瞬间,两人意识到了姿势的暧昧,赶紧起身。

      “出外勤,穿什么高跟儿鞋儿啊!”赵云澜脸红着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你管我,我,我喜欢穿。你们人类真讨厌。”祝红扭捏着说道。

      “行行行,那我这个讨厌的人类现在要回处里了,走不走啊?”赵云澜问她。

      “你,你先走。”祝红低下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冷血动物居然也会脸红。

      赵云澜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却又故意放慢了脚步,余光瞥着身后,等着身后的人跟上。

      祝红有些崴到了脚,却想着赶紧跟上他,走的七扭八扭的。

      “哎呦!”却不想前面的人却突然停下来,自己的鼻子砸到了他的后背上。

      “赵云澜!你怎么突然停下了!人家鼻子都疼死了!”祝红小声叫唤着。

      赵云澜垂眼看了眼祝红的脚,祝红不由得缩了一下。

      “真笨,穿个高跟儿鞋走路还崴脚。”赵云澜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蹭的一把把祝红抱了起来。

      “啊?老赵你干嘛?!”祝红惊呼。

      “闭嘴,不然我就把你扔垃圾箱里。”赵云澜故意不去看她,生怕她发现自己已经红了耳廓。

      祝红低下头,靠在赵云澜肩膀上,也不再说话。

      回了处里,祝红就要起身去看这个案子的材料,赵云澜黑了脸。

      “坐下!特调处处长还没死呢!就轮到你来着急了?”拿了药箱过来,拿出红花油来给她涂。

      祝红只得坐下,看着这个男人一下一下轻柔的揉着自己
的脚踝。

      “这两天注意着点儿,别穿高跟儿鞋了,再穿比我都高了。”赵云澜不自然的说。

      “可是,你不是说,我穿高跟儿鞋好看......”

      “什么时候?不记得了,以后别穿了,平底鞋不也挺好的吗?非得穿高跟儿鞋遭罪。”


      “那,那我今天,怎么走啊?”祝红见赵云澜凶她,不乐意了。

      “咳,那个,我,我那儿正好有双鞋,是,是买给......额.......替我一个朋友买的,你,你先凑合穿了吧.....我回头再去给她买一双”说着赵云澜脸红着拿出一双蓝色的缎面儿平底鞋。

      诶?这不是自己在网上看了很久,却因为自己觉得赵云澜喜欢自己穿高跟儿鞋以后就不考虑了的鞋吗?

      祝红抬头,看着眼前的赵云澜撇过头不看她,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

      “穿,穿不穿啊。”“穿。”祝红小心翼翼的穿上鞋。

      “好看吗?”祝红慢慢儿站起来,在赵云澜面前转了一圈儿。

      “还,还行。那,那什么,我这儿,我爸那个老头儿,你也知道,死板教条什么也不懂,别人给了他两张什么音乐剧的门票,他直接就扔给我了,我正想着没人跟我去看,你要有空,就,就顺便一块儿去吧?”赵云澜伸出手,手里是一张皱巴巴的门票。


       “有,有空。”祝红赶紧接过,诶?这门票,怎么有点儿湿啊。

      感情这门票一直被赵云澜攥在手里一直没想好怎么找借口给她。

      音乐剧再好看也只是个幌子而已,赵云澜一直紧张的偷瞄身边的祝红。

      演出完毕,“这剧好看吗?”赵云澜问祝红。

      “还好吧,我平时也对这些不是太上心,所以有些都不太懂。”祝红不好意思。

      “我,我也不是太懂,哈哈。”赵云澜挠头。

      “嗡嗡!”一辆摩托车高速驶来,祝红还在猜测赵云澜约她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显然没注意到。

       “诶?!小心点儿!”赵云澜拉住祝红的手,把她往里带了一把。

     摩托车又高速驶过,祝红这才清醒,吓了一跳。

      然而更吓人的是赵云澜握着她的手,她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想要挣开,却被这人紧紧的牵着了。

      “你,你这是,干嘛?”祝红不敢看他,头撇过一边,两个人也没停下脚步,继续走着。


      “你这么笨,我不拉着你的手你不知道还得有什么危险,以,以后就我拉着你走吧。”赵云澜的手心又出了汗,还微微有些发抖。

      “好。”还好,回应着他的,是握得更紧的手。

      谁也没想到,这手,就这么握了一辈子。

      ......



     Ps:下面是另外一个版本的结局,只有几句话,有点儿be,不能接受的千万别看千万别看!!!!!!

      祝红,海星医院神经科,植物人,患者与2018年7月12日陷入深度睡眠,治疗无果,于昨日2068年6月2日死亡,享年77岁。

我好喜欢祝红,啊啊啊!突然想写一个赵云澜和祝红的故事啊啊啊!

【玄离】南柯一梦·梦若浮生36

 
     南柯一梦·为后卷

      第十五卷

      “娘亲?!娘亲!醒醒呀!”

      谁在唤我?

      我是谁?谁在唤我?唤我娘亲?是谁?

      应儿?应儿是谁?

      我“唰”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孩童,一个挺漂亮的女娃。

       女娃?她是?

      我摇了摇头,又是一阵剧痛。我在说什么?女娃?

      定了定神,这分明是我的应儿。

      “咦?应儿,你不是去和姑姑......”“二嫂,你吓死我们了?接到二哥的信我们立马就赶过来了!”是胭脂。

      “嘶......我可是晕过去了?”我有些头痛。

      “玄儿?你吓死我了!”是离镜。那着急忙慌的神色也吓着我了。

      “我,我没事。”我方才,在做些什么?为何会晕倒呢?

      对了,我,我好像同那白浅在说话,说......

      说......我害过她的孩子......

      是!我刚才在说这些!我......我害过她的阿离,拆散过她本应该和离镜的一段好姻缘......我曾经.....爱而不得,她说,我爱而不得......

      我瞪大了眼睛,复盯着离镜。

      双手抓上他的衣襟,他似乎吓了一跳,“玄儿?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他握住我的胳膊,手上也用了些气力。

      “离镜,你未同我说,那白浅,说的可是真的??!!”我近乎歇斯底里。

      那个眼神又暗了下去,握住我的力道轻了许多,似乎还想躲开。

      “离镜!我不要你骗我!告诉我,她说的可是真的?!”

      “呜哇!娘亲!娘亲不要生父君的气!是应儿的错,应儿替父君跟你道歉,娘亲对不起!娘亲!呜呜”应儿突然哭了起来。

      我突然回了过神,我在做什么?我吓着我的应儿了。

      我忙抱起我的应儿,“应儿不哭,父君没有错,是娘亲,没事应儿,应儿不哭了,不哭了......”

      应儿毕竟是小孩子,哭了一会儿就禁不住疲惫睡着了,胭脂给她隔了个屏障。

      “离镜,胭脂,我想知道,过去的七万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白浅为何恨我入骨?我可曾真的......”我不敢再说下去。

      我可曾,可曾真的......如此狠毒......

      “二嫂......不,不是的......你只是,太爱我二哥和应儿了......”胭脂叹了口气。

       爱?......所以,因爱生恨吗......

      我瘫坐下去,不再说话。

      “玄儿,我们不是说过吗?过去的事情,我们慢慢的帮你找回来,好的......不好的......我,我都陪你一起......”

       我打断他“你不愿我想起,是吗?这样你爱的,根本就是八十年前的那个玄女!她不是我......没有记忆的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人罢了。”

      “玄儿,不是的,你就是你,玄儿,玄儿......”他有些慌乱。

      “够了,你先出去吧,我想静一下。”我不想再听了,没有那段记忆,我不能再觉得,以前的玄女,就是我......

      “玄儿!”他继续喊我。我扭过头,不肯再说话。

      “二哥,我们让二嫂先静一下吧,我们先出去。”说罢,胭脂拽着离镜,抱着应儿出去了。

      我把灯吹灭了,房间里又恢复了死寂,我能感觉到,离镜他在门外,他并没有离开。

      我突然很懊恼,这跟离镜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何我要归咎于他呢?

      若是七万年来,是我一人造成的过错,为何我要迁怒于他呢?又与他何干呢?我凭什么如此呢?

      若我罪孽深重,他怕我自责,定是不愿告诉我的,为何我又苦苦相逼呢?

      ......

      不!为何他不肯告诉我!那白浅说,我拆散了他们二人,他心里,莫不是,莫不是对那白浅还有情??!!

      头痛欲裂,我,我刚刚在想些什么?为何会突然有那样的想法?!

      头脑想被拽成两半儿一般,分裂开来一样,我曾经见过马路上的小猫惨遭马车的碾压,我还未来得及救它,它便魂断车轮下,想来,它的痛苦,如今也不及我的头痛半分,太痛苦了.......

      为何会想到那只猫,那只该死的猫?!故意跑到别人车轮底下!活该!让我想起了那些女人!故意爬到离镜床榻上的女人!该死!

     女人?什么女人?离镜?什么?我刚才.......

      “就是那些女人!”是那个女人!是那个梦里的女人!是她!她在干扰我!她在胡说八道!

      为什么我能听见她的声音?!为什么她不只再存在于梦里?!为什么她会出来?!为什么?!

   

   “你听见了吧?不要再否认了,我就是你,玄女。”然后,我切切实实的听到,这个声音,从我自己的嘴里发出来。

     “玄儿?玄儿?你在说话吗?什么声音?”门外,离镜在焦急地唤我,可又怕再惹恼我,只得在门口驻足。

      是我的声音?!是我自己说出来的?!

      “是你,不要再否认了。”“我“又说道。

     我的身体,不受我自己控制了?!我......我在说些什么?!

      “你是那个女人?!我,我不是你!滚出去!滚出我的身体!滚出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滚开!”我回答道。


     “玄儿!玄儿!还有谁在里面吗?!我进来了!”离镜哐的一声推门而入,赶紧用法力点燃了灯,跑过来。

      一阵温暖拥住了我,好暖,好舒服......

      可是,突然,我的体内有东西在排斥他!是她!肯定是她!

      我好害怕,“离镜!离镜救我!”我向他呼救。“让她出去!让她滚出去!”

      “玄儿!这,这屋子并无他人啊!你,你怎么了?!玄儿?!”

      “二嫂?!二嫂你怎么了?!”许是胭脂听到了响动,总之我抬头看时,他们二人正担忧的看着我。

      “离镜!你为何还要出现在这里?!”又是“我”。

      “玄儿?你说什么?我本一直在这里啊?!”离镜抱住我,眼睛里有点点泪意。他真的太慌了。

 

     “滚开!滚开!”“我”随手捡起了一样砂壶便砸在他身上。

       “啊!玄儿?玄儿,看着我,不怕,别怕,我带你走,我带你回去,我们回去看大夫,没事的,我在这里,玄儿.......”他说着就要抱起我。

       救我,离镜快救我,带我离开这里,让她滚开......

      “二嫂!你的眼睛!!”突然,我听到了胭脂的惊呼声。

      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

      我抬起头,看见离境的眼神也有些诧异,我望向镜子......

      ......

      那眼睛,分明是双狐狸的眼睛。

      “玄儿,没事,我带你......”他的话音还未落,突然,我手气,爪落,在他脸上留下了三道血红的爪印。

      那分明,是动物的爪印。

      我变成了狐狸......通体雪白的九尾狐......

      我竟......是一只狐狸吗?

      我的身体,又不由得我控制,冲过去扑倒了他们二人,然后,冲了出去。

      我要去哪里,我不知道,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我,逃离他,远离他,不要再见他。

      一定......是她.......
     

烛九今天二七,我却特别高兴,道德的沦丧😂😂😂

【楚郭】郭长城,我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你

  

      (题目好长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发完)

      郭长城跟楚恕之在一起两个多月了,可是郭长城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因为在他自己心里,他始终都是一只弱鸡,还总麻烦楚哥来保护他。

      两个人没有和特调处的人公开,也是郭长城要求的,因为他觉得,迟早有一天楚哥会厌烦他,然后不要他,这样对楚哥的工作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起码同事们都不知道,也不会妨碍他偷偷看楚恕之。

   
  
      于是,确定关系的当天,楚恕之把郭长城抱在腿上,亲了亲他的鼻子,他拉了拉楚恕之的衣角,“楚,楚哥,那个,我们的事情,能不能......能不能先别和初里的人说呀。”

     

     楚恕之故意逗他,在他耳畔呼吸“嗯?我们?我们什么事儿啊?”然后把他搂的更紧了一点。

        “哎,哎呀,就,就我们俩,那个......那个的事情......”郭长城臊得脸红。

      “那个?可是,我们才刚在一起,还没那个.......难道?你这么着急想跟我那个?”显然,楚恕之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让他害羞。

      “楚,楚哥!当,当然不是!你怎么.....你......”郭长城彻底成了桑赞口中的郭洁扒。

      看着怀里人脸都憋红了,楚恕之这才停下了继续逗他的心思。

      “好,不过为什么。”楚恕之没打算藏着掖着,人是他的了,就一辈子都是他的了,要过一辈子,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就,我们是同事,办公室恋情什么的,让他们知道了不好,等,等过几天再说好不好?”郭长城扭扭捏捏揪着郭长城的衣角说道。

      “都行。”楚恕之没什么意见,郭长城怎么高兴他就让他怎么来。

      人已经是他的了,他不在乎这些虚的东西,只要人是他的。

      所以,他们在一起两个月,也没有跟特调处的任何一个人说。

 
      但是,他们不说,不代表特调处的一帮人不人鬼不鬼的物体们瞎。

      老楚对小郭这是一天比一天好,虽然还是会呆鹅呆鹅的叫郭长城,但是那个眼神儿比以前温柔多了,别以为那帮物体看不出来郭长城从扯衣角变成了拉胳膊。

      据某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知情猫士庆咪咪(大庆:卧了个大槽,什么破名字!)说道“有一次他晚上回来找老李觅食小鱼干儿,看到了郭长城偷偷儿的亲熟睡的楚恕之的脸。”

      但是人家俩人也没明说,他们也就不挑明,只不过明里暗里在他们面前挪逾他们,说是挪逾他们俩,不如说是挪逾楚恕之一个人,因为单纯的郭长城根本就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后来见没意思,他们也调戏的少了,毕竟,林静已经快被楚恕之打死了,不敢再造次了。

   
   最近,楚恕之接了个外勤,因为风险太大,他不想带着郭长城去,郭长城担心他,非要去,他就装作很凶的样子吼了他几句,郭长城这才蔫蔫儿的坐下了。


      是什么任务呢?楚哥都不跟自己说?会不会很危险啊?呸呸呸!不会的,肯定不危险,楚哥多厉害啊,不会的。

      那,那他肯定是嫌自己太笨了,碍手碍脚妨碍他发挥吧。

      毕竟,前天那次外勤,楚哥替自己挡了那个人打过来的一击,还好只是擦到了楚哥的胳膊,没什么大事。

      不过,当时楚哥的脸色铁青,一天都没跟自己说话,一定是嫌自己累赘让他担心了。楚哥担心自己受伤,自己又不能帮他,真是没用!

      郭长城越想越伤心,心里就越堵,唉声叹气着。

      “呦!小郭这是怎么了?跟姐说说,姐帮你解决。”祝红听不下去了。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太笨了,出任务都帮不上楚哥,还害他担心,我真没用。”

      “诶,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比之前已经进步不少了,小郭啊,你只是个普通人,能有这样的进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说了,你楚哥天天带着你练习,你的进步可大了,再过几天,你肯定能跟你楚哥并肩作战的。”祝红安慰他。

      “红姐,你真的这么觉得啊?”郭长城觉得心里好受了点儿。

     “真的!诶,不说了,赵云澜叫我呢我先去了啊。”然后祝红就摆着尾巴走了。

      郭长城心里这才好过一点儿了,开始担心楚恕之了,“楚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还没说完楚恕之就带着一脸疲惫回来了,刚回来连招呼也没跟他打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郭长城急急忙忙的奔过去,也不敢出声儿,拿了个毯子披在他身上,然后就扯了张凳子坐在楚恕之旁边等他睡醒。

      等到自己也昏昏欲睡的时候,楚恕之才醒了,这一战真的是费了他太大的体力,回来的时候看见这小孩儿看他,也不敢让他看见自己受了轻伤,只好先坐那儿休息一阵子恢复一下。


       醒来就看见昏昏欲睡的小孩儿守着他,不由得笑了,瞌睡的样子真傻,轻轻敲敲他的头,可不敢在这儿睡着,小孩儿体质不好着凉了怎么办。

      “唔?楚哥......诶?楚哥你醒啦?你饿不饿,我去给......”郭长城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我不饿,走吧,回家。”楚恕之放低了声音,生怕声音太大吓着迷糊的小孩儿。

      “哦,好。”郭长城就这么被楚恕之拉着手走了,回到家也没反应过来。

     

      走到半路郭长城就困得不行行了,楚恕之蹲下身来背着他走到了家,轻轻把他放下来,看见小孩儿露出来的腰,咽了咽口水。

       还是叹了口气,哎,算了,让他好好睡觉。

      第二天郭长城醒来的时候,楚恕之已经走了,留了个条子“赵云澜急召,先走了,一定要吃早饭。”

      郭长城去了厨房,只有粥跟包子,想来也是匆匆忙忙走的。哎,礼拜天啊,又是自己一个人过了。

      郭长城吃过早饭之后,拿了一部影片放着看,里面讲了一对恋人在一起很久之后因为耐心被磨得没有了,就分开了,就算两个人彼此相爱,也不想要再继续下去了。

      影片的最后,男孩儿和女孩儿拥抱,然后,此生再没相见。

      郭长城看完的时候,觉得鼻子发酸,他怕,他怕有一天楚哥厌倦了他,然后他再也见不到楚哥。

      “不行!我一定要更努力更努力!一定要跟上楚哥的脚步!不能托他的后腿!”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郭长城都在很努力的练习,因为楚恕之这几天都在出外勤,陪练的大庆和祝红豆觉得快要散架了。

      “你说我们小郭这是怎么了?这两天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我这蛇皮都快要磨没了。”祝红揉着蛇妖说道。

      “哎,春心动已啊,我们小郭肯定是想老楚了。”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说道,说罢还死乞白赖的拉住黑袍使的胳膊不让人走。

      沈巍红着耳朵,也没有拨开他吃豆腐的胳膊。

      “你说你让老楚出什么外勤去了?还不回来?看看我们小郭儿憔悴的,我给他小鱼干他都不吃。”大庆舔舔猫爪,啃着从郭长城嘴里省下来的小鱼干儿。

      “麻烦着呢,等他回来再说吧。”赵云澜摆摆手,走了。

      晚上,郭长城扛着给众人买饭的艰巨任务出去吃饭了,准备点餐的时候,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诶?楚哥?!......

     郭长城非常欣喜,呀,看见楚哥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叫他,就看见楚恕之对面坐下一个姑娘。

     诶?是楚哥,认识的人吗?郭长城疑惑道,说不定是楚哥正在出任务呢,还是别打扰他了。

      可是下一秒,他看见那个女人站起身来,坐到了楚恕之身边,然后拉过楚恕之的衣领,然后,两个人离得很近。

      然后,他看见楚恕之笑了,握住了那个女人的胳膊。两个人瞬间离得更近了,背对着他,从郭长城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人,在接吻。

      郭长城落荒而逃,回到处里的时候,看到眼巴巴的众人,才意识到自己是出去买饭的。

      “对,对不起......我,我忘记了.......我......要,要不我请大家......”郭长城现在脑袋快要炸掉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云澜发现了小孩儿不太对劲,“没事儿,这么着,我请大家去吃烧烤,走!”

      吃烧烤的时候,两个串儿下肚,发现郭长城面前已经放了好几个酒瓶。

      我的妈,老楚得杀了我们不可,众人赶紧劝酒,汪徵拉住小郭,“小郭,这是干什么,还没吃东西,伤胃。”

       “汪,汪徵姐,没事儿。”郭长城已经东倒西歪了,他哪能喝酒。

      之前两次喝酒都是楚恕之怂恿在家才敢喝,就连第一次......第一次那个......也是两个人半醉了。

      赵云澜拍拍他的肩膀“小郭,说说吧,老楚是不是欺负你了?我们给你撑腰。”

     “啊?欺负,欺负?没,没有,楚哥可好,楚哥对我好,我,我没用,我不能...... ”然后,就开始吐了。

       哎,赵云澜叹了口气,拨通了电话“喂?老楚?那女鬼的事儿弄完了没有?好了啊?那行,你过来一趟,你们家小郭儿喝多了。”赵云澜也不跟他瞎扯,赶紧让人过来。

      楚恕之十分钟赶过来,看着东倒西歪的小郭,心揪着难受。

  
     “长城?长城?怎么喝这么多?醒醒,站的起来吗?”楚恕之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儿。

       “唔,楚哥,楚哥......楚哥不要我......不要我.......”郭长城喃喃着。

      “胡说八道,什么不要你。”楚恕之皱着眉头,这小孩儿在说什么?

      “赵云澜,我把他带回去了先。”“等等。”赵云澜拦住他。

      “老楚,小郭是小孩儿心性,很多事你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确定的告诉他,他不会真的懂,你明白吧。”

      话说到这儿,都是聪明人,楚恕之点了点头,把郭长城背起来,开车回家了。

      一路上郭长城都拉着楚恕之的右手不肯放开,“楚哥.......楚哥不走.......我的......呜呜”

       看着眼角带泪的小孩儿,楚恕之心里揪着疼,都怪自己,就知道出什么任务,自家的孩子也没时间管。

      回了家,他把郭长城放在床上,扒了衣服盖上被子,再拿上温毛巾从头到脚擦上一遍,然后才好好躺下来抱着人,心疼的摩挲着他的背。

      气小孩儿,什么天大的事敢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喝成这个鬼样子,更气自己,忙什么忙,不顾自己小孩儿,让他喝成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突然想起晚上那个女鬼,她离得自己太近,怕是阴气过到自己身上,再仔细过给小孩儿了,赶紧起身去冲了个热水澡,再深呼吸几口气,才又回了卧室。

    
       那女鬼,也挺可怜的.......呵,跟小孩儿在一起时间长了,都被他传染了。

      天下那么多的负心汉,女鬼怎么就这么痴情,下午她突然靠近自己,质问自己,心里面有没有那么一个人,楚恕之自己也没想到,居然笑了,因为他想起了郭长城,对,那个人,郭长城。

      然后那女鬼就想趁机吸了自己的阳气,她说,她要阳气在人间找她的那个他。反手抓住那女鬼的胳膊,就拿傀儡丝缠住她了,黑袍使大人带她回去的时候,自己在想,郭长城在做什么,我想他。


      想到这里,怀里的人突然动了,赶紧起身看他有没有不舒服,就看见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

      然后就哭了出来“哇,楚哥,你,我知道我自己没用,你,你现在找到合适的人了,那女的挺好看的呜呜,我,我明天就搬出去,可......可是我舍不得你,呜呜.......楚哥,你别讨厌我......”

       楚恕之头都大了,是自己喝多了吗?他在说什么?

      等人冷静下来了,才听他讲了事情的经过,头都要气炸了。

      这小孩儿,不能再放他一个人在家看什么八点档了,这好好的一个小孩儿脑子里现在装着什么东西?

      跟小孩儿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郭长城,床都上过两三次了,你居然还觉得我楚恕之是拔吊无情的人?”

      然后,满意的看着郭长城的耳根到脖子红成一片。

      “楚哥,对,对不起,我,我觉得我配不上你。”郭长城吸了吸鼻子。

      “傻,你那么大功德,这么说是不是我也配不上你啊?郭长城,现在,最后一次,你听好,郭长城,我喜欢你,不管我们活多久,我都会喜欢你多久。而且......”

      楚恕之示意郭长城附耳过来,“而且,超级超级喜欢。”

      郭长城瘪着嘴巴扑到了楚恕之身上,然后不负众望的压倒了楚恕之。

      “宝贝,今天想在上面?”楚恕之刚正经了一分钟就不正经起来,手也从郭长城腰上挪到了屁股上,不停的摸着。

       “唔.....嗯”郭长城如愿的“在上面”了一回,然后就再也不想了,骑在楚恕之腰上,他觉得腿都要断掉了。

      特调处依然是给给的特调处。
      

【k莫】欺负?欺负!

     

     郝眉,从小就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被人叫做“美人儿”从小叫到大。

      郝眉也从小郁闷到大。

    
      于是,气呼呼的郝眉眉回家,“麻麻!他们欺负眉眉!说眉眉是小美人儿!”

      后来,郝眉遇见了ko,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欺负,每天被ko像个煎饼一样摊来摊去,屁股都麻的快要没感觉了,ko还不给他睡觉的时候,他很想喊“麻麻!这才是欺负人!”

       可是,他自己又没出息的被ko一顿饭又一顿饭的收买。

      白天,他“欺负”ko,晚上,他就被ko名副其实的欺负回来。

      凄凄惨惨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