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 (⁎❛⃘ੌ દ ❛⃘ੌ⁎)♡ᵕ̈*

【k莫】即使再一次,还是你‖ 10

   

       ko拉着郝眉去了机场,到了机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把昏昏欲睡的郝眉给吵醒了。

    

     咦?我的嘴巴怎么感觉像吃了水煮鱼一样,郝眉的第一感觉是这个。

      哎,好久没有吃水煮鱼了,都想吃了。

     郝眉的脑回路果然和常人不太一样,一个想法就让ko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还好,他没发现我偷亲他的事情。

     下了车,郝眉就想立刻捂眼,他亲爱的娘亲此刻正举着双手跟他say hello。

    

     郝眉正想回头走人,就看见ko面带微笑,嗯?面带微笑?!走了过去。

     他真的,很少见ko笑,几乎除了自己,他好像从来没有对别人笑过。

     可是,他看见ko笑的很高兴,对着自己的爸妈。

     而且,很惊讶的,他看见ko像小孩儿一样抱住了自家娘亲。

    郝眉彻底傻眼了。

    ko,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真的很好奇,可是,似乎又很正常。好像,自己已经习惯一般。

     经过很多天的相处,他发现,ko是他好哥们儿,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他会给自己做所有的事情,洗衣服,拖地,洗碗,打扫屋子。

     还会给自己做饭,虽然,味道很怪就是了。可是于半珊他们都觉得特别好吃,郝眉都会奇怪是不是自己的味蕾出问题了。

    他还会很温柔的跟自己说话,只会对自己做出不一样的表情,面面俱到,甚至......互帮互助。

     郝眉看着ko抱着自家娘亲,眼睛移到了ko被黑色长裤包裹着的臀上。

     然后再往上,精致的腰,咦?再往下,胯下......那天,好像ko一直在帮自己,自己也没有帮他......

     那天ko的东西好像一直顶着自己,摩擦着......

     郝眉咽了咽口水,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脑子里再想什么东西!

     快快快!邪灵退散!快!想想新来的小师妹!想想美丽的青青!

     呼!深呼了一口气,郝眉终于结束了脑洞,朝他们走了过去。

     他妈还在拍着ko的肩膀絮絮叨叨,“妈!谁才是你儿子啊!你这是有了ko就不要我了?”

     郝妈妈瞪他一眼,“去去去!我宁愿只有ko这一个儿子!”

     郝眉愣了一下,“一个,儿子?”

     然后就看见郝妈妈有些诧异的看着ko,然后ko诡异的摇摇头。

     郝妈妈叹了口气,“哎,没什么,走吧,回家。”

     然后郝爸爸也过来,踢了郝眉一脚,“臭小子!拎行李!”

    

    郝眉愤愤的瞪了一眼他爸,可怜兮兮的看着ko,ko抿着唇,一言不发的拿起了行李。

     一路上,只有郝眉一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剩下三个人都是心里面藏着一个秘密。

     郝妈妈越想越替ko委屈,渐渐地红了眼眶。

     郝爸爸则在一旁叹气,安慰郝妈妈。

    郝眉见了,慌了,“妈!你怎么了!我,我这不好好儿的吗?你别又想起我住院的事儿不高兴了!你儿子我好着呢!”

     “哎,妈妈没事,就是ko......”“阿姨我没事,别担心。”ko立刻打断了郝妈妈。

     郝妈妈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ko欲言又止的眼神,又不说话了。

    “妈?你怎么不说了?ko怎么了?”郝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不是你小子!整天什么都不干累着ko!”郝爸爸又发话了。

     “我哪儿有什么都不干!我!我今天帮ko洗碗来着!”郝眉的底气很足。

     因为,ko今天洗碗的时候,他帮ko递过去了......

     ko则点点头,“嗯。”

     郝爸爸摇摇头,也不说话了。

     一会儿,就回了家里,郝妈妈就放下行李,转向两个卧室。

     看到两个卧室都有人睡的痕迹,知道ko肯定又搬出来睡了。

     郝妈妈趁郝眉在看明天带他们去哪儿的时候,把ko拉到了大房间里。

     “木木(ko设定名字)啊,你们,这是,不打算跟他说了?”郝妈妈担忧的看着ko。

      “妈,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跟他说,我怕.....如果我告诉他,他会怕我。”

      ko在郝妈妈面前,真的是一个孩子,一切甚至在郝眉面前都不可能露出的表情,全部都会展现在郝妈妈面前。

     “孩子,可是,眉眉现在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万一,这......他要认识什么别的女孩子啊,这,这可怎么办啊。”

     ko的脸色更沉了,他瞬间就想到了那个青青,她到底,是不是想勾搭郝眉。

 
     郝妈妈打断了他的想法,“孩子,加把劲,妈妈相信你,当年你都能把眉眉掰弯了,现在肯定也可以!”

     ko的脸抽了一下,到底是自家的妈妈,说得出掰弯这个词。

     “可是,他,不吃我的菜了。”ko低下头。

     郝妈妈笑了,“木木啊,你难道,对你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吗!你对眉眉,难道只有这种方法吗?”

     ko瞬间就明朗了,是啊,他对郝眉有百分之百的爱,为什么一定要靠他做的菜这种物质呢?

     ko的信心顿时就找了回来。

     “ko啊!你出来帮我看看这个地方怎么去来着!”郝眉又在大喊大叫了。

     “快,眉眉在叫我们了,出去吧。”郝妈妈拍拍ko的肩膀,跟他一起出去了。
    

   到了晚上,郝妈妈的助攻本质又发挥出来了。

    “眉眉!爸爸妈妈今天晚上睡你的大房间!你去木......ko房间里睡!ko啊,委屈你跟我们眉眉挤挤哦!他半夜踢被子你小心点哦!”

    然后,ko就看见郝妈妈得意的朝他眨眨眼,摆出一个不用谢的姿态。

    果然,是我亲妈,ko表示给妈妈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轮到郝眉傻眼了,啥?“妈?你们不是去住酒店吗?”

     “什么什么!妈妈年纪大了你让妈妈去住酒店?!真是儿子大了,忘了娘啊,行!妈妈这就走!”然后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


     “眉眉晚安!ko晚安!”然后,砰的一声,郝眉抱着枕头被郝妈妈关在了门外。

     这是?被亲妈赶出来了?

     不是郝眉不愿意和ko睡一起,而是不敢。

     他怕自己再变成禽兽,然后让ko帮他......额,排解。

     想到这里,妈的,怎么又咽口水。

      “郝眉。”ko低低的声音从小屋传来。“啊,啊?”“睡觉了。”“哦”

      郝眉仿佛认命般的朝ko走去。

今天晚上可能会更文,别等我

【k莫】是腐男啊喂!10

 
     几个人回了帝都之后,都各自告别回了宿舍休息,郝眉更是急匆匆的回宿舍打开心爱的小本本,开始跟粉丝们打招呼。

      “亲爱的们我回来啦!”

      “啊!太太在上海玩儿的怎么样呀!有想到两位大神的日常后续吗?!”

     “啊太太太太欢迎回来!”

      “想你!比心太太!”

      “快更大神的日常!想看想看!”

      郝眉的心情顿时就无比的舒畅,啊!这种被万人拥簇的感觉,真是好啊。

      “亲爱的们,今天更文哦!等着我么么哒!”

     然后郝眉就开始在后台码字,码了一千多字以后,电话响了,是ko。

     ”出来,吃饭时间到了”短短几个字,郝眉只感觉到了霸道总裁的感觉。

     咽了咽口水,先保存关了电脑,出门了。

     一路上,郝眉总有种小媳妇儿要去会情郎的赶脚。

     深吸了几口气,我只是去取材的,只是去取材的.......然而,看到ko做的各种糖醋鱼,孜然肉片.......郝眉早就把取材的事情和一堆小可爱忘在脑后了。

      “ko!真好吃!以后谁嫁给你!真是好福气!真羡慕她!”

      然后,郝眉脑子突然闪过一幅画面。

     “ko!我要吃糖醋排骨!”一个娇小的女孩儿缠着ko的胳膊,撒着娇。

     而ko则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孩儿,“好好,给你做。”

     “ko,mua~你真好,你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做饭!哼!”女孩儿嘟着嘴巴。

     ko合时宜的亲了上去,女孩儿一脸娇羞,轻轻的拍打他。

     “只给你做。”

    

      郝眉突然就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嘴里鼓鼓囊囊的塞着糖醋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ko看着眼前发愣的小可爱,就像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实在忍不住,戳了一下。

      这一戳郝眉回过神来,“啊?啊!我走神了,哈哈,继续吃继续吃!ko你做的菜那么好吃,肯定,能撩到不少妹子吧。”

     郝眉后来才知道,问这句话的初衷,完全是因为妒忌,只不过,当时没觉得。

      郝眉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他盯着ko的嘴巴,期盼他不要说出是这个字来。


     预期所想,他没有说出来,可是,郝眉的心依然有些失落。

    “嗯,希望可以撩到。”说这话的时候,ko一直盯着郝眉装满食物的小嘴巴,嗯,如果能撩到,该多好。

      嗯......不过,喜欢的妹子?性别有点小错误。

     “啊?哦,哈哈哈,也是。”郝眉慌乱的躲开了眼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下意识会有这个动作,只是,不想让ko从自己的眼睛看出此刻自己也弄不明白的心情。

      这顿饭,郝眉和ko都吃的心不在焉,但是郝眉毕竟饿了,后来就开始狼吞虎咽,吃的脸上都是汁水。

     然而,纸巾早就被自己纠结的手指揪没了。

     郝眉也不顾及形象,大口的吃着,反正对面是ko,ko也不会嫌弃自己的。

      却不想,自己抬头的那一刹那,ko伸手过来,帮自己擦去了嘴角的汁酱,脸上还带着.......诡异(宠溺)?的微笑。

     然后,郝眉,光荣的,被鱼刺卡到了喉咙。

      “咳咳!咳咳!ko,我,我好像......”后来的话就没说出来了。

     于是,ko大半夜送郝眉去了医院,取鱼刺。

     医生和护士都憋着笑,无奈一旁黑衣服的男孩儿气压太低,没敢笑出来。
    

     郝眉则憋着一个大红脸,顶着医生和护士无声的嘲笑,被取出了鱼刺。

     医生刚想缓和一下气氛,问一下这个男生是不是他哥时,这个男生就说话了,声音跟他的人一样低沉。

      “这个鱼刺没有伤到喉咙吗?有没有出血?出血了会不会感染?要不要开一点药,消炎的?还是止血的?还是其他?会不会有后遗症?”

     郝眉和医生都一脸懵逼的看着ko,医生是因为没想到这个哥哥这么负责。

     郝眉则是因为......从来没有听过ko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

     而且还是,因为关心自己。

     郝眉的心,又跳的很快了,郝眉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心脏科,而不是坐在这儿取鱼刺。

     最后,医生还是开了一些药,注意喉咙这几天不能吃腥辣的食物。

    

     听到不能吃好吃的东西,郝眉的嘴立刻就瘪了下来,不高兴的噘着嘴。

      ko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加快速度把他骗回家,他就要被别人骗回家了。

      “等好了,给你做。”ko又回到那个话少的ko。

     最后,郝眉被强行要送他回宿舍的ko送了回来,像他妈一样叮嘱他吃药,然后不能吃腥辣的东西。

     最后的决定是每日三餐,去ko那儿吃,ko要亲眼盯着他才放心。

     郝眉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委屈的上楼了。

     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甜腻的感觉。

     洗了澡坐在电脑前,继续码字,码着码着,就开始神游了,等到停下手指时,却发现自己发出去的,全是今天晚上和ko的种种。

     郝眉彻底愣住了,自己,疯了吗?

     端坐了五分钟,摇了摇头,决定第二天起来再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疯了。

     殊不知,第二天迎接他的,是“腥风血雨”


     等到郝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先打开软件,看看自己的文章热度。

     这一看,傻眼了,评论全是清一色的“alpha转omega了?怎么感觉肖大神越来越受了呢?”

    “哇!大神是不是转性了!”

     “好刺激!突然就转了画风!不赖不赖!这个脑洞我喜欢!”

     评论里说的全都是肖奈变成了,小受受。

     这,这这这,这不是自己的初衷啊,我的AA制啊!怎么就成了A变O啊!

     不过,郝眉的粉丝还是加了好几千,因为有不少人表示喜欢这种画风!这样才对嘛!

     郝眉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前几篇文章,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肖大神和ko大神的故事,变成了,自己和ko的日常。

     郝眉低下头,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是欺骗读者。

      其实,他是在骗自己。

     郝眉宣布,无限期停止更文......

    却不知,ko无意间搜寻帖子时,发现了关于自己的文章,正脸色铁青着......
    

今天晚上更一篇,等着哈哈哈哈

【k莫】嬴政的自传(二)

    
    春儿,要嫁给我了。

     世人皆叹,秦王英勇,王妃美艳,乃是绝配。

    “嗯,春儿和寡人,乃是绝配。”我抚上春儿的脸庞,我的春儿,甚是好看。

     我和春儿的婚礼,定在了十月,小阳春,是个好日子。

     我正想着,要把春儿接到宫中来,美名其曰让他熟悉一下,不过是想日日看着他罢了。

      可他家不知道哪儿来的规矩,出嫁之前不能再见夫家,这是什么地方的规矩,无奈,唐老死活不肯将他放到宫中,我只好作罢。

     如今是八月份的盛夏,宫中甚是闷热,想到还有月余不能见到春儿,心中更是闷热。

     寡人一个大王!竟要如此,思念之人而不得见,成何体统!

     于是,此时此刻,寡人..... .我着一身夜行衣,翻了老丈人家的墙。

     正想四处寻我的春儿在何处,就听一声轻喊“呀!什么人!”

     我赶紧转身捂住那人的嘴巴不让他再发声,将他拖到一处屋内。

     回过神时,这人不正是我心心念念已久的春儿吗?

     “嬴政?”许久没有听到如此动听的声音唤我的名字。

     我不禁起了调笑的心思,“春儿为何不叫我政哥哥了?”

     “你,都,都要嫁给你了!再叫你哥哥,那不是很怪吗?”

    
    
     “哦?还有两月,春儿就迫不及待要嫁给寡人当王妃了?”

     意料之中的,这人红了脸,背过身去不再理我,任我在他身后怎么哄他。

     看着他刚洗漱过后,仍湿着的头发,我咽了一下口水,情不自禁的抚了上去。

     春儿顿了一顿,却没阻止我,我吻住了他半湿的背,他微微颤抖,“春儿?”

     他没有出声,我从后面搂住他,只见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醒来时,已经第二日寅时了,“春儿,醒了?”

     他竟躲在被褥里不肯出来,我探下身去,“春儿莫不是害羞了?你昨日......”

     他突然的探出头来,不让我再说下去,脸上仍带着昨日未褪去的红晕,甚是娇羞可爱。

     “你,你快走罢,被爹爹发现了,我们在成婚之前见面,定会生气的。”

     我也不再逗他,起身穿衣,临走时,又趁他不备,偷了个香,闹了他一个大红脸儿,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接下来,我一得了空,便偷偷去看他,当然,我再没碰过他,因他太害羞,也因我不舍得。

    
      很快,便到了我们成婚的日子。

     他终是我的了,跟了我的赵姓,进了我的秦宫。

     他是我的,正妃,我跟他说,你是我,唯一的正妃,唯一的一个,爱人。

     他看着我,那个兴奋,娇羞的眼神,至今想起,都像是扎在我心上的一根刺。

     
      我得了春儿,春儿不仅平日里宽慰我,更能在朝中成就我。

       后来,我一统天下,我的春儿,同我并肩奋战。


     我的春儿,真真是世上不可多得的珍宝,而这珍宝,是我的。


     我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看着我的人儿,心里早已化成了水,皆为他荡漾。

      春儿,是我的后,我唯一的后,唯一的爱人。

     再后来,春儿,有了身孕,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日,我正命了厨房,做了他平日最爱的外史进贡的凉瓜,给他送去。

     那是个夏天,刚送去那瓜没多久,一个下人就着急忙慌的跑来禀告。

      “皇上!皇后!皇后他......”


     我蹭的一下起身,顾不得坐轿,立刻奔了过去。

     你不能有事!你若有事!朕定不饶你!

     待我急匆匆的赶去,只见春儿面色苍白躺在榻上,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这人,病了还笑?莫不是痴傻了?!

     我赶紧叫大夫过来,还未开口,便听他道一声大喜。

     我正恼火,喜从何来,便听他道“皇后有喜!”

     我记得,我那时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孩童,拼了命的背书,只为得母亲给的奖赏,苦等了许久,终于得到。

     我,跟我的春儿,有了孩子。

     其实我早已想好,我们的孩儿要叫什么,扶苏,不知为何,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扶,让我想到春儿令我沉迷的身姿,苏,让我想到春儿坚韧却又柔和的性格,嗯,是我的春儿。

     这个孩子,会继承我的王位,成为我的骄傲,只因,他是我们的孩子。

     可是,世事难料,我也未想过,春儿的乾元姐姐,会背叛我朝,也未想过,我会遇见另外一个女子,蒙蔽了我的双眼。

    
     

【k莫】嬴政的自传(一)

      朕,是大秦的皇帝,对,始皇帝,开朝第一人,前无古人的。

     朕一手操纵着天下,整个天下,都是朕的。

     可是,朕,到头来,是孤独的。

     因为,很多年前,最爱......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之后,真的,就剩我一个人了。

     对,朕终其一生,只不过也是一个孤独的我罢了。

     我刚识得他时,还是孩童时期,我第一次见他时,便是在他家。

     那时,我还是十岁,他七岁,我父王带我去了他父亲家中拜访,他父亲是我父王王位的重要拥护者,我父王与他的联系甚密。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我父王说,我已经十岁了,应该慢慢参与他的事情,虽然,我深知其中的原因,因为,父王的身体,已经不行了。

     可是我不在意,他也从未在意过我,他只是把我当成可以继承他王位的人选。

     可我仍然感激他,因为我遇见了他,唐家第二个孩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男孩儿,他的眼睛好似那春日里的桃花花瓣,我只想到这个。

     他怯生生的叫我哥哥,我拉起他的手,他叫唐青春,我一开始觉得这名字分明就是女儿家的,后来才知道,他母亲一心以为她会生一个女儿家,好好爱护,奈何,却生了个儿子。

     她的第一个孩子,叫唐青叶,已经十二岁,比我还要大上两岁,竟已经分化成乾元。

     如此少见,将来这姑娘也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至于他,若,我们能在一起,多好。

     我当时,只有十岁,竟有了想要让他为我生儿育女的想法。

     我叫他“春儿”,他会害羞的拉住我的衣衫,唤我政哥哥。

     有一日,我被我的父王责罚,殿内罚跪三天三夜,且是被他用鞭子狠狠抽打之后,并下令,任何人不得照看。

     那时我十一岁,再怎么样,也不过一个孩童身体,奄奄一息的跪在大殿内。

     整个王宫中,想要我死的人很多,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可是,他似乎是上天派来,不让我死的一般。

    听下人们说,他一个人,把我拖回了他家里,找来大夫,为我诊治,据说,他把刀架在大夫脖子上,逼着他为我诊治。

     到如今,我可以想到那个场景,依然很好笑吧。

     我只记得,我醒了之后,只见他红着眼眶,嗯,像只兔子,我喜欢兔子。

     他见我醒了,惊喜的叫来我父王,“他醒了!你答应过我,不可再伤他!”

     无人敢跟我父王这样说话,我见他这样,不禁皱眉。

     后来才知,我父王知道他救我,勃然大怒,他执意说道,“若他死了,你便没有继承王位的人选,若是换了别人,你舍得你的王位吗!”

     我更是一愣,他竟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只有八岁啊。

     当时,听他们说,我父王也是一愣,随即,下令,若我醒了,既往不咎,若我死了,唐青春,陪葬。

    “你可是担心你会陪葬呢?”我记得,当时是这么问他的。

     他摇了摇头,“我陪葬,又有何妨,若是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说罢,更像一只兔子了,我更欢喜的很了。

   

     后来,我父王,驾崩,我终是登上了王位,可惜,实权,还并不在我手里。

     吕不韦,与我母妃私通的男子,他掌握着我的权力,不急,总有一日,我会手刃这个令我深受屈辱的人。

     成为秦王这一年,我分化成乾元,我一点儿也不诧异,我本就是该成为乾元的人,但是,我突然担心起来。

     我的春儿,他看似柔弱,却又那么强硬,他会不会,也成为乾元。

   

     所以,我日日期盼着,我的春儿,是个坤泽。

     可他却迟迟未分化,我找来大夫为他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可仍看不出个究竟,大夫甚至判定他是个中庸。

     他有些怯怯的看着我,他也,想成为我的坤泽。


     “不怕,春儿,我们在一起,什么都好”只要,我的春儿跟我一起,就算一生不能有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不匹配,又有什么关系。

    
      这么又过了几年,我决定亲政的那年,二十一岁,春儿十八岁,他仍是个中庸。

     我还未娶他,我一日未亲政,他跟着我,就会有一日的危险。

     可如今,他已经十八岁了,我不能再让他等了。

     可我,不能让他受伤,那日,我谎称同他一起饮酒,却在酒里下了药,托人将他送到千里之外的小村庄里,若我死了,便为他安排好下半生,可保他一生无忧。

     还好,上天是怜惜我们的,我终是胜了。

     我接他回来那日,下人竟对我说,他不肯回来。

     他竟是生气了,气我丢下他一人去赴死。

     我去了时,他丢了一个枕头过来,那是我托人特意为他做的软枕,若是平日用的玉枕,我竟是命丧当场了。

     “当日你父王要你死时,我可同你一起去,可如今,你竟不要我同你一起,可是嫌我?!”

     越发娇纵了,明知我的用意,却故意这般说。

     “哦?春儿还未嫁给我,就要和我生不能同床,死同穴了?”

     春儿羞红了脸,娇嗔的打我,我回搂住他,“春儿啊。”

     “嗯?”“嫁给我吧,我保护的了你了。”

     “......嗯”如此简单,春儿,便真真是我的了。

   

    

    

    

卧槽突然有一个be脑洞

     唐青春嬴政古装abo

     唐青春“你把这个给他,告诉他,这是我,对他最后的一点信任”

     嬴政拿到所有造反名单之后,仍然杀了唐青春的家人。

     唐青春一身红衣,拔出利剑“嬴政,我与你,少年结发,我嫁与你时,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正如你当今的丽夫人,我母亲从小就跟我说,春儿啊,你是最有运气的孩子,现在想想,是啊,我所有的运气,再嫁给你,生了苏儿之后,就全部用完了。”

     忽然利剑直指丽夫人,嬴政大喝一声制止她。

     “嬴政啊,这是你昭告天下最爱的女子是吗?你的丽夫人是吗?她多美啊,看着她,我想起了当年我嫁给你时的样子,你曾经也昭告天下,说我是你一生唯一的爱人,都多少年了,想必,你早就忘了。”

      嬴政心软,看着曾经最爱的人,为了他,如今利剑相对,心碎不已。

      忽然,唐青春拿起剑对着自己的脖子,“嬴政,我诅咒你,你心爱的女子,永远,会死在你面前。”

      “我恨你,但请你,善待你的孩子,那是我,留给你,最后的东西。”

     然后,提剑自刎。

     当然,我不会写的。😂😂

只有下个礼拜有时间更了,我保证下个礼拜四篇都会更

我突然好怕有一天我自己写不出k莫文来,然后k莫tag里面,也不会有人写文了,我可以先说一下,就算我有一天写不出文,也绝对不会弃了k莫圈儿。

我准备之后这两篇完了写一个k莫的灵异侦缉档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呀!跟我唠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