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准备更文啦啦啦啦

对不起,最近有一件事情,我真的没有心情再继续这里的文章。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回来。占个tag致歉。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四)



     郭长城觉得,他一定是大白天见鬼了。



     十分钟之前......




     「白花花鸡.jpg」



     「楚哥你买了一整只鸡呀!好饿哦(,,•́.•̀,,)」郭长城出外勤的空当跟楚恕之聊着微信开着小差。



       「嗯,家里有个小孩儿吃的太多,得多买一点。」楚恕之翘起嘴角回着信息。




      「٩(๑`^´๑)۶楚哥我才吃的不多!不对我才不是小孩儿,我可是成年人!」郭长城鼓起嘴巴不乐意的把手机敲得叭叭响。




      「嗯?前天谁大半夜偷吃了我第二天要做炖菜的丸子害得第二天吃的素?」



       「唔~(,,•́.•̀,,)」郭长城发了个小表情就不再说话了。



      楚恕之挑挑眉,小家伙生气?



      「那,那今天多做一点好不好?楚哥」




        楚恕之都被小孩儿的脑袋逗的笑了「好,晚上早点回来。」



       「好!」郭宝宝把手机揣进兜兜,蹦着步子去现场了,嘿嘿,晚上有好吃的。



       下一秒,郭长城蹦着的腿还提在空中,眼睛却瞪得像铜铃一般了。



       那是......



      郭长城不死心的揉揉眼睛,眨巴眨巴。



      楚哥......




      郭长城低头摸摸兜兜里的手机,再看看眼前的人,刚刚楚哥给自己发的照片分明是在家里,可.....



      那个站在一堆躺下的人中间的,不正是他的楚哥吗?



     “谁还要试试?!”“楚恕之”瞪着那双丹凤眼,扫视周围,就看见一个小孩儿手里握着根棍儿,那根棍儿好像还在冒火星。



     皱皱眉毛,“你!过来!”“楚恕之”大喝一声,冲郭长城喊到。




      郭长城心下有些安稳了,呼,这,这是楚哥,楚哥是地星人嘛,万一有些紧急事情出来了呢?哎呀楚哥肯定是要自己帮忙呢!



      傻逼兮兮的郭长城这么一想,攥着消停了的小电棒像个小钢炮一样过去了。




      刚刚张开双臂就想抱住楚恕之的郭长城,被一巴掌啪飞了。




      ......



      楚念之的伤已经好了,根据沈教授给他的信息,他该去找哥哥汇合了。




      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啧,这帮没用的地星人。



     还有个愚蠢的海星人,手里拿着武器以为我打不过你?看老子一巴掌拍的你飞起来!




    看到对面儿傻不拉几的小孩儿啪叽摔在地上,楚念之拍了拍手上的灰,如同公园遛鸟的楚大爷,两手往后一背,找我哥去!




      郭长城在地上晕了三分钟,再怎么样也是个海星人,楚念之不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下狠手,顶多拍晕了算。




       郭长城好似弃妇一般斜卧在地上,满眼盛满了委屈的泪水,楚......楚哥疯求了?



       擦了擦倔强的眼泪,老实巴交的郭长城决定先回处里,去报告情况并且咨询沈教授,让他去帮帮楚哥。




       路上越想越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哗啦啦的流,不一会儿两只袖子全都湿淋淋的了,抬头一看,特调处也到跟前儿了。



      “郭儿回.......你这是怎么了?!”大庆喵呜一声,抓住郭长城的裤脚。




      沈巍恰好也在,“你碰到地星人了?!”



      郭长城点点头,又赶紧摇头“他,那个地星人是好人!别,别抓他!”



      “好人?那你这一身儿怎么弄得,哎呦都出血了,快过来,红姐帮你擦擦。”祝红眼尖,赶紧拉着小郭坐下。



      “沈,沈教授,那个地星人你应该认识的,是,楚,楚哥,啊,就是,楚恕之。”



      这个节骨眼儿了,郭长城念到楚恕之的大名儿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的脸红。



     “老楚?!他怎会伤你?!”沈巍了解楚恕之的为人,他向来看不起弱鸡的海星人,觉得伤他们丢楚家傀儡师的脸,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出手。



      “唔,沈教授.....”郭长城突然起身,紧紧的握住沈巍的手,“求求你救救楚哥,楚,楚哥她一定是生病了!要不然,他,他不会....不会随意出手伤人的。”




      沈教授安抚着郭长城“小郭,你别急,我这就联系他。”



      斩魂刀断位,楚恕之目前就在.......




      特调处......门口??



      “长城?!”楚恕之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看不清楚脸的黑衣人,郭长城瞧见楚恕之,立刻呜呜呜迎了上去。




      “楚哥,呜,我好担心你!”一把抱住冲过来的楚恕之不放,一把鼻涕一把泪,郭长城的小委屈和小担心全都冒出来了。



      “长城不怕,楚哥没事儿,好着呢!”楚恕之摸了摸小人儿的头,千万别是吓着小孩儿了。




       “咳咳,小郭儿啊,给我们,介绍介绍?”赵云澜咬碎了棒棒糖。



      “啊?!赵处,这个,这是我,我.......”郭长城害羞的攥着楚恕之的衣角,脑袋里开起了火车。



      要直接介绍是楚哥吗?可是好像这样不够亲密,女朋友?唔,跳过跳过,男朋友?啊呀!郭长城羞到说不出口。



      郭长城这只笨脑,头一回发挥了作用。




      “我,我家的猫?”



      所有人秒懂,祝红翻了个白眼“又是死给。”



      楚恕之不解“猫?”郭长城赶紧拉过楚恕之,“楚哥我我回去再跟你解释,我啊!!!”



      郭长城突然大惊失色,指着楚恕之后面的人。



      “这,他他他.....”



      “嫂子,刚才真是对唔住,我唔几道里.....”可怜的楚念之,那张酷似楚恕之的脸,早就被打成了猪扒,连个人样都没有了。



      ......



      楚念之感应找到了楚恕之,还没来得及感念兄弟情义,就看到了楚恕之后面的墙上挂着张合影,他哥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他哥搂着的那个人,那是相当的眼熟。



      能不眼熟吗?半个小时之前刚刚被他拍飞的那个小孩儿。



      楚念之整了整衣服站直了,“哥,看在好久不见的份上,能不打脸吗?”



      楚恕之不明所以点了点头,了解事情原委之后迅速把自己的亲弟弟揍成了猪扒,嗯,下饭。




     ......



     郭长城恍然大悟“原来你是楚哥的弟弟!怪不得,好像哦楚哥!”



     “不像,我比他帅。”楚恕之摸摸郭长城的头。




      郭长城回头看一眼楚念之,盯了三秒钟之久,回过头来,“嗯嗯!”




      祝红叹了口气,给合不拢嘴的楚念之擦了擦口水。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三)



    

       楚恕之第二天挠着脑袋起床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忘了,冲了个澡出来,脚上踢到什么东西,一阵刺痛,“嘶~”



      一低头,突然就笑出声来,那个破占卜仪。



      楚恕之捡起这个破玩意儿,“嗯,这得是传家宝了。”



      推开卧室的门,郭长城还睡着,昨天哭了那么久,都哭累了。




      楚恕之亲亲人的脸蛋儿,把占卜仪搁在“小楚”边儿上,“得嘞,呆着吧。”




       脸上挂着迷之微笑,怎么都遮不住。老子也是有媳妇儿的人了。




      忍不住再掐一把郭长城粉嘟嘟的小脸儿,“起床了,长城?”



      睡美人悠悠转醒,“唔~楚哥,早啊。”




      “早,快起来了,昨天不是你们处长找你出外勤吗?”



      “嗯?啊!差点忘记了!我我我赶紧起!”郭长城立刻清醒,坐起身。




       “嗯?”楚恕之眉毛一挑,面露不悦的样子。




       郭长城不好意思的低头,“楚,楚哥,要迟到了。”




       楚恕之懒懒的下了床,“嗯。”这小子,昨天说好了的,今天就给我变卦,哼。




     这个老流氓,昨天趁郭长城睡得迷糊,“乖宝儿,你每天早上起来亲亲你楚哥,行不行?”




     “唔~”郭长城只听什么行不行的,顺势应了一声又睡过去了。




      楚恕之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板着一张脸把小菜端出来,郭长城已经乖乖的洗漱完坐好了。




      郭长城红着一张小脸儿,殷勤的给楚恕之夹小菜吃,“楚哥吃这个,这个可好吃了。“楚恕之脸色才好点儿,小样儿。




     嘴上当然还是不饶人 “废话,老子自己做的,好不好吃不知道?!”




      郭长城的小脸儿更红了,扭扭捏捏手停在空中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楚恕之大嘴嗷呜一下,吞了郭长城筷子上的小菜“吃!看什么看!”




       嘿嘿,楚哥真好,郭长城腼腆的笑着。




      眼看就要到点儿了,郭长城急匆匆的又扒了两口,赶紧出门,楚恕之送他到门口,郭长城紧张的攥着小手手,飞快的转身在楚恕之脸上吧唧了一口。




      “楚哥再见!”郭长城害羞的刚想拔腿就跑,后领子就被人拎住了。




     楚恕之像拎小鸡崽儿一样拎着郭长城的领子,一把把人转了过来,就强势的印了上去。



      舌头当然不让地勾住了郭长城的软舌,自己的嘴巴就是主场,吸吮着郭长城的舌头不肯放开,郭长城被动的接受者这个凶狠刺激的吻,舌头都要被连根拔起了,口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唔!唔!”郭长城推拒着,要迟到了呀!



       楚恕之更气愤了,还有心思想别的?!




       楚恕之这个老流氓上手了,直接掀起郭长城扎在裤腰里的衬衣,两只手毫不犹豫的伸了进去,穿破层层阻碍,摸上了郭长城的屁股。




      妈的,手感还是这么棒,第一次摸的时候是帮他暖屁股,没想到这么软。




      郭长城愣了三秒钟,“唔唔唔!!!!”天天天!!楚,楚哥,他他他掐我屁股,我我我 .......




        ......




      有点舒服啊。




       但是快迟到了!!!郭长城开始使劲儿挣脱着,楚恕之自然感觉到了,上前更进一步,硬挺就这么顶着郭长城的大腿不放。




      郭长城秒楞,什什么东西......楚哥的.....香蕉?




       郭长城知道,以后,自己再也无法直视香蕉了。




      “唔,要,迟到了,楚,楚哥,回来,回来再......”小媳妇要赚钱养家呢!




      楚恕之一听这话,才不舍的放开郭长城,末了儿狠狠儿的在郭长城脖子上吸了一口。




       “晚上早点儿回来,别什么阿猫阿狗的叫你帮忙的就帮,听见没有?!”




      “知道了,楚哥!”郭长城低着头不敢抬起来,“那,那我走了。午,午饭就不能回来吃了。”





      “别老帮那帮人带饭自己没时间吃!知道了吗?!”楚恕之故作凶狠道。




      “知道啦楚哥,我好好吃饭。”郭长城笑嘻嘻的,嘿,我楚哥关心我呢!




     楚恕之这才放人“去吧。”




      郭长城这才飞也似的逃了。




      今天是郭长城到达特调处上班的第五百九十三天,也是郭长城迟到的第一天。



       迟到了整整十分钟,这对于乖宝宝郭长城来说,已经是天方夜谭了。




      特调处的阿猫阿狗们已经组成了特战队,准备去营救可能遭到绑架的小郭。




      “同志们!你们有去死的勇气吗?!”赵云澜大吼一声,沈巍推了推眼镜,无奈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一排排将士。




      “有!”“同志们,你们有必死的决心吗?!”“有!”


     

       

      “很好!出发!目标!拯救小......郭儿,怎么这么晚才来!扣工资扣工资!”赵云澜咳了一声。




       “对对对不起赵处,我,我今天起晚了。”郭长城还是从来都不会撒谎,一撒谎那小脸蛋儿就跟后院的西红柿一个色儿了。




      大家伙也不拆穿他,谁还能没有个突发事件呢,何况这个人还是特调处的团宠。




     “咳咳!都散了散了!堆这儿干什么呢!扣奖金啊!”赵云澜见没的玩儿了,只好撇撇嘴赶人。




      郭长城确实迟到了,也确实起晚了,可以他平时的速度,早就到了特调处了。




       但是,他怎么敢说,他蹲在自家楼底下的拐角儿,硬是蹲了十多分钟,才把两腿间鼓起的小包儿给消下去。




       他一想起刚刚他楚哥把他摸的硬了起来,脸上不自觉的掀起红晕,坐他对面儿闲得无聊的祝红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一见的场景。




      “呦!小郭儿,这是怎么了,这脸被煮了?!”




      八卦的气息!特调处的人眼里泛起了绿光,一人一个转椅,“嗖”的一声飞到郭长城身边。




      “嗯?小郭儿,今天不太对劲啊!”林静贱兮兮的笑着,想套话出来。




      “阿嚏!”大庆直接打了个喷嚏,“什么味道?咦?小郭儿,你脖子怎么了?”




     赵云澜闻声走出来凑热闹。




      “呦,小郭儿这女朋友真够猛的,瞧把我们小郭儿整得。”



      郭长城不明所以,祝红摇了摇头,拿了镜子给他看。




      郭长城憋成了一只猪肝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赵云澜语重心长的拍拍郭长城的肩膀“咳咳,大早上的,男人嘛,我懂,就是也不能耽误工作嘛!啊,没事没事,可以理解,下次带她来认认门儿。”然后,大爷一样的回去了。


 


     “哼!楚哥!你坏!”郭长城愤愤的给楚恕之发信息。



      “嗯?”楚恕之不明所以。




      “你,我,我的脖子都被人看到了!”郭长城撅着小嘴儿,在出外勤的路上开着小差。




      “省的你再勾搭上什么人去相亲,好好工作!晚上吃鸡汤面。”

      



     “好!我还想吃鸡腿!”“行!”楚恕之那边秒回,郭长城一瞬间就忘了脖子上的印子,开开心心的出外勤了。




      楚恕之放下手机,在菜市场里挑着新鲜的鸡肉,乖宝儿最近工作忙,能吃,买一整只鸡吧。




      郭长城突然想到,“诶,对了,还没来得及问沈教授怎么认识楚哥的呢!回去问问,说不定还能帮楚哥找到弟弟呢!”




      殊不知,下一秒,郭长城就进行了一场认亲大会了。

      



       



      

我。。。也想

咸鱼璐!:

我觉得没有,毕竟我是个写口水文的……

Sleep Away the Air:

那我也玩(没人理我我就删掉 计划通😎

奇异KI:


我也要玩

我终于,考完试了。顺便,再次跪求各位太把玛莎拉蒂放出来开开,不然落灰了。我要打tag偷偷提醒一下。

还更呢,等考完试

我觉得,大家可以放几辆车出来望望风了


       我有些不明白那些写手,好好的写文不是挺好的吗?就算有杠精什么的那也真的是少数。他杠你怼他不就行了?置顶就是一句爱看看不看滚蛋这种话,就等于你在杠所有人了吧,我一般看到这种话当签名的写手,我就感觉他在骂人,文写的再好也不想看了。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二)

    
      楚恕之醒的很早,他今天要给这小孩儿起来做饭,小孩儿还要上班呢!

     是的,凌晨四点,楚恕之坐在了餐桌前,桌上摆着三菜一汤。

      操,起太早了。

      楚恕之挠了挠头,不想吵醒哭了一宿的小孩儿,也不想让小孩儿起床吃冷饭,他陷入了两难抉择。

      下一秒,郭长城就闻着味儿醒了。

      “楚哥?”郭长城懵懵的,在梦里啃着鸡腿儿,醒了枕头上流的都是口水,鸡腿味儿的。

      扒着门儿出了外边儿,就看见餐桌旁边墩着一座雕像,守着一桌饭菜,像极了它们的守护神。

      楚恕之抬头“起来了?吃饭吧。”他丝毫没有现在是凌晨四点的意识。

      郭长城愣愣的坐下,拿起筷子,看着丰盛的早餐,想着,楚哥是不是出毛病了?

       “楚哥?”“嗯?”“你今天起的真早。“郭长城不敢直接说他楚哥有病,婉转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早起身体好。”楚恕之吞了一大口粥,真香。

      “哦,那,那.....”郭长城被楚恕之一句话噎得只能憋出一个“那那那......

      “那什么那,快吃饭,吃完饭还上班儿呢。”

       “楚哥......”“嗯?”

      “今天礼拜六......”郭长城娇羞的咬了一口包子,看着楚恕之。

      空气中只剩下了楚恕之吧唧嘴的声音。

     

     “楚哥.......”“嗯?”“吧唧嘴不好.......”

   
       “.......郭长城你个傻Xjsjduxysgevj......”楚恕之被气的冒火,骂了郭长城一顿。

       郭长城有些委屈巴巴,吃完饭了就坐着冥想,昨天......是不是就做了个梦啊。

   

       楚恕之看着傻子发呆,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儿,“呆鹅!过来洗碗!”

      说罢拿起碗就朝厨房走去,试图靠吼叫来掩饰自己红彤彤的耳朵尖儿。

      郭长城可是个眼尖的崽儿啊!忙不迭的拿起碗跟了上去,乐呵呵的。

     
       直到碗快要洗完了,都没有人再多说一句话。

       楚恕之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看着不成器的呆鹅,觉得昨天这只呆鹅一定是睡着了。

       叹一口气,拽住还在洗碗的人的手。

      郭长城一惊,有些紧张。

       “呆鹅.......”“楚,楚哥?”郭长城颤巍巍的抬头。

       “我也喜欢你。”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直蹦到郭长城的心坎儿里了。

       学生们的四点钟,可能是在被子里呼呼大睡,可能是在奋笔疾书赶着第二天的作业,上班族的四点钟,可能是在昏天黑地的赶工,也可能是在通宵打电玩......

       楚恕之和郭长城的凌晨四点钟,可能多年之后,他们会忘记是在初夏还是晚冬,是在家里还是什么别的地方,唯一不会忘的,是郭长城攥住楚恕之微微发抖的手指,明媚的眼睛,在暗夜里衬的发亮,久久的回了一声“好。”

     .......

      “郭,长,城!”

      “楚哥,楚,楚哥,对不起我我我我太紧张了,我不是故意松手的,我我我困了!”

      “.......困得把碗都砸了?”楚恕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方才的郭长城一阵感动,那一刹那,他满脑子只有握着楚哥的手走完下半辈子,全然忘了手里也想和他走完下半辈子的碗,下一秒,存着这样心思的小三儿已然......落地成盒。

       “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楚哥......”郭长城心里又激动又着急,一个鼻涕泡“啵”的一声,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

  
       “........”楚恕之看着这个连鼻涕泡都成精的小孩儿,顿时没了话,揉了揉软软的头毛儿,“快去睡觉,脑子都不好使了。”

       “那,那楚哥你......”

       “我把剩下的碗洗完就去。”楚恕之推搡着让郭长城去卧室,郭长城拽着楚恕之的衣角开始撒娇“楚哥,我想跟你一起洗。”


       楚恕之给了他一个暴栗“你洗?日子不过了?剩下的碗不要了?听话,快去!”

       郭长城很乖巧的被一句“听话”给降服了,红着小脸儿,“好,那楚哥你快点。”

       楚恕之还色气的拍了拍郭长城的屁股,活像青楼“洗干净等爷临幸你”的恩客。

      

       郭长城拽着小被被躺在楚哥枕过的枕头上,嗯,跟楚哥表白挺好的,可以睡床了。

      嘿嘿,还是和楚哥一起睡。

      咔嚓,门开了,“楚哥?你洗完啦?”郭长城腾的一下坐起来,俨然一个待君归的小媳妇儿。

      “唔。”楚恕之掀起被子就往里躺,吓得郭长城往边儿上挪了挪。

      楚恕之不乐意了“你躲什么躲?几天没进家门儿不认识了?”然后不由分说把人拖过来拉到怀里揣着。

      郭长城心里美滋滋的,窝在楚恕之怀里,那姿势那乖巧的模样,可以用“拱猪”来形容了。

       “楚哥?”“嗯?”“楚哥。”“......嗯。”

       “......楚哥.....”“笨蛋,我怎么你了?嗯?哭哭哭。”嘴上凶巴巴,面儿上笑哈哈,楚恕之搂着人,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不哭了,乖宝儿。你楚哥陪着你呢。”

      郭长城只是没来由的委屈。

        他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他舅妈给他买的棒棒糖被邻桌儿的小胖子抢了,他不是很喜欢苹果味儿,但是,他很难过,他不敢要回来,只能看着小胖子把那根苹果棒棒糖舔的全是口水......

      邻居家有条小狗,搬家时被抛弃了,他喜欢那只小狗,他记得那天他缠着舅妈好久,舅妈拗不过他,在他再三保证会照顾狗狗饮食起居吃喝拉撒之后终于捏了捏他的鼻子“去吧,小笨蛋。”

       当郭长城欢天喜地的去抱小狗儿时,只看见小狗儿被汽车压过的尸体。

      他舅妈只觉得奇怪,郭长城那天很晚才回家,浑身是泥,再也没提过养狗的事情。

       还有一次.......

      郭长城哭了很久,哭的楚恕之的睡衣全湿了,只能全脱,留条儿裤衩子,还捎带手扒了郭长城。

      一下一下拍着郭长城的背,倒不上来气儿的时候顺一顺,一句话也没说。

       郭长城小半辈子活的磕磕绊绊,纵使有他的家人,但多半儿也是靠着自己一个人挺过来的。

      可当他遇见楚恕之,才知道,委屈,原来真的是可以在一个人面前毫无顾忌哭出来的。

       还好,他遇见了。

       “楚哥。”“嗯?哭累了?笨蛋。”楚恕之声音极其轻柔,哄着快要入睡的小宝宝。

       “我们养条狗吧.......”郭长城打着哭嗝儿。

       “好,这样家里就有两个笨蛋了。”楚恕之轻吻郭长城的额头“睡吧,乖宝儿。”

       “唔。”郭长城终于卸下了所有的担子.......或者说,以后,他的担子,不再是担子,有个人在他身后撑着他,他不再担忧了。

       他也是别人的乖宝儿了。


       郭长城人生的二十余载,从未体会过爱情,余生......

      楚恕之笑了笑,等来年开春了,给这小子带点儿地星的吃食,他肯定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