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生死渡(上)

  

       啪叽!郭长城摔倒了。 “呜,呜,呜.......”郭长城脏兮兮的小手儿趴在地上抹着眼泪。

      “你做什么哭呢?”楚恕之蹲下身来,看着这个小人儿。

      郭长城只觉得,眼前有个庞然大物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他抬头一看,好高哦。

      “呜,你,你是谁呀?”小长城问他。

      “你还未同我说你是谁?怎得倒问起我的名讳?”楚恕之故作深沉。这小孩儿可真有趣。

      “我,我叫郭长城。你,你好......”郭长城可怜兮兮的伸出小手,听宫里来的洋人说,他们那边都是这么行礼的。

      楚恕之愣了一愣,这小子就是当今的太子郭长城?皇上莫不是膝下无其他子嗣了,竟让这个又瘦又小又结巴只会哭的小孩儿当太子。

      楚恕之嗤笑一声,帝王家的事情,他还是不要操心的好。

      这小孩儿伸出手是要跟自己握手?怎么还学起洋人的东西来了?还真是有意思。

 
   
        楚恕之也学着他的样子伸出了手,刚碰到他的手指,对方却立马缩了回去。

       楚恕之黑了脸,心下有些紧张,这孩子莫不是如当年废太子一样小小年纪就暗藏心机?

      当年废太子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小小年纪便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而又阴狠毒辣,为了太子之位十岁就毒死了自己的生母,只因当年皇后所说,他想当太子,那他就必须是皇后的孩子,而他生母乃一个普普通通的贱妾,他毫不犹豫的毒死了生母,名正言顺的成为了皇后的儿子,如今的太子。


      可东窗事发,皇帝大怒,处死了他,而今,又过了五年,新太子,莫非他也.......

  

 
      “我,我的手脏了,怕,怕弄脏你的手。”郭长城怯怯的把小手背在后面,小眼睛看着楚恕之。

      楚恕之顿了顿,心下觉得自己多心了,但还是有些忌惮,淡淡的点头,“没关系,我叫楚恕之。”

      “楚,楚哥哥。”郭长城咧开嘴笑了,轻轻用没那么脏的指尖扯了扯楚恕之的衣角。


      楚恕之也笑了,却不动声色的把衣角从郭长城手里抽出来。

      然后他半跪下来,微微低头“太子殿下。”帝王家的人,礼数还是不能少的,他位高权重,心里面自然是有数的。

      历史上有多少人位高权重如他,却因为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被革职降级甚至流放,这些事儿,他还是听过不少的。

      郭长城眨眨眼,“哥哥,楚哥哥快起来,你,你不用这样的.......”然后红了脸,有些急,想要拽他起来,可又怕弄脏他的衣服。

      楚恕之抬起头,看见这小孩儿憋红了的脸,禁不住想笑。

     “谢太子殿下。”他站了起身。

      “哇!楚,楚哥哥,你,你好高呀!”仅仅十岁的郭长城看着还未及冠却已身长八尺的楚恕之。

       “太子以后也会如臣这般.......”话还没说完,楚恕之微微一顿,立刻改口“太子今后一定比臣还高许多。”句句谨小慎微,即使在一个孩子面前也不能免。

       郭长城当然不理解楚恕之,“真的吗?”他高兴的挥挥手。

       “嗯。”楚恕之不想再待下去,“臣家中还有些事宜未处理,臣先行告退。”说罢把郭长城从泥地上抱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土,就要再行个作揖礼离开。

       郭长城叫住了他,“楚哥哥,我,我以后还能再看,看见你吗?”

       “回太子,应是能的。”楚恕之点头。

      “那,那下次见,楚哥哥。”郭长城嘿嘿傻笑。

      楚恕之在心里叹了口气,哎,这国如果交到这个小孩儿手里,怕不是快要亡了。

      “好。”楚恕之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便离开了。

      没成想,说好的下次见就是第二天了,皇帝召见他,要他做太子的老师。

      “皇上,臣自认无甚才能,德才不足以教导太子殿下!”楚恕之赶紧半跪。

       “楚爱卿文韬武略,德才方面更是佳品,试问,除了爱卿你,还有谁能当太子的老师呢?”

      楚恕之心下一沉,听皇帝的意思,是非他不可了,他只得应到“多谢皇上厚爱,臣定尽心竭力教导太子!”

      “嗯,长城啊,出来见见你的老师!”皇帝挥挥手。

       “参见父皇.......诶?!楚哥哥?!父皇,楚哥哥就是儿臣的老师吗?”郭长城见到楚恕之,十分激动。


      皇帝的眼睛一眯,刚要问出口,楚恕之就赶忙开口“皇上,昨日臣进宫,不巧正好遇见太子殿下摔倒了,臣扶了太子殿下一把,也不知,太子殿下身上可还安好?”臣子敢私下和皇子们结党是皇帝最忌讳的事情,楚恕之急忙撇清。

      “楚哥哥我没事的,父皇,昨天我不小心摔倒了,才认识了楚哥哥的。”郭长城满心欢喜的给皇帝介绍楚恕之。

      皇帝这才恢复了神色,“嗯,今日,他就是太傅了,长城要好好的和他学习。”

      “好!”郭长城高兴的回答。

      “罢了,朕今日乏了,楚爱卿,带着太子去吧。”大手一挥,去寻昨日东胡新进贡的美人儿了。

       “臣恭送皇上。”楚恕之这才呼了一口气。

       “楚哥哥,你就是我的老师呀,吓死我了,我还怕是一个很凶的人呢!”

      “太子殿下,臣也是很严厉的,从明天开始,鸡鸣起,犬吠寝,望太子殿下不要为难臣。”楚恕之说道。

      郭长城小脸儿上立刻委屈巴巴的鼓了起来,楚恕之看的直想上手戳一戳,到底是忍住了。

       “走吧,今日教太子殿下学习箭术。”楚恕之大步走在前头,郭长城跟不上,但也不敢喊他,只好颠颠儿跑步跟着。

       楚恕之想起什么骤然一停,腿上却被这小人儿撞上了,“哎呀!”郭长城被撞的弹在了地上,楚恕之也不低头去扶。

      如今他是当今太子的师傅,若事事纵着他,帮着他,定会被皇帝说成是溺爱太子,而自己定会因这个由头被罚。

       他双手背后,“太子殿下怎么跑的这么急?”

      “没,没事。”郭长城擦擦汗津津的小脸儿。楚恕之这才又向前走去。

       郭长城不敢停下,又急急忙忙的追上去了。

      一连几天,通过他的观察,他发现,这个太子平日里不是跟着他就是跟着他,要不就是就寝独自一人在寝殿里睡觉用膳。

     说来皇帝有十一个子嗣,除了被废的太子和已经出宫立府的王爷,还是有三个同郭长城年纪相仿的皇子,可他们从未见他们找郭长城玩儿或者读书,也没听郭长城提起过。

      他不禁试探的问起“太子殿下,怎得不同其他皇子一同玩耍呢?”

      郭长城写字的笔啪嗒一声掉了下来,楚恕之皱皱眉头,把笔捡了起来“是臣多言了,太.......”

       “他们说,我是那个恶女人的儿子,不能跟我玩儿,跟我玩儿也会变成坏人的。”郭长城的声音低低的。

      楚恕之没了声响,他想起儿时他已经不幸逝世的兄弟,虽然兄弟去的早,可他们是真真儿的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感情好的很,他不禁有些同情郭长城。

  

    可他毕竟身居高位,一出生就是嫡子,享受着无上的荣耀,却也受着不为人知的苦楚。

    

    “太子殿下身居高位,这.......”他刚想说些什么又被郭长城打断了

      “楚哥哥,还好,我还有你陪着我,你,你会不会嫌弃我?我,我其实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母后,我,我从来没见过她,可是,我,我想,别人说她坏,可是,她,她待我应该是极好的。她是我母亲.......”郭长城的眼睛说着说着就出了水。

   

   楚恕之拿出帕子“殿下莫哭了,皇后娘娘定是在天上保佑你。”

       “真的吗?”郭长城的眼泪吧嗒吧嗒掉着,楚恕之给他擦了眼泪,“真的,还有臣的母亲,臣也求了她,让她保佑你。”

       “那,那.......”郭长城突然双手合十,“那谢谢楚哥哥的娘亲,你,你在天上也要好好的。”

       楚恕之沉思了许久,还是把手放了上去,摸摸郭长城的脑袋。


      这一日之后,他虽然放下了一些对郭长城的猜测,但还是处处注意着自己的言行举止,毕竟,伴君如伴虎,伴这未来的君,也如同半只虎了。

      但是,他刚刚才放下心思没多久,就又提了起来,郭长城最近,有些不对劲。

      据他放在太子寝殿的人说,太子总是在晚上假装睡下之后跑出去,半个时辰左右才回来,而平日里楚恕之给他放个假的时候更是早就不见了人影。

      而且,他最近读书练功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的,楚恕之一开始只当他不太舒服,便给他放了几日的假,请了太医给他看看,却说什么事也没有。

      他开始疑心起来,这个太子,莫不是现在才露出了狼子野心,莫非,他是皇帝派来故意给自己使绊子的?想找个借口把自己做了?


      有一日皇帝抽查学习内容的时候,郭长城的成绩差的一塌糊涂,皇帝大怒,狠狠地责罚了楚恕之三个月俸禄,拂袖离去。

     
      楚恕之看着小心翼翼瞟他的郭长城,猜测基本落实了。

      这个太子,定是和皇帝商讨,要将自己除之而后快了。

       楚恕之想了想家中的下人们,从小把他养大的王姨,握紧的拳头还是松开了。

      罢了,自己才十八岁,有的是气力,在这皇宫待不下去,自然有其他地方去。在这地方,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战功赫赫,可是却被这狗皇帝忌惮,不如不待了。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