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一)

     
     郭长城,今年二十四岁,五好青年,特调处外勤之一,参加
工作一年多,母胎单身,性向......不明。

      为人胆小,热心肠,不成事儿,就这份工作还是靠着他二舅的关系给他找的。

     他知道自己会拖人家后腿,天天没命的去学东西,现如今居然还混得不错。

      不过工作还是不能马虎,郭长城整天跟着师傅大庆,二师傅林静,三师傅祝红学本事,想让自己不那么怂。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师傅。

      大庆是处长赵云澜安排给他的师傅,林静,是秀了一段儿金刚经之后把郭长城迷的五体投地认了师傅,祝红则是眼红郭长城拜林静为师,抢着要当师傅。

      于是,郭长城就成了处里的宝贝徒弟,人见人爱。

       三个师傅的后果就是,每个师傅为了在徒弟面前秀本事,徒弟只能跟着学,于是,郭长城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如此这般,他还要坚持送祝红回家,“红姐你一个女孩子,很不安全的,我,我不怕,我是男人。”

     虽然祝红已经很委婉的表示自己是条蛇,逮谁咬谁,郭长城摇摇头,坚持送祝红回家。

      “小郭儿,像你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没个男......啊呸,女朋友呢?要努力加油啊!”祝红一秃噜嘴差点儿想起了赵云澜和沈巍,妈的死给。


      “嘿嘿,红姐,我二舅妈说了,这缘分该来的时候就来了,说不定我一会儿回家就碰上了呢?”郭长城嘿嘿一笑,玩笑道。

      “就会搪塞你红姐,行了,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注意安全啊!把死和尚给你那根儿棍儿拿着!”

      “好的红姐,红姐下礼拜见!”郭长城摆摆手,表示知道了,转身走了。

       “唔,今天天气有点儿冷呢,回去煮个面当夜宵好了。二舅妈中午做的鸡汤还好多哦。”郭长城裹紧了外套。

      是的,他有点儿害怕,不,确切的说,是非常害怕。

      他从小就怕黑,碰上打雷闪电更是吓的一匹,躲被窝里不敢出来。

      硬着头皮松了祝红回家,郭长城觉得是必须的,红姐是女孩子,碰到危险怎么办?自己是男人,应,应该不会有事的。

       不过,逞能的后果,就是独自一人面对黑夜......

      已经十点半了,还好,祝红的家离郭长城家里只有二十分钟距离,郭长城长吁一口气,呼,不怕不怕。

       刚说完不怕的郭长城立刻被打了脸,此刻他正站在一个巷子口,过了这条巷子,对面就是尔康手正在呼唤着他的家。


      巷子里没有路灯,黑漆漆的,时不时有夜猫叫唤的诡异声,像极了鬼故事里面的开场白。

 

     郭长城熟读恐怖小说,他二舅小时候为了让他壮胆儿,给她买了好多恐怖小说,最终以郭长城被吓破了胆告终。

      不过,此时此刻,郭长城非常憎恨自己的记忆力,那些故事情节全部都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开膛手杰克儿?!电锯杀人狂?!午夜杀手?!郭长城咽了咽口水,默默地掏出了林静给他的电棒。

      这电棒果然发挥了他应有的作用,刚被郭长城拿在手上,就刺啦刺啦得冒火星儿。

      郭长城掏出手机照明,微弱的电筒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不过确实给了郭长城很大的心理慰藉。

       很好很好,郭长城你做的很棒,就是这样,接下来穿过这个垃圾堆就可以回家吃上热腾腾的鸡汤面了!郭长城你要加油!

      中二郭长城大声的念出声来给自己加油,仿佛这样就能把妖魔鬼怪都撵跑一样。

      快到了快到了,郭长城总觉得这条路今天有点儿奇怪,冷汗都下来了。

      不要自己吓自己,郭长城回头看了看,只有一堆黑色的垃圾袋儿,喘了口气儿,嗯,回去把二舅的那些书都捐了。

       咯噔!突然,郭长城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去路,往下一瞄,诶?什么都没有啊?

       他继续往前走,感觉到了,那是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腕儿。

      “有,有人.......”“啊啊啊鬼啊!!!!”郭长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用电棍儿对住了身后下方。


      “啊!”郭长城听见一声短促的叫喊,然后再没了声响。

       抓着自己的那只手,仿佛也仅仅是虚握着了。

       等郭长城冷静下来,鬼,会被电的叫疼吗?不会。

       那郭长城电到的,是什么?是活人。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郭长城更害怕了,他赶紧蹲下来查看,先探了探鼻息,还好还好,活着呢。

      堂堂一个人民警察,怎么能伤害无辜市民呢?郭长城自责,只道这人还活着,赶紧拉了起来。

       呼,真重!赶紧送医院吧!不想,郭长城刚踏出一步,就感觉到背后抵着什么东西。

      枪!郭长城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黑社会!郭长城的心都揪了起来,要杀人!郭长城马上就要厥过去了。

       “不许去医院,带我离开这儿。”一个低沉的声音把快要昏厥的郭长城弄的清醒了,虽然自己是个人民警察,不过眼下,命是最重要的,赵云澜经常教导自己,什么都不如命重要,嗯。


     “那,你,你要去哪儿?”郭长城一出声就后悔了,自己的嗓音就像一个被劫持了的小丫头一样。

      “去你家。”感觉到背后的枪抵得自己更紧,郭长城擦了一把汗“好,好,你不要激动,我,我这就带你去。”

       “我,我家就在前面。”郭长城慢慢挪着步子,身后的人似乎脚受了伤一样,也是一步一步挪着。    

      按了电梯,郭长城特地看了一眼监控器,希望监控室的人能及时的发现自己的处境来救自己,却被身后人突然的声音吓得抖了一个机灵。

      “别看了,那监控器一看是坏的。”

      郭长城抬眼看了一下,可不是嘛,里面的镜头都是烂的,怎么平常都没发现呢。

       郭长城此刻竟然还福至心灵的想到平时坐电梯还特意冲着监控器打一个招呼,活像一个傻子!

       “大,大哥,有话好说,别,别激动。”郭长城无奈。

      “只要你听话,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那声音似乎怎样都激不起一丝波澜一般的沉稳。

      进了家门开了灯郭长城才感觉身后的枪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听到了“噗通”一声,那人倒在了地上。

      然后,郭长城看到了那把“枪”......半根儿没吃完的香蕉......
孤零零的和那人一样躺在地上,干巴巴的黄黑色,像极了郭长城此时的脸色。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地上这个像一座山一样的男人。

       郭长城小心翼翼的蹲下身来,这人脸上有些伤口,应该是刚刚打过架什么的,不过,怎么会昏过去呢?

      郭长城皱皱眉头,扒了男人的上衣,果然,身上还有很多
伤口。

      郭长城立刻就想打120,不过拨号的时候,想起了刚刚男人的话,说不定......说不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呢?还是,要不等他醒了再说吧?

      郭长城瞟了一眼这人身上的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郭长城在大学主修动物医学,嗯,人跟动物,也没什么差别。

      郭长城拿出药箱,很快就处理好了这人身上的伤口,还给他拿热毛巾擦了擦身体。

   
        刚擦净脸,郭长城就脸红了。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这眼睛活像一个女人!

      郭长城忍不住细细端详了好久,才咽了咽口水,关了灯让这男人好好休息了。

 

     不料,半夜,睡在一侧的郭长城就又被一柄枪弄醒了。

       可惜,这次的“枪”,是真枪实弹,还硬邦邦烫着。

       “唔?什么东西.......你,你做什么?!唔,唔嗯,别,别.......唔.......你,你亲我做什唔.......”郭长城此刻被这个本该睡的跟死猪一样的男人压在身下,亲来亲去,拱来拱去。


        那男人下身就像个烧火棍儿一样顶着自己的小腹,把自己的小腹都蹭的到处都是湿的。

      郭长城不想承认,他被这男人亲的下身不自觉立了起来,他有些害怕了,自己,怕不是个弯的吧?

      郭长城不愧为郭长城,在快要失身的空挡还能想这茬儿。

       还好,他是有些脑子的,就算弯了,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弯了,他拿起电棍儿,大吼一声“对不起了大哥!”


      矜矜业业的电棍儿刺啦刺啦两声,卧室又陷入了安静,不过郭长城忘记了一件事情,电,是可以传导的。

      等他想起来这个常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评论(20)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