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二)


      郭长城醒了,是被香醒的。

      好熟悉的味道啊.......这是,二舅妈做的鸡汤?!

     
    
       郭长城惊了一下坐起来,身上似乎哪里酸麻酸麻的,好像触电了一样。

    


        不过,郭长城没有在意,他四下张望,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内心无比激动,我就知道昨天一定是在做梦!

      郭长城起身,蹦蹦跳跳的向厨房飞去,此时此刻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想要拥抱他如母亲一般的女人——他的二........咦?二舅妈怎么剪了个寸头?
   

       郭长城愣住了,哪儿有什么二舅妈,只有一个剃着寸头的男人咕噜咕噜他的鸡汤面条儿。
     
      

       郭长城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咕咚一声,郭长城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咽口水都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那人听见诡异的咕咚声,从面碗里抬起了头。

     两双眼睛无声的对视着,那人嘴里还大口大口的咽着鸡汤。

 
   
      郭长城突然觉得,世界都安静了,这个男人,是狐狸精转世吗?

      他完全忘记了昨天这个男人的“暴行”拿香蕉当抢使,害他
堂堂人民警察被一根儿香蕉吓到差点儿尿裤子,半夜还差点贞洁不保......


      此时此刻,郭长城完全被“美色”迷惑了。

      不过,我们的特调处吉祥物脑瓜子还是很好使的,立刻把自己从妖精施的魅术里拉了出来。

       不过,也只不过是“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来话罢了。

       “呦,醒了?”那人又低头,扒了一大口面条儿嚼着。

      

    郭长城眨巴眨巴眼睛,默默地摸着旁边墙上挂着的平底锅。

      “你这手艺真不错,这汤真香,要不要来一碗,我给你剩了好多。”说罢把碗里的汤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又起身去添。

   
  
      郭长城趁此机会想把平底锅拿下来挡在胸前,一个手抖,“咣当!”平底锅以华尔兹优雅式转体华丽丽的旋转了十个圈儿然后啪叽扣在了地上。


      那人回头,瞅了瞅平底锅,又瞅了瞅郭长城,又捞了一筷子面条儿“再不吃凉了唔,没有煎蛋,你拿它干什么。就拿这破锅,能干什么?”

       郭长城看了看那人的身板儿,又低头看了看着自己小鸡仔儿一般的身体,默默地捡起了平底锅挂了回去。

      郭长城也不敢说话,只看着那人吃了一碗又一碗,心里干着急,他饿呀。可是他又不敢说,还好,肚子替他发出了号角声“咕噜~”


       “饿了?来一碗。”那人特别自然的拿了一碗盛给郭长城。

      郭长城的害怕现在在饥饿面前就是个屁一样大的事儿,他迅速的接过了碗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你小子手艺真不错,看不出来啊。”

       “唔,这是我二舅妈做的,我,我不太会做饭。”郭长城不知不觉的跟这人唠起了家常。

     一碗面条儿下来,他知道了这人叫楚恕之,家里就剩一个弟弟了。

      最重要的是,他说他是个地星人。

      郭长城噎住了,“唔唔,咳咳,唔!”楚恕之摇了摇头“蠢货。”走到他身边帮他拍背。

      郭长城终于缓了过来,“谢谢你,楚恕之。”

      楚恕之皱了皱眉,上下大量郭长城,然后上手给了他一个暴栗。

      “个小屁孩儿,没礼貌,叫楚哥!”

       “唔疼!楚,楚哥。”郭长城反抗着,却还是没出息的叫出声。

      吃完了,楚恕之自觉的跑到外面沙发上坐着看电视,一点也没有要主动干活的意思。

      郭长城战战兢兢的刷了碗,也挪了出去。

       “那个,你,你昨天......”郭长城是想问,昨天为什么会在垃圾堆里出现,而且作为一个地星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哦,昨天中了毒,才那样儿的,不是故意想干你,对不住啊。都是男人,别在意。”楚恕之打了个嗝儿,说这话的样子,就像在说我多吃了你一碗鸡汤面一样。

      郭长城憋了个大红脸,什么,什么干不干的,真,真是......他有一点点不高兴。

       “诶不过你那棍儿是真好用,昨天得亏把我电晕了,不然你贞洁不保我也没办法。”

       “你你,我是想问你昨天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还受了那么多伤!”为了防止这人在口出金句,郭长城赶紧一口气喊出声来。

      没成想,楚恕之立刻变了脸色“这事你不要多问,与你无关。不该打听的事情不要打听。”

      “可,可我是特调处的,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让我们赵处帮........”“我在你这里的事情,你敢多说一个字,小心你的舌头!”

      这人,这人怎么这样凶!而且,听他的话,感觉像是通缉犯一样。

      郭长城心里暗暗揣摩,要不要告诉赵处什么的,可楚恕之就像看到他在想什么一样“别想着偷偷告诉别人,在我伤好之前,我都在你这儿住下了。”


       “可,可我是警察,你,你这样,来,来历不明又,又奇奇怪怪的,我,我.......”郭长城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又犯了。

       楚恕之原本紧绷的脸看到眼前紧张到结巴的小人儿又松开了。

       “噗!就你这胆子,警察?哪儿有警察局要你?”楚恕之笑话他。

      “我,我是特调处的外勤呢!我我我们处里的人都可厉害了!”郭长城鼓起嘴巴不服气的说。

      “哦?除了你,都挺厉害,是不是?”楚恕之挪庾道。

       郭长城眨眨眼“诶?你怎么知.....不不,我,我以后,也,也会像赵处和副处一样厉害,厉害的......”只不过,越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了。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可真有意思。”楚恕之大笑。

      “哦对了。”楚恕之想起什么似的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包儿“这是你们这儿的钱,就当我的房租了。”

       郭长城摇摇头“我,我不要。”

       “嗯?”楚恕之放下水杯,疑惑的看着他。

        “你自己都顾不好自己了,这些,你留着傍身吧。”

       楚恕之愣了愣,还有这般不爱钱的人?

    

     不要拉倒,楚恕之爽快,半分推辞的话没说,装起来塞兜里了,那速度快的都要瞎了郭长城的眼睛。

      “那你是答应了,从今天起,我就住这儿了。”楚恕之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躺,遥控器在手里一卧,俨然一个地主婆。

       “可是,这,那,你,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郭长城这个老实孩子。

      楚恕之两眼一撇看着他“我没杀过人放过火。”然后。两眼一睁又盯着电视。

       “那,那你......”郭长城还想问什么,“为了你的人身安全,别问了,总之,不会危害你那儿社会和公民人身安全。”

       良久,才听见小孩儿憋出一句“好~”

      其实,他是想问,昨天中了什么毒......

       不过,看着楚恕之的样子,还是算了。

      于是,郭长城小媳妇一般的坐在了沙发角落里,貌似看着电视节目,实际一直盯着楚恕之。

      “别看了,我后脑勺开不出花儿来。”这视线感,这小子是当他瞎吗?

      “对,对不起......”郭长城不好意思的低头。

      楚恕之疑惑的转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要道歉?”

      “啊?啊,就,就让你觉得不舒服,不好意思......”郭长城挠挠头。


       楚恕之突然有些不自在了,这个小孩儿,可能跟别的人,不太一样......

        从他说话,动作,言行举止来看,举止扭捏,说话结巴,爱盯着他,奇奇怪怪.......

       嗯,楚恕之转过了头,心里有了定数。

       这小孩儿,一定是个gay.......
     

     

评论(1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