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七)


     
      日子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下去,那件案子由于涉事的地星人被抓到了,但是却不肯说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只说要杀要剐随便,无奈,赵云澜只好先拘着,等沈巍回来让沈巍带下去地星。

     郭长城当时张了张嘴,可想到了楚恕之那张脸,又闭上了嘴巴。

       郭长城这几天也特别勤快,早上有的时候起的比楚恕之还要早,等楚恕之抠抠屁股起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郭长城系着同款小鸭子围裙摆放碗筷的画面。


      然后就是一声轻快的“咦?楚哥你醒啦?快去洗漱吧!我做好早饭啦!嗯,就是包子是楼下买的,那个粥是我煮的!”

      楚恕之点点头,去洗漱完坐下吃着郭长城亲手买的包子。

      嗯,真香。

      楚恕之偶尔也出门,不过他出门的时候,会告诉郭长城,“我要出门了。”

       每每这时,郭长城都会怯怯的看着他,想问些什么又不敢问。

      “不会有事的,我去公园里坐着。”楚恕之安慰他,郭长城这才点点头。

      楚恕之的心情有些复杂,已经两个多星期了,他还没有见到念之,可是,听长城说,那些地星人已经被关押起来了,可是大人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念之也没有消息,未免非常担心。

    

       最后,还是要郭长城宽慰他“没有消息,也,也不一定是坏消息的,说不定,过两天他你等的那个人就出现了呢?”楚恕之想想,是这个理儿,只要大人过两日有了消息,一定就会找到念之。而大人身经百战,他自是不必担心的。


      这么一想,倒没那么焦虑了。

      郭长城这边,倒是把他和楚恕之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的。

      每天起来轮流做早饭,吃完早饭楚恕之有时会说“冰箱里的菜快要吃不完了,中午随便炒两个菜,你回来吃吧,剩下的晚上打火锅。”

 
  
      这时候,郭长城就会乐滋滋的说一声“好!”然后中午下了班,跟众人抱歉的道别表示不能陪他们吃午饭之后,再匆匆的跑回家。

     还好,家里离处里不远。

      有好几次,赵云澜都憋着脸上的欲求不满酸着郭长城“呦!小郭儿这是家里藏人了?!天天跑的这么勤,这都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了!”

      郭长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想起了楚恕之的叮嘱,答道“家里养了猫咪呢!”

      楚哥.......算是一只大猫咪吧?嗯,应该是的。

      大庆眼睛一亮,喵的嚎了一声“怪不得我的小鱼干儿最近少了!小郭儿你是不是把我的小鱼干儿分给那个妖艳贱货了!还我的小鱼干儿!你外面怎么能有别的猫?!”大庆飞扑过去趴在郭长城肩膀上不下来,嗷嗷的叫着。

      “没,没有,副处你的鱼干儿是林静哥......咳咳!那个,我明天买小鱼干儿给你,副处,我先走了!”把肥猫从肩膀上扒拉下来撸了一把毛,飞快的跑走了。

     再不回去,家里的大猫咪都要等急了呢!郭长城想到楚恕之叉着腰质问他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都冷成什么样儿了,还得他费力气去热菜的模样就笑了。

     今天是团圆节,天气还下着小雨,特调处放一下午的假,郭长城当然要开开心心的往家里赶了,楚恕之说今天天气凉了,中午炖个锅子吧!

      郭长城想起电视上那种铜火锅,里面放上烧肉,大白菜心,香菇,还有牛肉卷儿,宽粉,虾饺,牛肚,土豆儿,香肠,羊肉......口水都已经要流下来了。

     这是郭长城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最渴望的,大冬天一家人都待在家里,和和气气的吃着这样一个铜火锅,火一直开着,煮着的是玉米排骨汤底,涮腻了牛肉,就咕咚一大碗汤,不够再加,还有很多呢!吃完饭一起收拾碗筷,剩下的汤留着晚上煮汤面吃,也是暖身暖心。


       吃完饭再一起守着电视放上一部温馨的电影,开开心心的看完......

      郭长城对于家的定义,就是这么简单了。可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样儿的......

       郭长城蹦蹦跳跳的脚步停了下来,家吗?他想了想一会儿暖和的锅子和楚恕之斥责他晚回来的脸色.......歪了歪头,我应该......算是有了。

    
        果然,晚回来的他又看到了楚恕之的黑脸“你今天又去扶哪家老奶奶过马路了?!这么晚!锅子都要烧焦了!快去洗手换衣服!这一身寒气,冻不死你.....回来这么晚,吃锅子来得及吗?!”

      郭长城应了一声,“下午放假呢!今天团圆节。”然后就去换家居服了。

      以前郭长城是从来不在意这些的,回了家也是一个人,家居服,一个人穿有什么意思呢?反正,回了家还是要出门的......

      楚恕之不一样,他自从知道有家居服这个东西以后,一回到家立马就换上了毛茸茸的家居服,后面还带了一个短短的尾巴的那件儿。

      “家居服不就是在家里穿吗?不然买来做什么呢?”然后逼着郭长城一回到家也必须换上。

       郭长城的是小脑釜的黄色家居服,也是毛茸茸的,他很喜欢。

      吃着锅子,郭长城眼睛都湿了,楚恕之皱皱眉,“好吃到哭?”然后也不说什么了,只拿着纸给他擦着眼泪。

       “楚哥,以后,以后我肯定快点回家,回家吃饭......”郭长城没出息的抹一把眼泪。

       “知道就好,你个笨蛋!”拧了一把笨蛋的脸,继续吃着暖和的锅子,傀儡师的心里,好像又开了个小缝儿,真的是很小很小的那种,刚好能钻的进去一个人,也只能钻的进去一个人......

      他好像,还没和念之以外的人一起过过节日呢......哼!这个只会哭的笨蛋!

      郭长城特意留了一大碗汤,楚恕之有些不解“喝不下了吗?”郭长城有些心虚的点头“唔!不,不要浪费了!楚,楚哥晚上做汤面吃吧?”

      “你倒是真会编排!行!”然后撂了筷子收拾。

       平时楚恕之吃完饭都是直接到沙发上躺尸的,做了饭的人,楚恕之觉得,刷碗就留给干吃不做事儿的人,但是今天吃的锅子,不太好收拾,楚恕之也站了起来收拾着。

     抬头时看到了郭长城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这么瞧着我做什么?”楚恕之觉得好笑。

      “没,没什么,我,我来收拾吧楚哥!”郭长城这句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他内心里是十分希望楚恕之跟他一起收拾,可他这些日子已经清楚了楚恕之的尿性,你跟他客气,他才不会客气呢!

      “东西多,一块儿吧。”楚恕之虽然不太懂郭长城心里在想些什么,可他分明看到小孩儿眼睛里的期待。

      他应该是高兴的吧......楚恕之不禁也翘起了嘴角。

      男男搭配,干活也不累。很快收拾完,楚恕之又瘫到了沙发上,郭长城的手有些湿汗,他手里攥着一个碟片,手湿的都有些握不住了。


      楚恕之看他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说吧,怎么了?又偷偷跟踪我了?”楚恕之调侃他。

      果不其然憋红了郭长城的脸“没,没有,楚哥!”

      “噗,那是怎么了?”楚恕之看到他身后藏了东西。

      “那个,要,要不要看碟片?”郭长城献宝似的举起了手里的碟片。

     楚恕之无所谓的撇撇嘴,“随便。”

      郭长城激动的把碟片塞到影碟机里,然后小心翼翼的靠着楚恕之坐下,拉下窗帘,等着影片开播。

      楚恕之对影片内容没什么兴趣,对他来说,没什么电视能提起兴趣。

      不过,他不经意间瞟着小孩儿,却发现小孩儿聚精会神的看着,还傻兮兮的笑,时不时拉着他的衣角“楚哥快看!这个鬼好有意思哦!”

      他看着激动的小孩儿,也来了精神,看着影片。

      故事挺老套,叫什么《开心家族》,一个小男孩的家人在他小时候经历的一场车祸中去世了,他也因此失去了记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可后来在一次自杀获救之后的种种见鬼经历,才明白了家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而是默默地守护他。


     楚恕之的家人只有念之一个,更是和自己从小并肩长大的,两个人相互扶持,他不太懂这一家人的概念,只是,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发觉身旁的小孩儿偷偷的抹眼泪了。

     

       “怎么哭了?”楚恕之不自觉的摸了摸郭长城的后颈。

      “呜呜,楚哥,他好幸福啊!他家里人虽然都死了,可,可他们都在他身边保护他,从来没离开过,呜呜,如果这个是现实就好了!”

       楚恕之没有说话,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儿。“我,我从小就没了父母,如果,如果他们也默默地在我旁边看着我该多好啊!”郭长城擦着眼泪,吸着鼻涕。

      良久,楚恕之才说了一句“肯定是的。他们肯定看着你,只是你看不见他们。”

     郭长城抬起头,眼睛红红的, “真的吗?”

     楚恕之笑了,替他擦干净眼角的眼泪,“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郭长城不哭了,扯住楚恕之的衣角,“那,那楚哥你呢?”

     
      随即又想到楚恕之之前说的话“对对,对不起楚哥,我,我不是故意打探这些的......你别生气”

      楚恕之抿了抿嘴“我家里,就只有我跟念之两个人了,我跟念之,是双胞胎,那个被我们叫父亲的男人我从来都没见过,我母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到了海星也是,帮一个很好的人做事,只不过,这次因为我的自负失手了,另一边念之好像被那个人救走了,也好像被人掳走了,我不知道.......”


      说到这里,楚恕之的表情又凝重了起来,他很希望是第一种,而且,大人也随着不见了,据以往推测,大人往往会在凶手找到之后,才会让他们出来,以免凶手报复,虽然他不担心这些杂碎,可大人说,还是小心为好。

      这次,大人也没了音讯,他才会有些担心......不过,以大人的能力,如果念之跟他在一起,那么还是可以放心些的......

      楚恕之还在思考,一旁的郭长城揉揉眼睛,“那,那你怎么联系念之呢?”

      “我,我联系不到他,只有找到那位大人,才能找到念之......我只有等。”

     “楚哥,念之一定会没事的,你说的那位大人如果真的很厉害的话,念之跟着他一定没问题的......”郭长城安慰道。

       “诶?要不我,我回处里问问赵处,赵处的男朋友很厉害的!不过,不过他最近出差了,可能,可能要等他回来。”

      “不用了,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们......”楚恕之摸摸头毛儿,笑了笑。

      随即想到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呆鹅,你刚刚说,你们赵处的.....男朋友?”

      郭长城突然有些急促“啊,啊!是的,就,我,我们赵处有个,男朋友......”郭长城突然害怕,楚恕之......会不会讨厌这类人......甚至会觉得恶心......


      那......那自己是不是......呸呸呸!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真是的,想什么呢......不过,心里莫名么得失落感,郭长城741怎么也遮掩不住了。

      “楚,楚哥觉得奇怪吗?”郭长城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问道。

    楚恕之在想,大人.....他的爱人好像也是一个男子.......突然有些失笑,这男子与男子搭配,还真不少啊。

      然后就被郭长城叫了一声“嗯?奇怪?怎么会?若两人相爱,何必管他男女呢?”嗯。大人都这样,那一定是没问题的。

       郭长城突然如释重负,偷偷的笑起来都不知道。

       “呆鹅,你笑什么?”楚恕之看着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也有一个男朋友,好像也不错。

      “没,没什么。”“哼,呆鹅。”楚恕之看着郭长城傻乎乎的笑,也笑了起来。

      楚恕之想了想,嗯,郭长城这个小gay gay。

      肯定是看上自己了。

评论(1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