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只有你

  
       【百年孤独】番外篇

    
 
       郭长城不知道,楚恕之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他就如楚恕之说的,是一只呆鹅,而楚恕之,是一只,哦不好意思,一个尸王,活了,哦不,死了一千年的。

      再怎么说,楚恕之喜欢的,也不应该是他这样的人。

       但是稀里糊涂的,自己喜欢楚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所以,郭长城的心态一直都是患得患失的,怕有一天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楚恕之会离开。

     而且,他总感觉,楚恕之跟他在一起这件事情,太自然了,自然的都不可思议。

       好像他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一样。

      每每他去问楚恕之,楚恕之都笑笑不说话,他也只能作罢,觉得自己好像多心了一样。

        但是,很多时候,他都不觉得自己是多心。

      比如,楚恕之从一开始就叫自己“呆鹅”“笨猪”“傻乌鸦”,按理说楚哥虽然活的放肆张扬,自己虽然笨,但是也没有道理一开始就能起这么多外号的。


      还有,楚哥经常摸自己的后颈,但是,又不像是故意的,好像就是.......摸头发,然后摸到后颈那里发现没有头发了之后,停顿一下......久而久之,就成了摸他后颈了。

      就像,在摸女孩子的长头发一样......

      再有,楚哥经常给自己做饭,做的都是些自己没有见过的菜,还经常做,自己也不是说不喜欢,就是觉得有些奇怪。

       郭长城有些怀疑,楚哥以前......是不是喜欢过别的......女孩子?

      转念一想,楚哥都活了一千年了,有,有过个喜欢的女孩子,也挺正常吧.......

       虽然心里有些怪怪的,但是郭长城也没在楚恕之面前表现出来。

       毕竟,谁让他活的时间短呢,不能一直陪着楚哥,想到这里,他就更不开心了。

       正胡思乱想,楚恕之就叫他了。“呆鹅,走了!”

       “哦哦!来了楚哥!等等我!”郭长城赶紧拎起背包,不好让大家等着,赶紧出去了。

        今天是特调处的年会,说是年会,也就是一帮人吃吃喝喝玩玩儿闹闹的,汪徵和桑赞两只因为是晚上,正好也能一起去。

      一帮人风风火火的先去了KTV,嘶吼了一下午。

       嘿嘿,楚哥唱歌真好听。

      尤其是对着自己,深情的唱着情歌,特调处的大家全都在起哄,自己脸都憋红了,楚哥还盯着自己不放。

       郭长城突然想起前几日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他把这个句子抄了下来,想在年会上送给楚恕之。

      楚哥,真温柔啊,嘿嘿,但是......


      但是,这个眼神,好像,有点儿悲伤?好像,在透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一样。

      郭长城又沉默了,他想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什么样的人。

      楚哥能喜欢的女孩子,一定是温柔,可爱,漂亮,又动人的吧。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楚哥又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

       郭长城有些不开心,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表现出过不开心,确切的说,是从来都没有这样不开心,这还是生平头一回。


      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心情,但是他不敢跟楚哥说,万一,万一那个姑娘去世了,或者是把楚哥抛弃了,楚哥不开心怎么办?

      算了,反正,反正现在楚哥跟自己在一起......

      好吧,这样的自我安慰并不能很好的安慰到郭长城。

       直到晚上,这种心情彻底达到了爆发的程度。

        晚上,一行人去吃饭,吃的是火锅,年会嘛,更少不了酒,趁着沈巍出差,赵云澜更是胆大妄为,搬了五箱啤酒,说要来一个不醉不归。


       首当其冲的就是楚恕之这个千年尸王了。

      第一个被灌趴的,也是这千年尸王,酒量再好架不住死猫和他主人的一通乱灌。

     赵云澜和大庆完全是好心,抱着当助攻的心态去的。

      他们想着楚恕之喝醉了,小郭把他扛回去,然后老楚就可以借着酒劲儿当好汉了。

       他们也不会想到楚恕之还有这么一段儿,结果好心办了坏事。

      楚恕之被灌趴了,但还是有意识的,他抬起头,看着郭长城。

       “郭,郭.......”楚恕之叫着。郭长城以为楚恕之要叫他,凑上去“楚哥,怎么了?”还体贴的扶着他。

      “玉儿,玉,玉儿.......郭......玉儿......我好想你。”楚恕之摸上了郭长城的脸,叫唤道。

       扶着楚恕之的手僵住了,玉儿,玉儿........是楚哥之前的那个姑娘吧。

      赵云澜跟大庆也愣了,好你个老楚,你从哪儿还搞出个玉儿来.......

      这也不能怪赵云澜,沈巍也没有把郭长城的前世告诉过他,他自然不知道。

      郭长城愣了,慢慢的,他放开了扶着楚恕之的手,站了起来。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切切实实的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小白兔的低气压。

    

 
      “额,那个,小郭儿啊......”然后,赵云澜就没了下文,开始装睡了。

       家务事儿,自己解决吧,老子不管了,然后就按着大庆的头逼着大庆一起趴下了。

      小白兔的眼里都是泪花儿,他委屈,头一次这么委屈,你喜欢别人,心里面装着别人,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

      玉儿,真好听的名字,还跟自己一个姓儿......

     
      自己真的就是只呆鹅而已,哪里能跟什么玉儿比......

      郭长城拉起楚恕之“赵处,外面风大,别睡了,小心着凉。“看着赵云澜尴尬的抬起头,也没有在说话然后就叫了辆车,扶着楚恕之回去了。

      回到家里,对,他跟楚恕之的家,在一起的第一天,楚恕之就给他强制搬家,住到了尸王家里。

      他给楚恕之换了儿睡衣,擦了擦脸,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开门出去了。


      是的,郭长城,二十四年以来,第一次发脾气了。

      生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的气,生楚哥的气,还生自己的气。

      明明早就知道楚哥心里有别人,为什么还答应跟他在一起,根本就是从别人那儿偷来的感情,自己就是个小偷。

      也怪楚哥,为什么心里有别人还要跟自己在一起,楚哥坏。

      走着走着,郭长城一抬头,到了二舅家门口,抽了抽鼻子,还是敲了门。

      舅舅舅妈见他这么晚,吓了一跳,还以为怎么了。

      郭长城也是个小孩儿心性,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家里,舅妈特别生气,一拍桌子,“这个楚恕之,早知道当初就不能把我们长城交给他,不靠谱!”然后喘了口气儿“长城,不气啊,咱们不理他了,舅妈给你找更好的,这几天住家里,过几天我跟你二舅,去把你行李搬回来,舅妈给你出气!”


       郭长城在舅舅舅妈面前,再忍不住,哭了。“呜呜,舅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这么难过,呜呜。”

       “男子汉,不哭了!大不了我们不干了!不行,凭什么我们不干,要不干也是让他楚恕之不干了,把我们长城当什么了!”舅舅也特别生气。

      舅舅舅妈陪着自己,郭长城心里好受多了。给赵云澜发了个信息,想请假散散心,赵云澜秒回同意。

      小白兔钻进被子里,外面下雨了,他有些害怕,以前打雷的时候,楚哥总是把他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哄着他睡觉。


      郭长城想着想着鼻子又酸了,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楚恕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的,他做了一晚上的梦,梦见郭长城,可是,郭长城拉着他的手,问他爱自己还是爱郭玉。

        他想告诉他,你就是郭玉,可是说都说不出来,郭长城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暗,最终放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然后,他就醒了,醒来没有看到郭长城的影子,愣了愣神,给他打电话,没有人接。

      给赵云澜打,赵云澜支支吾吾的说小郭请假了,说是出去散散心,然后欲言又止,还是没说什么。

      楚恕之有些慌,小孩儿能去哪里,无依无靠的.......

      无依无靠?不对,他二舅郭英!他肯定去二舅家了。

      楚恕之立刻起身,去了郭长城二舅家,然后堂堂尸王就被一个妇女拿着锅铲赶出了家门。

      对着面前紧闭的大门,楚恕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下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把老婆给丢了。

       难不成昨天自己干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他回了一趟特调处,问赵云澜。

       赵云澜叹了口气,“老楚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事儿不地道,心里装着别人就别来招惹我们小郭儿。瞧你昨天那架势,摸着我们小郭儿的脸喊什么玉儿,玉儿......”

        “玉儿?!”楚恕之愣了一下,跟一旁刚回来没多久的沈巍同时喊出这个名字。

     “沈巍,你也知道什么玉儿?”赵云澜问他。

 

      “郭玉,小郭的前世。”沈巍简洁明了,赵云澜更是秒懂。

      随即大笑,“哈哈,自己吃自己的醋,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然后表示,下属的感情生活,会严重影响到工作水平,自己这个上司,坚决要当助攻。

      然后,给出去了一趟,给郭长城打了个电话,“长城吗?你快来一趟处里,老楚出事儿了!”

      不容郭长城反应,就挂了。

      一脸懵逼的郭长城,听到楚哥出事儿了,立马跳起来就往外冲。

       结果,一进了大门,就被人点中穴道一般,昏了过去。

      是沈巍。他点了郭长城的后颈,让他沉入梦湖,看见自己的前世。

      “多谢大人。”楚恕之抱拳。“不必了,若是当年我也能早点寻到他......呵,没什么。”然后,淡淡一笑。

      一旁的赵云澜自然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抓过他的手就走“那个,你饿不饿啊,我把我那包子给你拿来,可好吃了,哦,还要配个粥.......”嘴里絮絮叨叨的。


       沈巍其实是想说“能找到他,自己已经很幸运了,楚恕之无疑比他更幸运。”

       不过,看着这人心虚的样子,还是很受用的。

      楚恕之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郭长城,也陷入了回忆。

       郭长城好像掉进了一个湖底,这个湖很深,而且好像没有水一般。

      他一直走着,突然眼前好像有一个村庄,他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躺倒在一个门口,差点儿惊叫起来。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听见另一声叫喊,奇怪,这个身体怎么会自己发出声音!!还是自己的声音!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不受控制的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自己又做出各种不受控制的举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嘿嘿,我叫郭玉!”

     郭玉?!自己,是郭玉?!

      几天下来,郭长城有些明白了,这,会不会是楚哥跟郭玉的故事?而自己.......就是这个郭玉?

       这个郭玉,难道就是自己的前世吗?

      郭长城后来就彻底明白了,自己身处明朝,叫郭玉,这显然,就是自己的前世了。

      他“看着”自己跟楚恕之情投意合,然后白头偕老。

      可是,自己生而为人,楚哥却是尸王,自己终于到了最后的一天。

      郭长城哭了,他“看着”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人世,而楚哥只孤单的留在世上,楚哥说,会来找他。

      可是,明朝距离现在,有五百多年啊,楚哥,难道就找了这么整整五百年吗?!


       突然他觉得自己可以动了,他可以支配这个身体了,但是仍然气息很微弱,他意识到,这个身体,已经真的死了。

      而自己,也只是虚留着一口气,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脑中越来越亮,应该是要回去了吧,突然,他想到了来这里,这个身体发现自己身上有个莫名其妙的纸条,于是就把它放在了抽屉里。

      郭长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抬起了胳膊,指了指那个抽屉。

      然后,他感觉自己从那个身体里抽了出来,意识又逐渐清醒。

      我这是,出来了?郭长城想着,他看见楚恕之安葬了郭玉的身体,然后打开了那个抽屉。

      郭长城忍不住屏住呼吸,脸红的看着那几个字“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唯有此心,耿耿相随。”

       是的,他想送给楚恕之的那句话。

      真好,五百年前,郭长城用着郭玉的身体,留给了楚恕之让他心心念念了五百年的句子。

      他还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突然就眼前一片空白,诶?要醒了?那楚哥呢?楚哥怎么办?!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腾的一下坐起来,“楚哥?楚哥?!你去哪儿了?!”

      楚哥去哪儿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想知道。

      然后,就看见楚恕之冲过来,抱住他。

      “长城,呆鹅........”

      楚哥在叫他,叫他,叫郭玉,他突然很想笑,自己吃自己的醋,可还行?

      “楚哥~”刚刚醒过来,声音都黏黏糊糊的。


       “嗯!楚哥在呢。”楚恕之倒是十分受用。

      “那句话,是我留给你的,是郭长城留给你的。嘿嘿,五百年前郭长城就见过楚恕之了,真好......”


      到了后来,楚恕之听了他的奇妙经历,皱了皱眉,所以,还是自己吃自己的醋?

      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生命共享,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离开你了。

       免得你下辈子还得吃上辈子的醋,尸王偷偷的在心里说道。

      从此,此身此心,皆耿耿相随。

     
      

     

     

      

      
     

评论(17)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