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二)

   
     写在前面:朝代是汉朝,因为匈奴在汉朝以后基本就没戏了,不过其他什么什么国家啊,什么王子啊,什么其他的都是架空瞎编的,别太认真,看着高兴就好。只有匈奴王是真的。





        第二章·我,我不想当奴隶呜呜


       楚恕之被蹭的起了火,咒骂着“你这个蠢货!”

      到了地方,就把他丢下了马,还顺带踹了一脚。

      “我,我,对不起,我错了。”郭长城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形,认错儿总是没错的。

      楚恕之看他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来气,又踢了他一脚,“来人!”

      “是!单于!”来了两个壮汉。

      “把他带到奴隶的棚子里,让他干活!”楚恕之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哼!男人家家的,生的一副女儿家的弱身体,一看那十指就知道肯定是个汉朝的弱书生!没用!

      就该把他扔到下等奴隶堆里,让他尝尝当奴隶的滋味!

     

       “啊,啊,不,不要啊,我,我不是奴隶......”郭长城尖叫起来,这人人平等的社会,哪里来的什么奴隶啊!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你说什么?”楚恕之抬手让他们等等。

      “我,我,我不是奴隶,我是人,人,人人生而平......”郭长城看着眼前男人,下面的话就不敢继续说了。

      
       “你说?平等?好笑!”楚恕之哼出声。“这儿,不是主子,就是最下等的奴隶,而你!注定就是最下等的奴隶!”

       楚恕之是吼出来的,笑话,在他大单于面前讲人人生而平等!

     郭长城被吓着了,他,他,这人怎么这么凶!好,好凶!

     不自觉的瘪起嘴巴,要哭了。

     
       楚恕之最见不得他这个怂包样子,一把把他拎起来,结果用的力气大了,把他的里衣也松开了不少。

      然后,楚恕之就看见了郭长城胸口嫩嫩的两点,还有白白的肚皮。

       楚恕之刚刚灭下去的火感觉又蹭的烧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楚恕之蹭的一下拉住了郭长城的里衣,“咳咳!带他下去,给他拿奴隶的衣服!然后带到马棚去!”

     “是!”说罢就要拖着郭长城走。

     “啊,啊,放开我,呜呜,放开,你们怎么能这样呜呜”郭长城没有什么力气,被两个彪形大汉几乎是拖着走的。

      自己还得小心翼翼的扯着衣服。

      楚恕之理了理被郭长城抓皱的衣角,哼了一声“蠢货!”

      被这个蠢货撩起了一身的火气,楚恕之转身,想了想,去了性1奴大帐的方向。

      “单于!”门口的守卫见是他,赶紧半跪行礼。

      楚恕之很少来性!奴大帐,所以这儿的守卫一见单于来了,都胆战心惊的。

     倒是在里面的性1奴一个比一个兴奋,她们有的人一辈子连单于的面儿都没见过,更不用说上过单于的床了。

     听说这个单于是为了救自己和一母同胞的兄弟亲手弑父,才当上了单于。

      她们都想见见,这个为了兄弟之情亲手弑父的单于是不是三头六臂的。

      “哇,你快看,单于好帅啊!”“是啊是啊,一辈子能见这一回,死也值了!”“诶诶诶,快别说了,单于进来了!”

      楚恕之背着手走了进来“参见单于!”一堆人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跟刚才八卦的人们判若两人。

      “抬起头来。”楚恕之的声音不怒自威,吓得他们更不敢抬头了,

       “单于叫你们抬起头来!聋了吗都!”那个狗腿子侍卫赶紧吼道。

      楚恕之看向他“嗯?本单于自己有嘴巴。”吓得那人赶紧跪下,然后滚出去了。

        楚恕之转回来,“都抬起头来,我不说最后一次。”

      所有人立刻抬头,其中不乏娇丽的,可爱的,和妖艳的。

      楚恕之看了她们一眼,哼!都是些庸脂俗粉!

      不过,他还是随便挑了一个带出去了。

      那女子跟着他到一个帐子里,接着又跪下发抖。

      这是楚恕之临幸这些性,奴特殊的地方。

      不过,他还从未来过,他都是偶尔晚上定期去某某妃子那里的,很少会像今天一样被突然撩起火来。

      “你怕?”楚恕之看着发抖的女人。

      “回,回单于,奴才不,不怕,”那女子声音都发抖了,怎么会不害怕,哼!这些奴才!

      不知怎得,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子,他,他叫什么来着?

      呵,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一个奴隶而已,不必知道。

     那个怂包,可是真的怂,只知道说自己怕怕怕,还马上就能哭出来的样子。

       他想起那个眼带泪花儿,说自己怕的小孩儿,又想到了他只剩一件里衣,露出胸前两点粉嫩的样子。

      楚恕之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该死的蠢货!

     他看向跪在地上的女人,哼!索然无味!“滚出去!”楚恕之叫道。

     “是,是!”那女子连滚带爬的跑了,她才不想知道楚恕之为什么突然发脾气,她只怕单于一个不高兴就把他踩死。

      楚恕之一个人躺在了帐子里,想着小孩儿的样子,叹了口气,睡下了。

      明日,去看看那个蠢货吧!看看,他在马棚里干的怎么样。

     第二日,楚念之都不敢相信是在楚恕之临幸性奴用的帐篷里找到楚恕之的。

     他的兄长从未来过这里,他一开始还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画面,结果什么都没有,他兄长连衣服都没脱,盖着毯子躺在床榻上。

    他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大哥,大哥!”楚念之叫他。

     楚恕之悠悠转醒,看到他弟弟。“念之,你怎么在这儿?”

     “咳,守卫告诉我你昨天来这儿了,我还说......没什么,大哥,你今日不是说要一同去见东胡国来的王子吗?”

      “呼,让他等着吧,先带他去营子里转转,打发时间,我现在要去见别的人,你先去。”

      楚念之对他兄长的话一般都是深信不疑说一不二的,他觉得他大哥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他死也不会想到,他大哥是去见一个奴隶,而且还日思夜想。

      楚恕之整了整衣服,大跨步的走去了奴隶大帐。

       守卫见了他刚要行礼通报,就被他制止了,他想自己进去看看。

      他还未走近就听见有人在里面叫喊“新来的!瞧你这个鬼样子,还单于把你带回来的,开什么玩笑?!”

      “唔,我不知道什么单于,啊!”是鞭子的声音。

       “我管你知不知道,新来的就得干活儿,知不知道,新来的,得懂规矩知道吗?!啊?”

      “啊!”又是一鞭子的声音。郭长城太害怕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人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太可怕了。

       郭长城从昨天晚上来的时候就一直被这些人使唤,没有停过,先是喂马,然后是铲马粪,现在又让他整理稻草。

      他一开始想过反抗的,但是他一不听话这些人就拿鞭子抽他,双拳难敌这么多人的手,他没办法。

      二舅,我好想回家!呜呜,我想回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他想着想着又瘪起了嘴巴,看的那个领头的人心痒痒。

      他从那台子上跳下来,就去扯郭长城的里衣,“看你细皮嫩肉的,给大爷我开开荤,玩玩儿你这样的男人,说不定啊,比外面的老娘们儿们带劲儿的多!”说罢就把郭长城压在地上,撕扯他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我,我是男人!男人!”郭长城吓坏了,推他,可是这幅身体跟他以前真是一模一样,没力气的很。

        
       “男人?呵,老子就没玩儿过男人,今儿老子拿你开开荤!再给兄弟们玩儿玩儿!哈哈!”

      “啊,放开,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救......”郭长城还没喊完,身上的压力就消失了。

      “哎呦喂!谁他妈敢动老......”那守卫看清来人之后,立刻捂着被踢出血的伤口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大,大单于!”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楚恕之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盖住了赤裸着上身的郭长城,“本单于的人!你们也敢动!”然后拔出了佩刀,砍下了那人的头颅。

      郭长城吓的直接抽抽,连叫都叫不出声了。

      “如果再有人造次,会比他死的还惨!”楚恕之收回佩刀,抱起郭长城就出去了。

      很奇怪的,他把瑟瑟发抖的郭长城带回了那个临幸性?奴的帐子里,用被子把他裹住。

      郭长城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他知道楚恕之杀人了,但是,是为了帮他。

      “谢,谢谢楚哥,我,我没事了。”郭长城坐了起来。

      身上的外衣也随之掉了下来,此时的郭长城上身半裸着。

       楚恕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见到这个小孩儿,就浑身冒火。

      “喂!你叫什么名字!”“哦,我,郭长城。”

      大单于几乎是一下就笑了出来,这小孩儿的爸爸爷爷是修长城的吗?

       “你,楚哥你笑什么?”

       “郭长城,你以后就不用回奴隶大帐了。”

       “谢,谢谢楚哥!那,那里太可怕了!”郭长城两眼还浸着泪花儿,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你以后,就做我的性奴吧。”楚恕之终是开了口。

       郭长城愣住了,愣到人家准备扒他裤子的时候还接着愣了三秒钟。
     

评论(1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