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玄离】南柯一梦·梦若浮生38

      
      南柯一梦·为狐卷

  
       第二卷

      我又是独自一人了。

      我不知道该去何处,想了想,天下之大,竟无我一人容身之地。

      在这世上,我还有谁呢?

      娘亲?!对,我去找我娘亲。

      我想起一切事情的时候,自然也想起了我的娘亲。

      这几十年来,娘亲独自一人,由对自己的恨,慢慢的变成了思念。

      我想着去接了我的娘亲,出来找个地方,伺候娘亲终老。


      我又去了青丘,稍稍变幻了一下,去了我娘亲的洞口。

 

      娘亲真的是老了......

     “娘亲~”我唤她。“谁啊......玄女?你怎得来了?快过来,你怎么一个人,我的孙儿呢?”

      “娘亲,我.......我记起了,以前的事情。”我低下头。

      我看着娘亲惊喜的眼神变成了黯淡。

      我的娘亲,也是恨我的吧,唯一的女儿,让她的家族蒙羞,让她在夫君面前抬不起头,永远无法与未书相比。

      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脸“玄儿,你真是受苦了,我的女儿。”

      面前这个眼带怜惜的妇人,是我的娘亲。

      天下之大,我真的还有一个人,可以和我相守。

      “娘亲,你,你同我离开这里吧,我们一起离开,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我们的地方,好不好?”


       娘亲叹了口气,什么都不用说,便知晓了一切,点了点头。

      说走就走,我帮娘亲打包了行李,便再也没有留恋的离开了青丘。

      不论去哪儿,我的心,也没有那么冷了,我的娘亲,同我一起。

     

       我打算回安宁山,但是要过些日子,因为他们一定会先去山上找我。

      我先带着我娘亲去了山下的镇子,打算在这客栈里先住上一个月左右。

      我没有想到,就连我的娘亲.......也在之后离开了我.......

      娘亲可能是好多年没有出过青丘,特别兴奋,倒像个小孩儿一样,让我带她到处转转。


       娘亲很好,从她知道我恢复记忆起,就再未问过我离镜他们的事情,她知道,我定不愿提起。

      离镜,我此生不愿再见他,应儿和胭脂,她们没有我的几十年,过得一样好好的,没有我,她们可能过得更好。

      我只需要,独自一人......

    

       我本来,就该是独自一人......

     “玄女,我们去这家店吃碗面吧!出来了这么久,也该饿了。”娘亲的声音打断了我。

      “哦,好!”算了,都过去了,不想了。

      一抬头,才发现,这是那家的豚骨面。

      尝了第一口,是跟他做的一模一样的味道。

      当然是一模一样的,他迷魂了老板,用了法术,自然是一样的。

      正如......正如我当年,用了法术,跟那白浅,他的司音的模样,是一模一样的......

       食之无味,难以下咽,草草果腹,吃了几口便放下了。

      “玄儿,这家的面真是不错。”“娘亲你喜欢多吃一点。”

      娘亲吃完了,坐下休息会儿,却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玄儿,其实......哎.......罢了,走吧,娘亲有些累了,你带娘亲回去休息吧。”

      她终是叹了口气,我知晓她要说什么,她却没说。

      她没有说,幸亏她没有说,不然,我也不知该如何应答。

      但是,娘亲近几日好像总是很累,许是青丘是个有仙气的地方,离了那里,她年纪大了,有些不适应。

      晚上,我跟娘亲同塌而眠,在她翻了第三十八个身后,她终于开口了“玄儿,娘亲希望你回去。”


  
    我没有说话,她继续说道“你不能,你不能总是一个人,离镜,他们始终是你的家人,你的亲人。”
     
     

       “我不是。”我回答道“我不是他的家人,更不是他的爱人,他要我死。”

      是,我爱了七万年的男子,他要我死。

      我不知道,为何在我弥留之际,我竟还能爱他。

     我不信,我定不会再爱他。


     “你孤单一人过了几十年,为娘不想看你以后继续孤独下去!一个人很苦的,娘亲一个人过了几十万年,没有你的父君,娘亲........咳咳”

      娘亲似乎很激动,开始咳了起来。

      我赶忙去拍她的背,“娘,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不用担心我,况且,我现在不是还有您吗?”

      她顿了顿“玄儿,娘亲的大限,快要到了,不过月余之久了。”

      我愣住了,狐狸对自身的大限是可以感知的,娘亲她......不会的,她不会就这么离开我的!

      “娘,你莫要胡说!你身子骨还硬朗着呢!”我哭了。

      “玄儿,你自是知道的。我们狐族,自是能感知大限的,娘亲老了,该走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是你,还有我那可怜的应儿。”

      娘亲摸了摸我的头“玄儿,娘知道几万年见不到女儿,是什么样的滋味,咳咳,娘亲后悔了七万年,直到我女儿死了我方才知晓,一切都只不过是执念而已,放下吧,孩子........咳咳 ”


      放下?我怎能放下?我爱的人!他恨我!他要置我于死地,他不爱我,七万年了,他从未看过我一眼,他怎会爱我.......

      “娘亲,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先不说这些,明日,我带你回去,去求医,一定会好的!”不要,娘亲是我最后的亲人了,我好怕,我怕她离开。

      “玄儿,这是我的宿命,我该去的......”

      然后,暗夜里,再无言语。

      娘亲果然没说错,几日过后,她在一个清晨去了。

      我跪坐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娘亲,愿来世,你我再无干系,你不必,再为这样的女儿蒙羞,再为成为一个帝王的侧室担忧,我只希望,你来世生一普通人家,嫁一心仪男子,安稳一生.......玄女拜别娘亲........

       我将娘亲葬在了安宁山上,他们应该不会再寻这山了。

      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去了安宁山的另一个山头,我以前去过那儿,那儿也有个房子,好像是有人住过的,不过自我发现之后,好像就没人再居住了。

      那儿的房子小一些,只够我一个人住,也好,这次,我不要像老妈一样,放一些奇奇怪怪如我一般的人住进来,空添麻烦了。

      我其实,本来就应该安分守己,待在这座山上,一直到死,到几十万年之后,挫骨扬灰......

       如果我不下山,一切......会不会不一样一些......如果我不想起,我应该还会爱他吧......一切都太迟.......我不爱他,本就不该爱他。

      当我带着泪意睡着的时候,我似乎忘记了,这一切本就是缘分,可能......就是从那个小女娃睡在我的草筐里开始的罢。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