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九)

      第九章·什么什么?当,当侧妃?


      郭长城慢吞吞的拿起身边的新衣服套上,嘿嘿,香香的。

     他其实也不想慢吞吞,但是,他的屁股实在是不允许他运动量过大。

     他只好慢慢儿的穿上,再慢慢儿的爬起来,起身出了帐子。

      他瞧见了外面的守卫,都偷偷的笑他,他也不好意思,挠挠头快走了。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诶?营房在哪儿呢?

     

      他只能小跑着去问了一个倒水的姐姐,那姐姐倒是好心,给他指了路。

      他怕迟了惹楚恕之生气,小跑着赶紧去了,到了的时候都是满头大汗的。

      楚恕之正在议事,刚皱了皱眉头要骂人,看见是满头大汗的郭长城,眉头骤然缩了回去。

      楚念之看在眼里,觉得自他跟他大哥出生以来,唯一一个能让他大哥一秒变脸的,他见过的人里面,只有郭长城了。

       他偷偷的笑了,这小子,还真有能耐。

      “念之,你笑什么?”楚恕之自然注意到了他弟弟笑话他,问他。


      “咳,大哥,继续吧。小郭,你帮我倒杯茶吧。”楚念之咳了一声。

      “好,好的二王爷,嘶~”郭长城想走过去,突然腰牵着疼,他只得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走着。

      楚念之未经人事,而且还是男人,自然是不太懂的。

       他皱着眉,“小郭啊,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楚恕之抬了抬眼,不舒服?待他看到了郭长城的模样,才明白了是怎么个不舒服法。

      “咳咳,念之,渴了不会自己去倒吗?这个奴才是来伺候我的。”楚恕之又咳了一声。

      楚念之这下是真的在笑了,“哈哈哈,大哥,我还是第一
次,看见这样的你.......”

      “嗯?!”楚恕之一个脸红的眼刀甩过去,楚念之立马闭嘴了。

       郭长城一脸懵逼,看着对视的两个人。

      “那,那个,那我,我还用不用倒茶?”郭长城小心翼翼的问。

       “用!”“不用了。”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念的郭长城一愣一愣。

      “蠢货!给我倒!”楚恕之又瞪了一眼楚念之,瞪的楚念之只敢憋笑。

      “好。楚哥。”郭长城蔫蔫儿的回答,哼,凶,凶巴巴。

      郭长城撅起小嘴巴,颠颠儿的去倒茶了。

     楚恕之瞥眼看了他一眼,郭长城的嘴巴还肿着,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也肿着。

     昨天用霖儿给的东西帮他上药,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今天回去再给他上药一次吧。

      “大哥?你听见我说了吗?”楚念之晃晃手。

       “嗯?咳!什么?”楚恕之有些不好意思。

      “大哥,东胡王子来者不敬,他次次言语挑衅分明就是想挑唆我们两国的战争,如今我们需得准备好万全之策,才能抵挡他们时时刻刻可能进攻我们。”楚念之严肃起来。


        “我知道,我已经让军中上上下下都记熟了解了东胡的地形,若是主动出击,也不是没有胜算。”楚恕之说道。

       “大哥想的周到,不过还是要多加小心.......”

     郭长城听见两个人在讨论打仗的事情,也就不参与了,乖乖的走到一旁替两人斟茶倒水,研墨洗笔了。

      哎,古代真是一点儿都不和平,天天打仗,争权夺势有那么好吗?我只想平平安安,大家都幸福就好了。

       郭长城干完活儿没事做就在一旁发呆,连楚恕之走到他跟前他都没有注意到。

      “呆鹅?想什么呢?过来吃饭。”楚恕之敲敲他的脑袋,让他过去。

      “哦,好。”郭长城坐好,乖乖的拿起筷子。

      “你方才,在发什么愣?说来听听?”楚恕之给他夹了一筷子牛肉,这小子,昨天才知道,他居然那么瘦,男儿家家的,没有一身的力气怎么保护自己呢?

     虽然,这小子有自己保护就够了。

      楚恕之突然有些发愣,是从什么时候起,就觉得,自己要保护这个小子了?明明,他从认识他到现在,只有区区几天而已。


      难道,是第一次见他,他不顾自己的死活,却要去埋了那个已经死了的女人?

      还是他哭哭啼啼不肯承认自己是性奴,还叫嚣什么平等。

      还是,他被那些守卫差点儿扒光衣服欺负的时候?

      还是........楚恕之记不起来,他只知道,现在,他想要去保护郭长城。

       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只觉得,他要去保护他。

       此时的楚恕之,还不肯承认,他早就心里装着了这只呆鹅,一切......只因一个爱字。

      “我只是.......”郭长城出声,突然的打断的他的思绪。

      “嗯?”楚恕之这才想起来他刚刚问了什么。

      “那个,我,我要不还是不说了吧,哈哈,没,没什么的。”郭长城有些担心,他想的这些放在现在来说会不会是反动言论。

       “但说无妨,就当私下随便聊聊而已。”楚念之扒了一口饭,说道。

      “嗯,我就是,就是觉得,这么打来打去的,有那么好吗?我觉得,大家平平安安就好了,何必要争来争去的呢?每个人都幸福快乐的过日子,不好吗?”

      郭长城以为楚恕之会生气,但是楚恕之倒是意外的没有发火。

      他说“长城,可能,你说的确实是这天下每一个人想要的,但是我们生于乱世,我的宿命,就是领着我的万千大军,不断地攻略城池,因为,如果我不杀人,人便会杀我,身居高位,便要为了你所说的,为了子民的这些平安健康的愿望而去奋勇善战,同样,身居高位,更会有很多觊觎我的人来取我性命,甚至是我的父亲,若他当年不死,念之就会死,为了我爱的人,我不得不狠下心来,怪只怪,我们都生于一个乱世罢了。”



     郭长城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这是他第一次亲口从他嘴里听到弑父的事情,原来,是真的。

      他又看了看楚念之,楚念之也低下了头,叹了口气。

      他从不知道,原来,他竟这么苦的吗?

      郭长城突然没了胃口,心里面不舒服。突然觉得自己说的那些只要平平安安什么的,放到他们这里全都是放屁。

      生逢乱世,谁又能安于现状呢?只有他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呆鹅罢了。

      楚恕之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看到了蔫蔫儿的郭长城,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吓到他了,不应该说这么多的。

       于是,他咳了咳,“那你这只呆鹅,又有什么愿望呢?若是可以,你想为自己求些什么呢?”

      郭长城抬起头,“我觉得,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

     楚恕之愣了愣,却又觉得意料之中。

       “真是只呆鹅,快吃吧。”楚恕之又给他夹了一大筷子。

       “谢谢楚哥。”

      吃过饭后,楚恕之刚想搂着郭长城小睡一会儿,却听人说正妃娘娘想让郭长城过去一趟。

     楚恕之有些奇怪,霖儿又想搞什么事情?不过量她也不会,就让郭长城快去快回,自己午睡醒来一定要看到他。

       郭长城见了正妃,刚要学着行礼,就被正妃一把拉了起来,“哎呀别客气快起来坐下。伺候大王一上午,辛苦了吧,来人啊,快把前两日的瓜拿出来给小郭吃。”


       郭长城受宠若惊,仍旧有些瑟瑟发抖。

     一顿寒暄之后,正妃擦了擦嘴巴,“小郭都来我们这儿这么久了,大王对你的意思,我自然看的出来,要不,你就正式的纳进大王的后宫吧?也好给你个名正言顺。”


      郭长城仿佛接收到了一个晴天霹雳........我我我,我要嫁人了???

       于是,在简短的半个时辰的谈话,正妃已经迅速的把小郭当侧妃的仪式正式的提到议事日程了。

      她临走的时候招呼小郭,回去跟大王说一声,大王铁定同意,啊。

      郭长城回到了楚恕之的帐子,楚恕之刚好睁眼。

     “呦,你小子还准时回来了?”楚恕之笑笑,却看见那人愣愣的。

      “呆鹅,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霖儿跟你说了什么?这个死丫头,一天到晚找事情,你看我去收拾她。”

      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见郭长城说道“楚,楚哥,你。你大老婆让我当你二老婆.......”

      楚恕之“???”

      楚恕之听得一脸懵逼,老婆,是什么东西,还大的二的。

      “呆鹅,你,是不是要看大夫?”楚恕之怕这呆鹅的脑袋傻掉了。

      “楚哥,正妃,她,她让我嫁给你当侧妃.......”

      楚恕之“???!!!”

     这个霖儿,她男人前几日被人救了回来,这就准备跟她男人私奔了?准备退位正妃让这小子当了?


      真是甩的一手好锅。

      不过.......是这小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楚恕之咳了咳“嗯,也好,就交给她操办吧”

      郭长城仰天长啸“啊啊啊!我要嫁人了!!!!”



    

    

评论(1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