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玄离】南柯一梦·梦若浮生39

   
   南柯一梦·为狐卷


      第三卷


      我的日子过得相当的平淡,如同我第一次来这处一样。

     我一直是一个人,一如我来时这样。

      我本该就是一个人,无欲无求,无牵无挂,无爱无恨。

      我不会再离开了。

      我也再没回过原来的小房子,更没回去那处汤池。

     那里处处都是他们的影子,我不能去。

     应儿跟着他,我自是放心的,再不济,还有胭脂,她定会照顾好她。

     我这个娘亲,对她而言,本该就是个死人。

     我也会偶尔下山,去换些东西,用我种的水果蔬菜去换些米和小玩意儿。

      毕竟,一个人过日子,就算没了乐趣,也该有些生机的。

      我自飞升上仙之后,便不再需要吃喝些什么,不过也只是闲的无事打发时间罢了。

   不过这次,我换了一个镇子,再没去过原来的地方,更别说那家豚骨面了。

     我不想要再想起他,想起过去的一切。

      我是一个恶人,终是害人害己,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罢了........


     我被他恨着,自始至终,恨了七万年,用可怜的并不属于我的样貌去换取他的一丝怜悯,用自己的一颗心,换不来他的另一颗心.......

      我不记得,我最后是怎么死的了,那日记起之后,我梦里再没出现过那女子。

      我最后的记忆,便是他要杀我,用我去换他翼界的平安,不是吗?他这么恨我。

     也罢,我定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也对,是应该的,我是一个大恶之人......大恶之人。

      我突然笑了,那日,那老鬼医所说,他所见的大恶之人,必定是我了。

      哈哈哈哈,大恶之人.......我本该像死了一样的活着!!!我终于明白上天的用意!像我这样的大恶之人!一生都该孤苦伶仃不得善终!这是什么安宁山!!!这分明......分明是困住我的牢笼......
     
     

       它让我,这一辈子,都要背着自己的罪孽,活着,然后,孤独的死去。

       这是,我的宿命。

     我认命。

      活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为了活着而活着。

      其实,我也想过去死的,可是,我试过好几种办法,都没有死成,怕是,我这成仙的残躯败体,呵。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复一日,从未变过。

      可是,我发现,我最近的脑袋,怕是昏了头了。

      每次我想要去打些水来,却发现等我挑了一桶水,这屋里的水桶早就满了。

     每次我想要去摘葡萄,一拍脑袋想起另一件事,出来葡萄好像已经摘好了,许是,我忘记了。

     可是......怪事不断地发生,我有些害怕。

    我并不是怕什么牛鬼蛇神,这山上从来没这东西,我担心的是,我这脑子终是出了问题。

     这一天,终该来的,我应该承受的。

     但是......渐渐地,我发现并不是我出了问题,而是真的。

      饭自己会做好,还都是我爱吃的,柴都会劈好,一捆一捆的立在那里。

      水都会打好,水果都会摘好放在筐里。

     是,什么人?

     我有想过,不会是老妈回来了?可,可她已经成神,怎么会。

     这个困扰,直到有一日,我在桌上,看见了那碗豚骨面。

      是他!他来了!

      如临大敌一般,我慌了神,为什么,他难道不明白吗?!我离开是为了什么?!不再见他!

      但是一下子,我又定了神,他并未现身见我。

     我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想着,不见他,就无需担心。

     他愿做这些,就让他做!我便是乐得自在!

      只是,那碗豚骨面,我从头到尾都没动了一下。

     .......

      过了两月余,日子一直这么持续着,可是,有一日,突然断了。

     我以为......我心里早已不会有任何悸动的,但是,我确确实实的感到了心凉。

      他终是放弃了,放弃了最好,他早该放弃了。

     他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无情无义,自以为心中放不下那白浅,还不是有那么多的后妃吗?

     走了好,快走,快走.......咦?这是什么?

     我才发现,我竟是哭了,原来,我的心还会为他动着。

      以后,怕是不会了罢.......

      一连几日,他都没有再来,我终究是死了心。

      可是,又过一日,突然,胭脂来找我了。

      我的心那一刻好像停了,她说,他要死了。

      怎么会呢?他不是翼界的君主吗?怎么会呢?他不是鬼吗?怎么会呢?他.......

      不会的!他不会死的!

     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腾了云就飞去了翼界。

     有几个守卫想拦着我,被我一个衣袖不知道挥到哪里去了。

     我直闯进了寝殿,“离镜!”

     那人就这么躺在床上,面无生气,怎么会呢?

     “离镜?!你,你怎么样?大夫?!怎么会这个样子?”

       “娘娘,这......君上的身体,自上次受了老翼君一击之后,就一直不好了,如今,君上离了娘娘,自然也就离了冰魄,这.......君上的身体没了冰魄护着,自然是一日不如一日了。”鬼医说道。

      冰魄?对了,当日离镜为了让我安好的待在翼界,让鬼医融冰魄进了我的身,他说,只要离镜不离我的身边,冰魄的气息自然会影响到他,只是,这几个月......

      “娘娘,君上的身体,已经时日无多了.......”那鬼医叹了口气。

     时日无多?时日无多??!!怎会时日无多??!!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不知道他是谁吗?翼君?!他怎会死?他怎会因没了这小小的冰魄就死??!!”我发疯似的喊着。

      “娘娘,恕我,无能为力了。”那鬼医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玄,玄儿。”离镜睁开了眼。

      “离镜!你别听他的!我,我带你走,去,去其他地方,找大夫看!我们,我们回青丘,找巫医!一定会有办法的!我,我回来了,冰魄在我身体里,我回来了,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后悔了,早知如此,就算我死,我也要死在他身边。

      去他的安宁山,去他的孤苦,我只要他,我只要他!

      “玄儿,我不告诉你,过去,是我的错,我,我只是不希望你,记起过去不好的事情,你,你别怪我.......”离镜抚着我的脸,说道。

      “不怪!不怪,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我自己造的孽,这是我的报应!但是,不应该报应在你的身上!你不会死的,我们走!走!”我歇斯底里的喊着。

       “不,是我不懂珍惜你,玄儿,是我的报应。”说完,他又累的闭上了眼睛。

      我一直守在他身边,不肯离开,胭脂进来过几次,神情恍惚,仿佛要说些什么,都是没有开口。

     最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出去了。

      等他醒了,我要带他离开,带他去看大夫,一定会好的。

      我还要吃他给我做的豚骨面,还要吃一辈子的。

      这几日,许是我身上的冰魄影响到他,他的气息比之前好了一点,但依旧是没有什么起色。

     我急了,就要带他走了,刚把人弄起来,胭脂就冲了进来,“二嫂,这,你.......”

      后面跟着的是鬼医,“娘娘啊,老夫,咳,老夫寻到几个方子,应该,应该是对君上的身体有益,你,你容老夫再试试,试试.......”我分明看见了他头上豆大的汗珠。

      这两个人,为什么.......神情如此诡异,难不成?

     我回头看了眼紧闭双眼的离境,瞧见他也是流了一头的汗......

      我明白了,合着这些人,灵巧合起伙来骗我。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