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忍不住还是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夕就都是车了,为了避免马路杀手,我要当一个纯情的小可爱!

     

 
       楚恕之活了一千多年,碰见郭长城,更是死了以后头一次开荤,没完没了,几天就把郭长城折腾的不能动了。

      当然,某些方面,楚恕之也算是个榆木脑袋,他从不过节,照他的说法,死了的人还过什么节?

     郭长城过年的时候听到这话拍了他一下,恶狠狠的盯着他,然后被操了个半死。

     还好,他没有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口“那死了的人吃什么饭,喝什么水?我上次做了一桌子菜谁吃了个精光还打嗝儿?”

      等他三天之后从穿上挪了挪屁股下了床,他真的庆幸没有把这句不要屁股的话说出口。

      

      是的,楚恕之从来不过节,跟郭长城在一起后才勉强过个年,也仅此而已。

      而且还是郭长城逼着他一起过年的,不然他宁愿抱着郭长城睡大觉。

      郭长城也知道楚恕之的尿性,除了过年,也从来不会逼他。

     因此,郭长城自然更不会有什么盼头,希望楚恕之能好好陪他过个节,更不用说什么礼物了。

     七夕到了,郭长城当然知道这是广大情侣正大光明肆无忌惮秀恩爱的日子,但是,不包括他和他的楚哥。

      楚恕之当然不知道是什么七夕乞巧节,他带着郭长城上班的时候,还纳闷儿,赵云澜直接旷工了,还给他们全都放假了!

     楚恕之乐得自在,只道可以放假休息了,全然不知道原因。

      郭长城跟着楚恕之走在街上,看着街头卖花儿的小姑娘和小毛孩儿,不自觉的拉紧了楚恕之的衣角。

      “怎么了?”楚恕之自然是感觉到了,停下来问他。

      “啊啊啊,没什么,就是,你看你看楚哥,这些小姑娘们在,在卖花儿。”郭长城憋着一张大红脸说道。

   

      他心里面是有点小紧张的,楚哥会不会给他买朵花儿呀。

     哪只,楚恕之“阿嚏”了一声,“说来也怪啊,长城,你说我都死了一千年了,闻到这些活物的味道还会打喷嚏,快走吧。”

      郭长城小声应了一声,又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花儿。

      其实他还想着,要是楚恕之不知道,他就给他楚哥买个花,但是,现在他楚哥都花粉过敏了,他也不敢送了。

      两个人跟着去了超市,超市里都是浓浓的情人节的味道,郭长城专门儿拿起一套情侣杯,“楚哥,快看,这个杯子好好看!”


     “呆鹅,你忘了我们上个礼拜刚买了一对儿了?还买?”楚恕之笑他。

     “哈哈,对哦,差点忘了,诶?那楚哥你看这个。”郭长城不死心。

     “你先看看吧,我去那边给你买菜,别乱跑啊,等会儿我过来找你!”楚恕之这个大猪蹄子推着购物车就走了。

      郭长城叹了口气,他不是不想直接告诉他楚哥,但是奈何他的脸皮儿太薄了,每次两个人的性事都是楚恕之主动的,郭长城从来没主动过。

      就像有的时候他想要,但是楚恕之怕他累,或者是没那个意思,郭长城就只敢紧紧的蹭着楚恕之,倒是个好办法,楚恕之经常被他蹭的出了火,提枪就上了。


      郭长城总是暗自气恼自己的性格,为什么这么懦弱,真是的,对着自己的爱人,也是什么都不敢说。

       不行,楚哥他不懂,为什么不换他来说呢?

      郭长城提起了勇气,去了卖菜区,可是人太多,他一直都找不到楚哥,还被挤得迷了路。

      他四处张望都看不到楚恕之,着了急,突然被人抓住了胳膊一拉。

      “笨蛋!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怎么这么笨!这么多人被踩到了怎么办啊?!一点儿都不省心!”楚恕之生气了。

      他刚刚去找郭长城的时候,发现小孩儿已经不见了,正着急找他,就看见小孩儿被一堆人挤着差点儿摔倒。

      真是个笨蛋!让自己担心!

      郭长城有点儿委屈,刚刚的勇气当然也消失殆尽了。

     “对不起......”郭长城委屈巴巴的说道。

      楚恕之叹了口气,抓住了郭长城的手,“跟好了,再丢了就不要你了。”

      郭长城只好跟着,一句话也不说了。

      意识到郭长城低气压的心情,楚恕之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是,软了声音“今天吃水煮肉片儿怎么样?”

     “好。”郭长城蔫蔫儿的回答。

     “还有西芹核桃仁怎么样?好久没吃了。”楚恕之举起一把西芹。

     “都好,吃什么都可以,楚哥。”郭长城讪讪的笑了一下,又低下头去。

      “吃完饭再吃点儿零食看看电影吧,上个礼拜看了第一部,今天看第二部吧?我给你买毛豆和鱿鱼吃?”楚恕之耐着性子。

    
      一样,一样,都是一样,每个周末过着一样的生活,虽然说也很美好,但是,但是今天是情人节啊。

       郭长城有些小脾气了,他想着,红姐那句话说的真对,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包括自己!自己也是笨蛋!大笨蛋!

      楚恕之看着郭长城憋气的样子也有些来气,有什么事告诉他,他都死了一千年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郭长城不论怎么说他都跟个闷蛋似的不开口。

      楚恕之也生气了,不再说话,买了东西直接回家,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

      回到家照常买菜做饭,谨遵了食不言寝不语的良好习惯,愣是谁都没开一句口。

       看着电影,楚恕之愣是一句词儿都没听着,郭长城自然一样。

       楚恕之洗完澡上床了,他觉得郭长城的气好像更重了,不然平时胆子一点儿点儿的郭长城怎么敢摔浴室的门呢?

      郭长城冲着澡,心里面气着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大着胆子告诉楚哥想跟他一起过一个情人节呢?

      楚哥也是个大猪蹄子!就知道凶我,哼。

     我也不说了!过,过什么情人节,哼!

     楚恕之在外面越想越气,这小孩儿怎么会无缘无故跟自己发脾气呢?

     他细想了一下,今天首先是莫名其妙的放假,然后去了街上,街上......卖花儿的姑娘?没什么奇怪的呀。

      卖花儿的......诶?对啊,为什么今天有买花儿的?今天是......

      他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讨厌的卖菜老太婆非要把他要买的西芹都两捆绑成了一捆,他再三解释他要不了那么多,那老太婆非塞给他“要得嘛,要得嘛,两捆跟尼老铺一块次.....过个亲阴节嘛!要得要得!”


      他看着眼前拽着蹩脚普通话的老太婆,认命的把芹菜扔了进去,两捆就两捆吧,多吃点菜也是应该的。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东西都是成对儿成对儿的,听旁边的小年轻儿说好像是什么七夕节,不过刚听了一耳朵就发现郭长城不见了,赶紧去找了。


      不过,这个七夕......楚恕之沉思了一下,打开了手机查了查。

      然后,他弄明白了郭长城生气的前因后果。

     他笑了一下,这个笨蛋,不会跟自己说吗?不过,想想也是,这个笨蛋的性格,想要的时候都只敢偷偷蹭蹭,怎么会跟自己说呢?

     他这么想着,看了看毛玻璃里面冲澡的人,咽了咽口水,想了想还是打开了门。

      郭长城还在生闷气,心里装着事,什么都听不见。

      突然感觉到背后覆上了一个人,肯定是他楚哥就不用想了,但是,他.......

      “呆鹅,你可以跟我说的啊,我死了这么多年,哪知道什么七夕啊。”楚恕之只裹着浴巾,下身的硬挺还抵着郭长城。

      郭长城关了水,心里的小紧张又浮了上来。

      “楚,楚哥,你,怎么知道的?”郭长城问他。

     “呆鹅生气了,他主人还不得好好关心关心?嗯?呆鹅?”楚恕之逗弄他。

       “哼,我,才不是主人,你是我楚哥。”郭长城别扭的说。

      “好好,我是你楚哥。”楚恕之摸摸郭长城的脖子。

    

    “而且......谁说我没有东西送你了?”楚恕之坏笑。


      “咦?楚哥你有东西?”郭长城又惊又喜。

      “当然......“楚恕之舔上他的后颈,热气喷着郭长城的耳朵有些痒。

      “是什么呀!楚哥快给我!”郭长城这个呆鹅兴奋的叫着。

      “这就给你了........一个礼拜的公粮,管饱,不够还有”楚恕之含住了他的耳朵。


      郭长城,卒于2018年乞巧节,死因:吃公粮被撑死。
     

评论(15)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