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十二)

      第十二章·喜欢你

       郭长城是真真儿的晕了过去,被吓晕的,楚恕之看着没出息的郭长城哼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操锅巴手册,过去给他把被角儿掖好,摸了摸额头。

     嗯,还好,没发烧,楚恕之还担心他会有这书上说的这男人的米青射1进去可能会发烧的毛病,还好自己昨天吉时拿了热水给他清理了,不然今天他就该病了。

      楚恕之昨天清理的时候突然笑了笑,还没有这么一个人能让楚恕之自己上手伺候呢,这只呆鹅.......

    

  最后他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出来到了趟水,吓的路过巡逻的守卫愣住。

     于是,巡逻的守卫回去一传“大王亲自出来倒水啊!”其余的守卫们串门子的时候又跟其他的卫兵们传“大单于昨天可是亲自给侧妃娘娘端茶倒水呢!哎呦这侧妃娘娘可好福气!”
卫兵们又告诉了干活儿的女人们“大单于昨天晚上给侧妃娘娘洗脚呢!还有人看见单于亲自倒水!”


      干活的女人们嘴碎,回去转眼就告诉了伺候娘娘们的女奴“听说大王昨天给侧妃娘娘洗了个澡儿呢!诶呦也不知道侧妃娘娘一个男儿身怎么样啊?!”


       伺候娘娘们的女奴当然要把这实时的消息汇报给磕着瓜子儿的娘娘们“听说大王昨天可是把那个男侧妃伺候的舒舒服服呢!”

      侧妃娘娘们更是闲的没事儿干,跑到正妃那里想让正妃劝大王来个雨露均沾,“哎呦娘娘啊,大王昨天把那贱蹄子临幸的是下不来床啊!昨个巡逻的守卫还亲眼看见了!”

      “快来人啊!娘娘吃瓜噎住了!”正妃听到这儿的时候一口瓜差点儿没喷出来,卡在喉咙里差点儿噎死。

       “知道了知道了!这事不可乱说不可乱说!下去吧。”正妃娘娘拍拍胸脯儿,让侧妃们滚蛋了。


       “那个啥,小翠儿啊,让侧妃娘娘今儿个有空来一趟,大单于问起就说我们姐妹有心事要聊一聊。”

     然后擦擦嘴巴,继续吃瓜了。

     这边楚恕之给郭长城弄好被子之后继续研究他的龙阳七十二式,他可得把这书上每一式都要在郭长城身上用个遍。

     楚念之想进来过一次,自然是被门口的守卫拦下了。

      “大哥?今日该去和那东胡王子谈判了,如果不行的话过几日就得攻打了!”楚念之喊道。

      “哦,知道了,马上过去。”楚恕之把书放下,突然坏笑,然后把书放到了郭长城枕头边儿上,起来好好看看吧,呆鹅。

      楚恕之走了出去,“吩咐任何人在我没回来之前不准进来。”

    

    楚念之看着意气风发的大哥“大哥昨日洞房花烛可想而知,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念之当真是胆子越发大了,嘲笑你大哥。”楚恕之也不恼。

      “不敢不敢,只不过大哥娶小郭当侧妃,他,他可是愿意的?”

 
       “能嫁给本单于是他的福气,他自是愿意的”楚恕之突然有些生气。

      因为,他不知道郭长城是不是真的愿意,还是害怕他是单于而嫁给他,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听郭长城说一句想要嫁给他,喜欢他的话。


       可是.......他会吃醋,他应该是喜欢的吧......

       楚念之也不再说话,他知道他大哥想东西的时候讨厌别人打扰。

     楚恕之挠了挠头,该死,回去要好好问这只呆鹅!

     很快到了殿上,楚恕之立刻又是那个威风凛凛霸气外露的大单于。

      “王子,请坐,今日,也不多说,我们来谈谈我们两国的地势划分。”楚恕之开门见山,给了想要寒暄的东胡王子一个下马威。

      “咳,我们两国向来交好,这地势嘛,好商量.......不过......”这东胡王子狐狸眼珠子一转。

   
      “王子,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可说出来。”楚念之说道。

     “还是那个,那个性奴,我要那个美人儿,一切都好说。”东胡王子哪里不知道那个美人儿似乎对这匈奴王的意义不太一样,他偏要他。


      楚恕之哼了一声“王子,口气不要太大,本王的妃子,你可想都别想。”

      东胡王子有些发愣,这么短短的时间里,那性奴居然成了妃子......果然不一般。

   

   “我记得单于说过,就算性奴不给,其他的女人,那可是任我随便挑,如今,你的妃子又如何?”

     

 
       楚念之有些气恼,这男人分明是要他们难堪“王子,如此说来,便是要兵戎相见了,来人!”

      楚念之刚要喊守卫扣押这东胡王子,被楚恕之挥挥手拦住了“本王放你一条生路,不过,等兵戎相见时,再不会留情!念之,让人送送王子!”


       楚念之知道他大哥的脾性,不屑于做这些扣押人质的事情,便没了辙,叫来士兵把他带走了。

      “大哥,看来我们要好好准备了!”“嗯!从今天起,让士兵们准备着!我们匈奴,汉朝的莽夫们都不怕,更何况小小东胡!”

     而这边的郭长城醒来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咦?我是谁我在哪儿?哦对我昨天嫁人了。”

      郭长城很快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痛苦”。

      稍微动了一下身子,酸,胀。

     尤其是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他就感觉楚恕之的东西还在里面放着一样。

      不巧,正妃的丫头来了,在外面喊他,让他去见见正妃。

    郭长城实在抬不起身子“那个,你,你帮我跟姐姐说一声儿,我,我有点儿生病,不,不能过去了!”

      郭长城想破了脑袋才不把自己说的那么的.....可怜。

       没想到,他不去见人家,人家倒来见他了。

     “娘娘,大王说不许任何人.......”“本宫可不是什么任何人,走开。”正妃娘娘摆摆手,进来了。

      一眼就看到了瘫在床上的郭长城,“哎呦!小郭啊!你这是怎么了?!”

      郭长城慌忙裹住被子,“没,没事......”

      “怎么没事儿啊,我可听说了啊,大单于昨天把你伺候的那是.......咳咳,你,你感觉怎么样啊?这都下不来床了!”

       “没,没有!姐姐你听谁说的!我,我挺好的。”郭长城涨红了脸。

     “哪儿没有啊,有人说昨天半夜看见......”正妃故意停顿了一下,郭长城果然憋红了耳朵“看看,看见什什么??!!”

      “哈哈,哎呦瞧你这个脸红劲儿,哎呦,就是大单于伺候你倒水啊什么的,没什么没什么。”

      郭长城的脸还是红通通的,裹着被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正妃看着他太害羞了,也就不再嘲笑他了。“哎,过个几日,姐姐我跟人跑了,就轮到你来好好照顾单于了,小郭,你这小孩儿可要防着那些个女人,你斗不过他们。还有,过几日,可能要有战事了,大王的身体就可得你来照料了。”


      郭长城看见严肃的正妃,也不禁严肃了起来“好,好,姐姐。不过,你,你要去哪里啊?”

       “姐姐要跟心上人跑喽!你啊,就安安心心的跟着单于。”

       “姐姐真幸福,可以跟心上人在一起。”郭长城朝她笑笑。

      “我幸福啊?那,小郭你自己呢?”正妃笑眯眯的看他。

      郭长城愣了一下,诶?我吗?

     我,我的话......

      郭长城曾经觉得,大家幸福,他就觉得幸福,可是现在.......

      他想起了楚恕之,他隐约想起,昨天晚上,他困得不行行了,感觉自己冻得都打哆嗦,好像吵醒了身后搂着他的楚恕之。


     楚恕之也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摸到了他光着的屁股,然后哗啦一下盖住了他光着的身子,搂的他严严实实的,不让凉风透进来,继续睡过去了。

     郭长城笑了,抬起头“是。”

     等楚哥回来,亲亲楚哥吧?!

  

   正妃看见他的笑脸,知道了,没再说什么,只塞给他一个东西,让他注意休息,就走了。

     楚恕之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郭长城带一些的光着屁股坐着,手里揣个东西正在研究。

      “呆鹅,看什么呢!”楚恕之叫他。

      “啊?啊!这个,正妃姐姐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什么?”郭长城递给楚恕之看。

     楚恕之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什么,咳了一声,把郭长城按倒在床上。

      “诶?啊?啊!楚哥,楚哥我屁股还肿着,唔,楚哥,嘶~呀,凉凉的~”

       楚恕之打开那个药膏给他涂抹着,郭长城害羞的的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


      “好了,起来。”楚恕之上完药,啪的一声拍了一下郭长城的屁股。


      郭长城的脸红红的,捂着屁股坐起来,然后,拽住了想要站起身的楚恕之,亲了亲他的脸。


      楚恕之有些愣,这个呆鹅......“呦,呆鹅,你亲我干什么?”楚恕之故意逗他,当然,他的那个问题,自然也有了答案。

      “因为,因为喜欢楚哥。”郭长城说出来之后,害羞的捂住脸。


      楚恕之笑了,听他亲口说出来,真好。

      良久,郭长城把指头掰开一个缝偷偷看着,突然额头一片温暖,“呆鹅,你楚哥也喜欢你着呢。”

       郭长城把手放下,“嘿嘿嘿。”

     “傻瓜,笨蛋。”


     

   

评论(10)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