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小剧场3)

      一千年后的小剧场3

      赵云澜离上次去看望郭部长的外甥已经五个月了,眼看着快过年了,他又让大庆买了一大堆东西,去医院看望要跟外甥一起在医院过年的郭部长一家。

      “老楚啊,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拿不了,大庆一只猫也不能帮我拿,走,就当出外勤了!”赵云澜招呼着楚恕之一直走。

   

      “你去看郭部长,我跟着干什么?!不去。”楚恕之把玩着手里的东西。

      “诶!”赵云澜一个闪身抢了他手里的东西,楚恕之刚要发火,“诶!就当陪陪我啊,顺便带你去看你未来的徒弟啊。我保证,送过去就还你!”赵云澜贱笑。

      楚恕之无奈,“走吧,对了,我明天回湘西了!”

      赵云澜想了想,“对哈,过年了,你也回你那地儿看看,诶?对了,每年我记得你还去个河南是吧?也不知道你个老尸王还有什么亲戚在那儿,算了算了,给你多放几天假!”

      “哼!”楚恕之哼了哼气儿,这才满意。

    
      往年过年都有一堆案子,今年,终于可以多陪他待几天了。

      楚恕之认命的跟着他去了医院,到了病房里就借口要撒尿,扔下大包小包的就跑了。

      他虽然是死人,但是他最讨厌医院的死气了,看着病房里躺着的那个传说中睡了半年的郭部长的外甥,哼了一声,睡那么长时间,怪不得是个蠢货!

       赵云澜知道楚恕之尿遁了,气的跺脚,但是又不敢在郭部长面前发作。

      他放好大庆,帮着郭部长的夫人倒了杯水,突然看到郭部长他外甥好像睁了眼,他赶紧喊人。

      而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楚哥~”,赵云澜愣了一下,看向门外,摇了摇头,怕不是听错了吧。

 

 
      赵云澜不好再打扰他们,便抱着猫出来了。“老赵,你刚刚有没有听到那郭部长外甥喊了“楚哥”?”

       “你也听见了?”赵云澜笑了一下,“怕是说不定跟老楚有什么渊源呢,哈哈!”他开玩笑道。

      没想到,日后这句话成了赵云澜的名言,自诩神机妙算赵半仙儿。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