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小剧场4)

       现在的小剧场4

   
       楚恕之回了趟湘西看了看自己的陵寝和已经修了仙的师傅的遗体,然后给那些小僵尸放了一天假让他们出去玩儿。

     他躺在棺材里,才觉得安心,这里让他有家的感觉,让他想起,一千多年前的每个夜晚,他弄了他们家宝贝儿,被他们家宝贝气呼呼的抱在怀里不撒手的那种温暖。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尤其是最近,他总是觉得神清气爽,脖子上的那串儿骨头似乎都亮堂了一些。

       躺在自己的陵寝里,摸摸脖子上的骨头项链,再摸摸贴身装着的荷......

      楚恕之愣住了,蹭的一下坐了起来,荷包去哪儿了?!

  
       他心下一惊,这荷包从未离过他的身,他慌了,那是长城给他的东西!

      他四下翻找着,突然脑子一闪,赵云澜这个王八蛋!

      然后,一个符咒拿出来,写了几个字儿,念了两句儿。

      赵云澜此时正打了个喷嚏,“哪个骂我呢?!”就看见镇魂令有了动静儿。

      “赵云澜!老子的荷包!”赵云澜噗嗤一声就笑了,好你个老楚,跟我在这儿老子老子的,赵云澜把玩着手里蠢蠢的荷包。

      翻出一张镇魂令,“辱骂上司,回来扣奖金!荷包.......”他一转眼就看见了刚跟汪徵转一圈儿回来的郭长城,眼珠子提溜一转,加了一句“荷包放你小徒弟那儿了,回了收了徒弟在拿!”然后,乐得把镇魂令丢了出去。

      楚恕之感觉到了镇魂令的动静儿,一睁眼就看见了赵云澜王八蛋的镇魂令。

      操!老子才不带什么蠢货当徒弟!楚恕之愤愤的把镇魂令挥到一边,闭了五感,召回小僵尸守着陵寝,睡了。

      等醒了,就去河南看那只呆鹅了。

      这边儿的赵云澜犯完贱之后就把郭长城招了过来,把荷包丢给了他。

      没成想,这小孩儿却哭成了一个两百斤的孩子一样,看的赵云澜一愣一愣的。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