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十八)


      第十八章·再见已是初识


      “小郭儿啊,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赵云澜这个挨千刀的欺负你了!你跟姐说!姐给你出气!”祝红看见郭长城就像个小孩儿一样,母性发作。


       “这老赵一向嘴上爱犯贱,小郭你别理他,来,小鱼干儿给你吃!”大庆打了个哈欠。

      郭长城这才喘过气来,摇头,嘴上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汪徵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哭了,来这儿坐着先,歇一歇。”

      赵云澜瘪着嘴巴,“我,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你们这些人就知道冤枉人。”赵云澜莫名的心虚。

       “小郭来坐,出什么事儿了?”祝红给他倒了杯水。

      郭长城紧紧的攥着这个荷包,泪眼朦胧。

       “哎呦我的小郭儿啊,这可是老楚的宝贝,你可别这么捏着,捏坏了他能灭了你!”赵云澜见状赶紧说道。

      郭长城抬起头,喘了口气,举起了手里的荷包,吐出了两个字“楚哥.......”

        赵云澜后来觉得,他那天一定是天灵盖儿上被擦了个干净,不然自己怎么能那么聪明!

      他福至心灵,突然就明白了郭长城的意思,张大了嘴巴。

      “你,你是老楚的.......我的天哪。”赵云澜瞪大了眼睛,看着郭长城。

       具体的事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楚恕之心里装着个人,那人死了一千多年,楚恕之一直在找,可是却从未找到,他手里那个荷包儿,就是那个人缝给楚恕之的。


       可赵云澜没有想到,那人居然是个男人。

       而且,他怎么会记得自己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赵云澜心里有诸多疑团,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把楚恕之叫回来,不然这小孩儿得在见到楚恕之之前哭死了。

       “那个,小郭儿啊,别着急,我这就把老楚叫回来!”赵云澜拍拍郭长城的肩膀。

      郭长城猛的点头,都快把头给点下来。

      “赵处,这.......镇魂令怎么没动静啊!”汪徵疑惑。

       “怎么......哎呀!我忘记了!老楚在陵寝闭关是要闭了五感的........”赵云澜一拍头。

      其他人则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安慰着小郭。

       郭长城泪眼婆婆“赵,赵处,找到楚哥了吗?”

       “额,这个,小郭啊,老楚他最近在湘西他陵寝修炼,是收不到任何消息的,要不,我们等两天?”

      郭长城刚想摇头,表示可以自己去找楚恕之,就抓住一个关键词“陵寝。”

       “陵寝?那,那不是古代的.......”他突然想起,那两个鬼差说,楚恕之是跟他同年死的。

      可是,如果楚哥死了,那现在是......

     赵云澜叹了口气,打了个电话给沈巍“宝贝儿啊,你过来一趟,对,要紧事,咳,老楚的那位,回来了......”

      很快,沈巍便风尘仆仆的赶来了。

      一见还在抹眼泪的郭长城,就知道了,此人,定是令楚恕之心心念念了千年的人。

     楚恕之没什么文化,并不会对人怎么描述,只说了一句话“他让我觉得,世间除他之外,再无何物。”

      郭长城给他的感觉,正是如此。

      沈巍笑了笑“小郭吧!你好,我是沈巍,常常,听老楚提起你。”

       郭长城吸了吸鼻子,伸出手,“你,你好,我是郭长城。”

       “我知道。老楚常说。”沈巍说道。

      郭长城又忍不住了,“呜呜,那,楚,楚哥他,他是,那个,死了没有啊,呜呜,楚哥......”

       沈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小郭,你,别,别哭,我,我.......云澜!云澜!”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自己把人弄哭的场面。

     

       赵云澜忍住笑,走了过去,拉了小郭坐下,“行了,小郭,先别哭了,等这位沈教授跟你讲了前因后果再哭也不迟。”

      “云澜!”沈巍严肃的制止了他,让他别再做声。

      赵云澜见沈巍发了脾气,便也不敢再做声了。

      在他的印象里,沈巍很少发脾气,他虽然知道,沈巍寻了他一万年,可是真的来说,他不懂,一万年,是什么概念。

      沈巍自然是懂的,所以,他懂楚恕之寻一个人寻了一千年,是什么样的感受,他不希望别人去亵渎这种感情,虽然他明白赵云澜并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他也希望赵云澜能懂他的心情。

  
 

   “小郭,老楚,他,在你死的那天,确实是死了.......”沈巍想了好久,还是只能以这个为开头。

      郭长城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不哭出来。点了点头。

      “他,是较为幸运的,遇见了他师傅,带他修了尸道,一千年,如今,已修炼成了尸王。我遇见他的时候,是一千年前,那时他才刚坐上尸王之位,便大闹了地府,要寻一名叫郭长城的人。”


       郭长城心都要揪起来了,他不敢相信他楚哥经历了什么东西。

      “我制止了他,困住了他的行动,很久之后,他才向我道来,你的事情。”沈巍突然笑了笑“可能,是感同身受,我放他离开了。”

      赵云澜低了低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我查过地府的生死簿,郭长城明明早已在楚恕之所说你们相遇时,也就是他过身一年前死于沙漠中,为什么会有你们的相见,到现在我都不明白。”


      “后来,我再查不到郭长城的消息,我很想帮他,可无能为力。”

     

       良久,特调处都十分安静。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沈巍吐出一句,低着头。

      赵云澜凑了上来,握住了他的手,对他笑了笑,沈巍自己满手是汗。

      也许,楚恕之的经历让他想起,这一万年来的苦楚。

      郭长城点了点头,莫名的安静,“谢谢沈教授。”然后,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其实,他的内心早已翻涌。

      一千多年,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到底有多长。

      他连一百年都不敢想,一千年,那得是一个人的多少辈子。

      他楚哥,就这么,孤单了一千多年。

      郭长城这个时候,还想到了小品里的那个搞笑情节,却没想到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只是,成了“我只是闭了一眼,再睁眼时,你却早已孤单了千年。”

       “小郭。”沈巍打断了他。

      “我会尽力把老楚叫回来,你放心。”沈巍站起身来。

     郭长城向他鞠了个躬,“谢谢您照顾楚哥这么长时间,谢谢您。”

      “不用客气,只是,如人饮水罢了。”沈巍稍微用力捏了捏赵云澜的手,赵云澜有些心虚,他知道,明天可能又要请假了。

      .......


      半晌,“云澜,你用镇魂令,我用斩魂灵,破开老楚的五感屏障。”

      “好!你们先避开。”赵云澜拿出镇魂令。

       楚恕之正闭着关在湘西睡觉,突然觉得有人打扰,暗想着,不会是有人如三百年前一样敢动他陵寝吧。

      又一想,不对,这期间他是不会有五感的,怎么由此感觉......是大人?

      楚恕之退出闭关,起身打坐,呼出一口浑浊阴气,这才坐正。

       只见眼前一个眼神空洞的小地缚灵站在他眼前,像是大人的......

       那小地缚灵给了他一封信,信上只写了“速归!”

      楚恕之随手捡了两块儿骨头喂给了眼前只有六七岁孩童身体的地缚灵,然后把地缚灵一把揣进了怀里,就出了陵寝。

      依往常一样设了屏障,便火速离开了。

      他路上还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惜随身带的手机已经没电了,他只顾着赶路,坐着飞机也忘记了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风尘仆仆的赶回了特调处,“可是大人出了什么事?”

      可是一看,沈巍拉着赵云澜坐的好好的,他皱了皱眉。

      沈巍手一挥,召回了还在啃骨头的地缚灵,向后努了努嘴,示意他回头。

      楚恕之愣兮兮的转过了头,就看见了一个攥着他的宝贝荷包还哭的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小孩儿。

      不巧,还正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位。

      所有人都看到,楚恕之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死死的瞪着,仿佛,一闭眼,眼前人就会消失了一般。

      “呆,呆鹅.......”良久,他才沙哑的唤出一句。

      “呜呜呜,哇啊啊啊,哇哇啊啊啊!!!!!”郭长城从小就只敢偷着抹泪儿,从未如此这般放声大哭过,这天,他觉得,一辈子的眼泪,怕是要流干了。


      在特调处众人的眼里,郭长城就像一个丢了家的小孩儿,终于被家里人找到了.......

      楚恕之对众人而言,好似疯了一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然后疯了似的抱住了郭长城,紧的好像透不过气来。

       郭长城哭了好久好久,才说了一句“楚哥,我再也不走了。”

       “呆鹅.......”楚恕之浑身发抖,抱着郭长城不撒手,好像一撒手,就会像一千年前一样,被其他人抢走。

      
      
     

      

     

     

评论(28)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