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k莫】依赖

       ko和郝眉在一起的两年这天,两个人出去吃了大餐,原本ko是想着自己做一顿,郝眉非说让他休息一天,两个人就出去吃。


      郝眉脸红扑扑的,装作不经意的说道“今天晚上夜色也挺不错的,吃完饭了还能赏会儿月亮。”

       ko笑笑,应了一声。

      然后不动声色的揣了揣怀里的安全套和润滑剂。

      酒店里的那些他不敢用在郝眉身上,怕郝眉过敏,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反正什么都自带就好。

      郝眉一路上蹦蹦跳跳的,想着一会儿吃什么好吃的。


       ko笑着抓着他一只手以防他摔倒。

       “对了,ko,老三还给了咱们假期呢!去哪里玩儿呀!”郝眉兴奋道。

       “哪儿都好,乌镇不错。”ko想了想上次妈妈给他们带的红酒。

      “对啊,妈上次给咱们带的红酒一级棒,我们这次就去乌镇吧!”

      “好。”一抬头,已经到了餐厅,是一家地中海风味的餐厅,以鱼类为主菜,郝眉刚好想吃鱼了,ko就订了这家。

      “你好,郝先生订的位。”ko的声音低沉,惹得服务的小姑娘都脸红。

       “七点钟,郝先生,两位,这边请。”服务小姑娘偷偷抬眼看着ko。

      郝眉自然是注意到了,哼了一声,挽住了ko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这边儿拉。

      ko看着郝眉吃醋的小嘴儿,想抿上去。

     两个人坐下,菜就已经上来了,郝眉不太喜欢注重什么西餐的规矩,拿了把叉子刀子一切就往嘴里送。

     烫的直吐噜嘴,郝眉只得像个小狗狗一样的吐舌头,看的ko都笑话他。

   “哼!笑笑笑!”郝眉还吃着醋呢。

       “东西太烫,慢点吃。”ko把自己的这份切成小块儿,和郝眉的盘子换了换。

       “哼!算你还有点儿眼力劲儿,不错不错!眉哥赏你!”郝眉大快朵颐起来。

      ko让服务的小姑娘出去了,他压低了声音,“等着晚上,你好好儿赏我。”然后,面儿上波澜不惊。

      郝眉差点儿被噎到了,“你,你说话都不带脸红的!你........”

       “对着你,不脸红。”ko面不改色心不跳,给郝眉舀了一勺汤,堵住了他的嘴。

      郝眉刚准备来个骚话大比拼,ko仿佛知道他的心声一般“晚上留着说,这张嘴,现在先用来吃饭,来,张嘴,啊。”

      郝眉愣兮兮的张嘴,咽下了无骨鱼肉,半晌才反应过来,已经被喂了不少。

     郝眉甘拜下风,乖乖的吃饭饭了。

     ko看着他,面带笑意,东西吃着也香了。

     郝眉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应,可是说不上来是哪里。

      “眉眉?怎么了?”ko以为他不舒服,这鱼挺新鲜的啊?

      “ko,我,我总觉得哪里不习惯啊,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郝眉挠挠头。

      ko看了看郝眉,面儿上的笑意更甚,“等等。”

      然后,ko站了起身,端起了手里的鱼,走到了郝眉的卡座座椅旁边,抬起腿蹭了蹭郝眉的腿,朝里面努了努嘴。

     郝眉习惯性的往里一坐,直到ko坐下,郝眉才笑了。

      “诶?对啊,在家里都是这么坐的,坐对面都不习惯了!嘿嘿!”郝眉这才安心的吃起饭来。

      ko看着狼吞虎咽的郝小眉,眼里的温柔都快要溢出来一样。

      这个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依赖自己,吃饭,睡觉,甚至上班码代码,都要紧紧挨着自己。

      他记得,上次他早起给郝眉炖汤,盐没了,他下去买,回来一开门就看见郝眉抱着个枕头,穿着厚厚的毛绒睡衣蹲在门口,许是听见开门的声音,他揉了揉眼睛,“ko,抱。”


      ko就着这个姿势把郝眉的腿往腰上一缠,往屋子里一抱,床上一放,郝眉吧唧亲了他一口,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他出门到回来只花了十分钟的时间,郝眉就醒了,真的是,以后离了自己他该怎么活呀。

     但是后来转念一想,为什么会离了自己,这些担心都是莫须有的。

      不知从何时起,你都已经这么依赖我,那么,我唯有一颗心不负你,便是最好的回报。











    .......











      当然,还要每天交公粮,这是最关键的,ko又摸了摸揣在袋袋里的安全套和润滑剂,感叹一声,这才是民之根本啊。
    
     
    

评论(2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