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匈奴王的小王妃(十九)

      特调处咳嗽的咳嗽,找妈妈的找妈妈,吃鱼干儿的吃鱼干儿,纷纷做鸟兽状散了。

     散了之后,赵云澜又不死心的凑出一颗头来“老楚!这几天给你们放假!”

     一句话吓得郭长城反应过来,赶紧从楚恕之怀里挣脱出来。

      楚恕之皱了皱眉头,“做什么?!躲什么躲?嗯?”

  

    “楚,楚哥,大,大家都看着.......”郭长城抽了抽鼻子。

      “嗯?”楚恕之一个眼神儿扫过去,该干嘛的都去干嘛了。

      “现在没人看了。”楚恕之一把捞起郭长城,扛在肩上,出门了。

     直到把郭长城扔在副驾驶上,坐好发动了车,他才开口说话。

      “我......咳,我已经死了.......”楚恕之有很多话要说,我想你,我爱你,我在也不要你离开,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但是,他选择了说这句话,因为,即使他已经跳出轮回,还依然爱着郭长城,正是如此,他更不想把郭长城祸害了,他是个尸王,不是人。


      他不像一千多年前一样,是震慑四方的大单于,他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如果,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我.......

      “我知道的。”郭长城的眼睛里又多了一抹泪花儿,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他看着郭长城,想说些什么。

      “对不起,楚哥,让你等了这么久.......”郭长城一把抱住了楚恕之的脖子,说道。

      楚恕之笑了,他的担心忧虑,全都没有了。

     只要他们在一起,谁要去在乎死活?

      “你来了,就不晚。”楚恕之亲亲他的脸蛋儿。

      “我,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楚哥。”郭长城抱着他脖子说。

      “回家,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楚恕之发动了汽车,示意郭长城松松手。

      “家?”郭长城眨了眨眼睛。

      楚恕之笑了笑,“嗯,楚恕之,和郭长城的家,我们家。”

      郭长城懵懵的看着楚恕之,楚恕之撸了一把头毛儿“回家了。”

     楚恕之活了一千多年,手里自然是有点闲钱的,他不知道郭长城会喜欢什么样的房子,就买了一套复式,300平米,郭长城看到之后吓了一跳。



       “楚哥,你,你家好大啊。”郭长城不禁感叹。

      “呆鹅,说了,我们家”楚恕之给了他一个很轻的暴栗。

     郭长城摸摸脑袋,“嗯!”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突然生出一点尴尬,相对而视,郭长城突然脸红了。

      楚恕之看他脸红扑扑的样子,突然就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吃素吃了一千多年的老僵尸了。

      他咽了咽口水,不自然的别过了脸,“咳,先去洗澡,出来吃饭。”

      “诶?楚哥你,你会做饭?”郭长城惊讶。

      毕竟,在他眼里,楚恕之还是那个要人伺候的大单于。

       “活了一千多年了,什么都要会。”楚恕之自嘲的笑笑。

       郭长城撇了撇嘴,“楚,楚哥,我,我想知道,我走了之后,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吃完饭,慢慢说。”

      郭长城点点头,飞快的跑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好香啊,楚哥。”

      “赶紧吃饭,快过来。”楚恕之拉了他坐在自己旁边,注意到他的头发还在滴水,皱了皱眉头。

       “这么多水,来。”楚恕之拿了个毛巾,给他擦头发。

       郭长城闷头埋了几口饭,没有说话。突然,楚恕之听到一声抽泣声。

      “长城?长城?!怎么了?怎么哭了?”楚恕之有些慌。

      “没,没有,楚,楚哥,我记得上次,你给我擦头发,好像,也没多久........”郭长城硬着头皮挤出一个微笑。

       楚恕之听到了,突然手抖了一下,然后从身后搂住了郭长城。

      郭长城知道,他楚哥哭了,他转了个身,站起来,抱住了他楚哥。

      “长城,你知道吗?一千多年了,我真的很怕,我虽然跳出了轮回,可是,我真的,怕万一,万一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人世,都没有找到你,我该怎么办,我还怕,我再活一万年,都找不到你,该怎么办?”楚恕之几乎浑身发抖。


      郭长城搂着楚恕之,听着他说。

      “呆鹅,上天待我不薄.......”楚恕之的声音颤抖。

      “楚哥.......”郭长城把头埋在楚恕之的胸膛,那里已经没有了心跳,可他却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楚恕之爱着他的心。

     “楚哥,我听见了......我知道......”

      楚恕之亲了亲他的脖子,“呆鹅......”

      郭长城感觉到楚恕之的呼吸都打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几乎是一下就硬了起来。

      他悄悄抬了抬头,“楚哥?”

     “嗯?”楚恕之应道。

      “你,你有没有带着.......”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他还怕别人听见似的,悄悄凑到了他耳朵边儿上,说了剩下几个字。

      楚恕之一听就笑了,“且存着呢,呆鹅。”

      把郭长城扔上床之后,“呆鹅,今天用哪个?嗯?”

      “不,不知道......”郭长城捂着脸,“自己要,还不肯说?嗯?”楚恕之拍了一把他的屁股。

       郭长城拿来手,轻轻说了一句,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楚哥,我好想你.......”

      “呆鹅,我也很想你。”楚恕之咬了一口他的脸蛋儿,亲了上去。

     

      郭长城一整天都很兴奋,半夜三点被人清理了抱在怀里,腰都直不起来,也睡不着。


      “楚哥,我想跟你说说话,不然,老觉得,像假的一样。”郭长城撒娇蹭了蹭楚恕之。

       “假的?那,再来一次?嗯?”楚恕之吓唬他,又要把他翻过来。

      “诶?!楚,楚哥,我......”郭长城捂住屁股,撇着嘴巴看着他。

       楚恕之笑他,“笨蛋。”又搂住他。

       “呆鹅,你那之后,去了哪里?你”楚恕之突然问道。

      “楚哥,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被人勾了魂儿去了汉朝的.......他们那个,那个鬼差说,我是被勾错了魂儿,还留着一口气,他们没办法,把我先弄去了汉朝,说是先把我挪到我的前世身上,那个时候,我的前世好像已经死了。”


      郭长城自己都快把自己说糊涂了,却没注意到楚恕之的眼睛亮了。

     “也就是说,你到了汉朝的时候,原本你的身体,已经是死了的?”楚恕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生死簿上写着,郭长城已死于一年前。


      “嗯,后,后来,他们就把我又带回来了。我,我不想回来,可是我没办法,他们非要带我回来。”郭长城瘪瘪嘴又想哭。


      楚恕之赶紧哄他,“这不是见着了吗?为了你,一千年的苦,又算什么?”说罢,他又突然笑了。

       “楚哥?你笑什么?”郭长城不解。

       “我过两日,去趟地府,看看,是哪两个鬼差,我得好好谢谢他们。”

      “他们把我带回来,让你等了一千年,为什么要谢他们?”郭长城挥舞着小拳拳。

      “如果不是他们,把你拐来汉朝,我怎么能把你拐进我的被窝?当了我的性奴?嗯?”楚恕之亲亲他的耳朵。

      “诶?!也是诶。”郭长城后知后觉。

      “好了,赶紧睡觉,呆鹅。”楚恕之搂紧了他,刚过完年,天气还冷着,可不敢让他冻着。

      许久,郭长城困困的声音传来“楚哥,不走了......唔.......”

     楚恕之身上一僵“嗯,不走.......”

 
     

    

    

     

评论(1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