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孕兔郭巴之赶紧出月子

   

      郭长城生了个男孩子,小兔子生下来一个月之后化得形,都说长得像郭长城,将来说不定也是个暖宝宝。

      楚恕之对此嗤之以鼻,哼了一声,老子不鸟你们,长城是老子的,小长城也是老子的。

      郭长城在家做了一个月的月子,对,在他二舅家。

      他生完孩子出院之后,就被楚恕之打包送到了他二舅家。

      二舅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郭长城刚进门,还没来个哈喽呢,一个毛毯就被披在了身上。

      “长城啊,这坐月子啊,可不能受凉,来,披着!过来坐下,喝了这个鸡汤。”二舅妈赶紧招呼郭长城坐下,还给他垫了两个垫子。


      楚恕之也不敢怠慢这个坐月子的兔子,扶着坐下,非要一口一口喂着鸡汤。

     

       二舅妈看着小两口,笑了笑,起身去关窗户了。

       “恕之啊,你这也得帮着注意啊,长城的身子现在可经不得风吹的,尤其现在是秋天,改完小心受凉咳嗽。”

       “诶,好。”楚恕之赶忙应道。

       “还要注意啊,不能洗头!”二舅妈翻着书。

       “啊?舅妈,头也不能洗啊,这得多脏啊......”郭长城可怜兮兮的抓着头发。

      “听舅妈的,长城,舅妈是过来人。”楚恕之轻声说道。

      “就是,你舅妈我可是生了个闺女儿的,听我的。”

      “好吧。”郭长城蔫蔫儿的喝着鸡汤。

      “还有啊,就是.......咳咳”舅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俩。

      楚恕之一开始还纳闷儿,不过看着舅妈的脸,他好像懂了她的意思。

       郭长城则愣兮兮的看着他舅妈“嗯?舅妈?还有什么?”

      “就是你们小两口呢,虽然说是经历了十月怀胎,但是,也不差这一个月,额,那个,就再克制一下。”舅妈不好意思的说。

      楚恕之有些轻微的脸红,不自然的咳了一声,刚想说一句嗯,郭长城就接茬儿了。

      “那个?什么那个啊?舅妈。”郭长城不解。

      “哎呀,就,让,让恕之待会儿跟你说,先喝汤,来来来。”舅妈又给楚恕之也盛了一碗。

      楚恕之接过,咕咚咕咚的咽着。

     喝着喝着,郭长城突然又来了一句 “克制什么啊,楚哥?”

     “噗!”楚恕之差点儿就喷了他一脸,咳了两声,“咳咳,别问了,喝汤!”声音带了些严厉。

     郭长城不满的瞥了瞥楚恕之,气呼呼的喝了两大碗鸡汤,冲着楚恕之打了个响嗝,扭头就去看小兔子了。

      楚恕之笑了笑,也放下碗,跟着他回房间了。

      “小兔子呀,快长大呀,长的大大的,比粑粑还高,来啵唧。”一进门就看见郭长城抱着呀呀直叫的小兔子宝宝亲了一口。

     脸当时就拉了下来,这孩子应该生下来掐死,跟老子赏老婆!

      “哼!呆兔!小呆兔!”楚恕之哼了一声。

      “诶?楚哥你喝完啦?快来,宝宝醒了,过来抱抱!”郭长城献宝似的举着宝宝。

     楚恕之刚想抽这小子的屁股,可是一看见这张脸就心软了。

     “呀呀,呀呀。”小宝宝晃悠着小手,摸上了楚恕之的脸。


      “宝宝乖,听话。”楚恕之接过了小宝宝,看着这张酷似郭长城的小脸儿,这以后可怎么办?跟自己抢老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嘿嘿,楚哥,你抱着抱抱可真可爱。”郭长城傻嘟嘟的笑。

      “呆兔子,就知道笑。”楚恕之板着脸说他。

   
      “哼!楚哥就知道说我!”郭长城嘟着小嘴儿。

       
        楚恕之看着撅着的小嘴儿,突然就下腹烧火,可惜了,舅妈说了.......

      楚恕之凑到郭长城跟前儿,“长城,你知道,刚刚舅妈说的什么吗”

      郭长城想了想,“诶?对哦!刚刚舅妈说的什么啊?还让我问楚哥。”

      果然是孕夫,转眼就忘记了自己还在和楚恕之生着气。

      “你猜猜?”楚恕之放下已经睡着的小宝宝,慢慢儿的凑过去。

     然后距离他大概20多厘米左右,停了下来。

      郭长城还楞楞的,愣了两秒钟,然后像个小钢炮一样摇了摇头。

     楚恕之看着忍不住就想把他日了。

      然后,下一秒,郭长城就心里一个咯噔,然后脸上通红。

      “楚,楚哥你做什么,我,我.......”此时,郭长城的腿上正抵着一个东西,又热又烫又硬。

       “嗯?什么?”楚恕之在他身上上下蹭了蹭,故意问道。

      “楚,楚哥,你,舅妈还在呢,宝,宝宝还在呢!”郭长城其实也想着跟他楚哥酱酱酿酿呢,都憋了这么久了,他可想他楚哥了。

 

       “我只是在告诉你,刚刚舅妈跟我说,要克制什么。”楚恕之笑了笑。然后又挪开了。

      郭长城又一脸懵逼,他舅妈说什么?

      楚恕之看着他的样子,真的是气笑了。

      果然,他下一句就来了一句“楚,楚哥?舅妈说克制什么啊?”还带着一脸的无辜。

       楚恕之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一孕傻三年”。

    

       他家这位,正赶上了。

       他只好压低了声音,凑过去“她说,要你克制住想被我操的冲动,好好坐月子。”

      郭长城脸瞬间爆红“你,你胡说,舅,舅妈怎么可能说这个?!”

 
      “哦?不信?那,你去问问?”楚恕之推了他一把。

      “去就去,哼!”郭长城嘴硬,可脚上却不动。

    

     僵持了一分钟左右,郭长城终于恢复了小媳妇儿模样,怯怯的开口“楚,楚哥?舅妈说的是真的吗?”

       楚恕之要被气的憋不住笑了“嗯?”

       “就,就坐月子真的,真的不能,不能那个吗.......”郭长城憋着张红脸,问他。

       楚恕之终于忍不住了,大手摸上了他的耳朵。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对。”楚恕之看着郭长城,就像透过他看到了他的本体。

       一只瑟瑟发抖,却难移本性的......色兔子。

      “啊?哦,哦.......”郭长城真的掩饰不了脸上的不高兴。

       楚恕之则高兴极了,也不管胯下还硬挺着的二两肉,又凑到郭长城身边,“等你出了月子第一天,老子操死你。”

        郭长城听着这话,脸红心跳,却暗暗的忍不住期待着,赶紧出了月子。

       “楚,楚哥?”郭长城抬头。

      楚恕之正准备低头看孩子,却被郭长城一叫回了头。

       只见,小孩儿拉住他的衣角,踮了踮脚,亲了亲他的脸。

       楚恕之愣住了,随即惊喜的看着他。

       “那,那我要好好养着,赶,赶紧出了月子........”虽然孩子都给他生了,可是在这件事上,对着他,还是脸红的能滴血。

      楚恕之低了低头,咬了一口他的脸蛋儿,“好,我等着你出月子。”

       倒计时,二十一天。楚恕之从来都没觉得,日子这么难熬过。
     
     

     

评论(15)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