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四)

     楚恕之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关门声弄醒的,皱了皱眉头,这人的起床气还不小。

      “什么人?!”楚恕之惊坐起来,冲着门外大声喊道。


      郭长城被吓了一跳,“楚,楚哥,是我,郭长城。”手里拎着大包儿小包儿的还买了很多食材。

      楚恕之依然臭着一张脸,不过倒是没了刚才的警惕。

      “回来了?”楚恕之穿鞋下床。“嗯,嗯,回来了。”郭长城听他的语气好了很多,也放下心来。

       呼,回来怕吵醒楚哥,还是吵醒了,唔,下次关门要更轻一点呢。

       “楚哥,我给你买了好多衣服,你看你看。”郭长城献宝一样把衣服拿出来。

       楚恕之大概瞅了一眼,嗯,黑色,还不错。

       “买了什么吃的?”楚恕之押一口茶,随口问道。

       “买了,买了牛肉,还有猪骨,还有,嗯,芹菜......”听到芹菜的时候,楚恕之的脸又黑了,“小子,我不爱吃芹菜,一股怪味儿!”

       “不,不是,楚哥,我二舅妈说了,芹菜多吃点对血管好,对血液流通也好,你,你现在受着伤,应该,应该多流通一下,还有这个猪骨,是给你炖汤的,唔,虽然说吃哪儿补哪儿,可是你这一身伤,我也不知道怎么买,就,就买了很多,你看看这个......”

      郭长城一紧张就容易碎碎念,看的楚恕之直想笑。

      “噗!”楚恕之随着心意,噗嗤一声笑了。

      郭长城见他笑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楚哥,是不是买的有点儿多了?”

       “不多,家里冰箱大,慢慢儿吃。”楚恕之对郭长城家里的双门大冰箱表示非常满意。

       郭长城顿了一下,随即说道“哦,那,那我把这些放冰箱,楚哥你先看看衣服什么的,我......”郭长城结结巴巴的转过身同手同脚的向厨房走去。


       家里?楚哥他说,家里。郭长城不知为何,心中有些窃喜。

       抿抿嘴唇,嘿嘿,家里,家里.......郭长城心底暗暗念叨着。

      然后被楚恕之一手拉回现实。“这是什么?”楚恕之扯着郭长城卫衣的帽子让他停下。

      “啊?哦,就,就一家店的衣服买够500块会送小礼品,我抽奖抽到的,嘿嘿,怎么样楚哥,这个娃娃可不可爱?”郭长城看着楚恕之手上那个面瘫小娃娃说道。


       楚恕之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丑死了。拿去扔了。”然后递给郭长城。

       “诶?扔掉?”郭长城懵了。就算是有点儿面瘫的娃娃,也不能说扔就扔呀。

        “对了,还有,钥匙给我一把,我过两天会出去一趟。”楚恕之正色道。

       “哦,好。”郭长城点点头,揣着那个娃娃,不知所措。

      楚恕之哼了一声,接过他手里的食材,去了厨房。

        郭长城看了娃娃一眼,又看了楚恕之一眼,把娃娃拿回房间,放到床头柜旁边偷偷藏起来了。

        楚恕之正想,呦,这小孩儿还算是跟自己心有灵犀啊,这红烧牛肉的调教没少买。

         “喂,小子,你今天可有口福了。”楚恕之看着出来打下手的郭长城。

       “啊?中午吃什么啊楚哥?”郭长城咽咽口水。

       “红烧牛肉,嗯,煮个面,再炒个西红柿鸡蛋,嗯。”楚恕之掂量着食材。

        “不做芹菜么?”郭长城小眼睛眨巴眨巴着,期待的看着楚恕之。

       “你小子,我都说......”“那个对你的伤好。”郭长城搬出硬道理。

       硬是把楚恕之的气憋回了肚里。

       “西芹核桃仁!”最后一个菜,齐喽!

        饭桌上,郭长城也一个劲儿的给楚恕之夹牛肉和芹菜,夹的楚恕之想打人。

       “呆鹅!我自己长手了!我碗里都放不下了!”楚恕之终于忍无可忍,拍了一下筷子。

         郭长城立刻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惹得楚恕之无奈的摇头,耐着性子吃了那满满一碗喂兔子的野芹菜。

        郭长城则乐乐呵呵的啃着牛肉,唔,楚哥做的东西真好吃。

       .......

        到了晚上,楚恕之照例睡床上,郭长城躺在地铺上,听见床上传来轻微的呼吸声之后,偷偷的拿出了那个面瘫娃娃。

       借着月色,郭长城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娃娃,噗,怪不得不喜欢,这跟楚哥生气起来的样子一模一样啊,嗯......一点儿也不丑呀,郭长城笑笑。


        “就叫你小楚吧,嘿嘿,小楚哥。”郭长城笑出声,又赶紧捂住了嘴巴,怕惊扰了熟睡的病号。

       郭长城有个小秘密,他怕黑,在楚恕之来他家之前,他都是一个人抱着枕头捂在被子里睡觉的,每天晚上都能睡一身汗。

       直到楚恕之来了之后这两天,郭长城再没有捂着睡觉过了。

      现在,再加上这个小楚哥,郭长城想了想,嗯,果然还是有人陪睡好啊........虽然,不在一张床上就是了。

      很快,两个人都进入了梦乡,一夜好梦......

 
        但是,郭长城虽然觉得,有人给他做饭热炕头儿的日子特别幸福美满,但是,他是一个人民警察,过完美好的假期,是要上班的。

        楚恕之挠挠头,想了想是这个理儿,就要起来给郭长城做饭,被郭长城拦下了,“楚哥你还是休息吧,我在外面买就可以了。”


       楚恕之也不客气,大被蒙过头继续呼呼大睡,惹得还在那里伸着手阻拦的郭长城一阵儿尴尬。

       郭长城想起了红姐前两天看电视剧说的那个词儿,嗯,楚哥应该是个直男了。

  

    郭长城起来收拾收拾,然后把备用钥匙放在了床头柜儿上,小声再小声的屏住呼吸关上了门,然后神清气爽的上班儿去了。

       到了处里,照例是第一个,郭长城把带给大家的早餐都分好放到各自位置上,然后就开始整理上个案子的报告。

      本来上周五就应该整理好的,奈何三个师傅一起教他,教到十点多才下班,自然就耽搁了,不过赵处说了,这周整理也可以。

       小郭巴自然是谢过赵处的宽宏大量温柔体贴美丽动.......咳咳,还是整理报告吧。

      “呦,小郭,周一就来这么早啊,不错不错,越来越有我的风范了。”赵云澜拍拍郭长城的肩膀。

       “赵处您也这么早,今天不用送沈教授吗?”天真无邪的小郭巴照例问起沈教授。

       “他有事出差了。”赵云澜的脸立刻垮了,没有亲亲媳妇儿的周一,果然是丧气的。

        “噢。”郭长城点点头,继续整理报告了。

       不一会儿,大庆摇着尾巴来了,一来就动了动鼻子,嗅了嗅,“咦?怎么小郭你身上有奇怪的味道?”

       郭长城赶紧闻了闻,咦?昨天洗澡了呀,是衣服吗?没有啊。

        祝红拍了拍猫头,“小鱼干儿吃多了闻什么都怪,小郭别理他,没有。”

       大庆喵了一声,又闻了闻,嘟囔了一声奇怪,然后就腆着屁股走了。

       “死猫!来案子了,带着小郭儿去看看,估计是下面儿有东西上来作乱了!”赵云澜飞出一个案子扔到猫头上,猫打了个哈欠,不情愿的带着郭长城出去了。

        “副处,你是不是累了,我抱着你走吧。”郭长城蹲下身来。

      “嗯。孺子可教啊,哎,我堂堂特调处的副处长,还要兼职外勤,真是天理难容。”

       “对,对不起啊副处,要不是我太笨了,赵处怕我出事,你,你就不用跟我一起了。”郭长城摸了摸猫头。

       “不是你的问题,外勤这种工作本来就应该是两个人做,之前斩魂使大人在的时候还会帮忙出外勤呢,现在他老是出差,害的我一把年纪还要跟你们年轻人一起出外勤。”

   
   
       “副处辛苦了”郭长城赶紧说道。

      到了地儿,郭长城在现场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围巾,突然想起了楚恕之。

       哎,不知道楚哥在做什么呢?应该还在睡觉吧。

      中午楚哥也不知道会做什么好吃的?要不然,中午回家吃吧?应该来得及,十五分钟回家,嗯.......应该来得及!郭长城就这么定了。

       正心里美滋滋的,就被大庆的一声“咦?”唤了回来。

       “小郭儿你来一下。”大庆叫他。“嗯?怎么啦副处?”郭长城颠颠儿的跑过来。

         “这个围巾上面的味道,跟你的......好像。”大庆使出猫鼻子大显神通。

       “嗯?是吗?”郭长城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地方......不就是自己捡到楚哥的那个垃圾堆吗?!那这条围巾.......不会就是楚哥的吧?

        “这个案发现场,应该有两天了,地星人打架作乱,窝里横啊.......小郭先记录一下.......”

       郭长城心里打鼓,楚哥他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小郭儿?都记下了吗?”大庆喵一声。

       “嗯,记下了。”“走吧,先回处里,跟老赵说一声儿。”

      郭长城看了一眼那个围巾,便不敢再看了。

   


       一整天,郭长城都心不在焉的,赵云澜看她一眼“小郭儿啊,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有什么事情?”

       郭长城扭扭捏捏的,“没,没事。”

      “有事儿要告诉我们大伙儿啊,别一个人憋出病来。”赵云澜拍拍他的肩膀。

       郭长城刚想回答,就被赵云澜一句话噎得说不出来。“尤其是感情问题啊,小郭儿这也老大不小了,该谈谈朋友什么的了。”


      赵云澜贱兮兮的笑道,郭长城涨红了脸“没,没有呢,赵处。”

      祝红白了赵云澜一眼,“用得着你操心啊,我早就给我们小郭儿物色了好几个姑娘了,我们小郭儿才不愁呢!”

       中午,郭长城也没有回去,而是在处理跟大家一起吃的,到了晚上,郭长城才回去。

       他想开口问,可是却想到楚恕之第一天跟他说的话,让他不该问的别问,他又闭住了嘴巴。

       导致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只有咀嚼食物的声音。

       楚恕之终于忍不住打开话题“今天工作不顺心了?”指不定是被人欺负了,要不然这小孩儿怎么这么不高兴。

      楚恕之想到这没用的小屁孩儿就火大,怎么能老被人欺负。楚恕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因为这个小破孩儿被人欺负而火大,总之老子就是火大。

      得抽个时间好好教教了。

       “啊?没有没有,就,就有一个报告没写完,想着一会儿写.....”这倒是没撒谎。

       “回了家,就别工作,上班族本来就辛苦,回家还要操心......”楚恕之语重心长的说道,说的跟自己很有经验一样。

      “还,还剩一点儿了,没关系的。”郭长城摇摇头。

      楚恕之也不再管他“诶,对了,明天,我出去一趟,晚饭回来我做。”他突然来了一句。

       “出去?”郭长城愣了愣。

       “嗯,有点儿事情。”楚恕之漫不经心的说道。

       “会,会有危险吗?”郭长城想起今天那条黑色的围巾,担心的问道。

       “瞧你吓得,没事儿,快吃吧。”楚恕之给他夹了一大筷子芹菜,吃吧吃吧,老让老子吃芹菜,吃吃吃,吃死你,都给老子吃完。


       郭长城没再说话,吃完饭把楚恕之赶到房间休息,然后躲在卫生间里打了个电话。

       “喂?赵处,我,我明天想请个假。”郭长城鼓足了勇气才把这句话说出口。

       要知道,爱岗敬业如郭长城者,从来都不迟到早退,更别说请假了。

      赵云澜也是一愣,不过一想,谁还没个突发情况呢,“没事儿小郭儿,正好这两天没什么事儿,你那事儿要忙,多请两天也没事儿!”

      “谢,谢谢赵处,那,那我先请一天!”郭长城感恩戴德。

       嗯,郭长城做了一个这辈子第二大胆的决定,跟踪楚恕之!

      别问我第一大胆是什么,在后面还没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