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k莫】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17(完结)

  

    郝眉十八岁那年,独自回了一趟老家,他爸他妈说,他出生那年,去了趟老家的峨眉山,想求那老神仙人家算一卦,因那老神仙算卦极灵,但只为有缘人算卦,他们也只是碰碰运气。

     结果,刚踏进人满为患的院落里,就见那小孩儿喊了一声“师傅!又一位有缘人来了!”

      郝妈正疑惑着,就见那小孩儿把他们引进了屋里“师傅等二位许久了。”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郝妈转过身,就看到老神仙仙风道骨,笑盈盈的看着她的肚子“二位可知今日,我的有缘人,并不是二位,而是你们腹中之子。”

     
     两人惊讶,“仙人怎得说这孩子......”

      “此子,乃是天之骄子,历尽人间劫难,方可再次得道。”

       郝爸郝妈虽然有点儿迷信,但是这人说的这么玄乎,怕不是......骗钱的?

        后一摇头,人家老神仙怎么说叫老神仙呢,这么亵渎人家,真是罪过。

       “你们二人,许是前世待他有恩,这最后一世,他便来还了你们这恩情,投了胎做你们的儿子。”

       “那,老神仙,您说这孩子要历什么劫难?我们,也好棒棒他。”郝妈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子下凡,乃是历三世情劫,方可善终。不过......”老神仙摸摸胡子,郝爸有些着急“这,老神仙,您说,不过什么?”

      “若历情劫,你们不可妄加干涉.......这腹中之子,他历的情劫,可是.......乾卦。”

       郝妈还想问什么,老神仙挥了挥手,“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就等这小儿的有缘人吧。”

       于是,郝爸郝妈捧着肚里的郝神仙出了门,仍然一脸懵逼,“这乾卦,是什么?”

     郝爸摇摇头,就被人攥住了衣角。

     “嗯?”

      “叔叔,阿姨肚子里装的什么呀?鼓鼓的?”一个理着寸头的小孩儿咬着手指问道。

       郝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这小孩儿可真好看!

       “阿姨肚子里是小弟弟呀。”郝妈拿出糖果给他。

      “谢谢阿姨,小弟弟?他不出来跟我玩儿吗?”小孩子不解的问。

      “等再大一点,他就出来了。”真是个乖孩子,要是自家眉眉能像这个孩子一样乖就好了。

      “辰辰!回家了!”一个女子叫这小孩。

      “阿姨再见。弟弟再见。”小孩儿伸手摸了摸郝妈的肚子。

       郝妈怀孕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胎动。

       那小孩儿的妈妈摸摸小孩儿的脑袋“阿辰乖,妈妈回去帮你问问......这乾卦是个什么意思.....”


       ......

       郝眉看了看手里剩的半瓶水,再看看郝妈给他的平安符,认命的继续爬着山,郝妈前两天来了电话,非让他这几天回去峨眉山,说是要还愿。


      郝眉有些不理解,哎,真的是年纪大了,这些东西也信,不过,不敢违抗郝妈命令的乖宝宝乖乖的喝了一口水,继续爬山了。

      山里下了雨,起了大雾,不出所料,郝眉迷路了。

      “呼!这什么地方,路都看不清了。”

       更深露重,已经很晚了,郝眉找着一个山洞,躲了进去,翻了翻包,嗯,里面的东西也不多了,明天再找不到那个庙,就得下山了。

      突然,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郝眉顿时警惕起来,虽然峨眉山算是个旅游景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坐野山,万一有个飞禽走兽蛇虫鼠蚁的他也吃不消。

      唰啦唰啦......又是一阵声响。郝眉沉不住气了,拿了根儿棍儿“嚯!什么妖魔鬼怪给你眉哥我速速现形!哇呀呀呀呀.......呵呵呵,你好。”


     郝眉举着棍子,如同一个智障一般看着眼前一身黑的男子,努力的缓解着尴尬。

      那男子点点头,也坐下了。

      郝眉看着这个男人,呀哈,剑眉星目,算是个帅哥啊。

      “火柴,有吗?”卧槽!帅哥的声音也这么好听!

       “嗯?”沉迷于帅哥的颜和嗓音的郝眉出了神,被帅哥提醒了一下,这才回过神,“啊?有有有,给。”

       很快,这男人就生起了火,不过也控制着火的程度,毕竟这荒山野岭,万一烧着了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过来坐。”男人又开口,然后屁股挪了挪,给郝眉腾了地儿。

      “嘿嘿,你可真厉害,还会生火”郝眉拿着包坐了过去。

      “还好。”空气又陷入了死寂。郝眉挠了挠头,“额,我叫郝眉,你怎么称呼?”

       “ko。”郝眉有些发愣,后来意识到,可能是不想说真名吧,也对,毕竟一个陌生人,也没什么。

       不过,话是真少,郝眉无聊的躺下,开始找话题“诶?ko啊,你也是去山上那个庙的?”

      “嗯。”“我也是,我妈非说庙里有个老神仙,虽然说老头已经......额,已经仙逝了,但还是来让我还愿什么的,说什么十八年前给我算了一卦,今年就应了,说的我还半信半疑的,哈哈,你呢?”

      “还愿。”ko顿了顿,还是没说什么。

       “诶?你也还愿啊?还的是什么?我们家司令大人说,当年老神仙给我算的一卦,说是能有个乾卦,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乾卦?”ko难得的开口问道。

      “对啊。”郝眉点头。

       “乾卦,是男人的意思......”ko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又找了人给他问了他的乾卦,当时妈妈的表情惊讶的很,盯着ko看了又看,他记得,当时他妈妈和爸爸嘀咕着什么“我们辰辰的长相,再怎么着,也应该是上面那个,哎,乾卦就乾卦吧......”


      “男人?额,不懂......”郝眉挠挠头,“那你呢?你算的什么?”

     

      “姻缘......他说,我有个情劫。”ko也躺下来,话匣子也被郝眉打开了。

      “那你信吗?”郝眉笑着问他。“......我不知道。”

      “嗨,要我说呢?如果希望是真的,那自然就信了,如果不希望是真的,那就不信了,哈哈,我就是这样的。”

       希望吗?ko想了想,乾卦......皎洁的月光照着身边人笑盈盈的脸庞,应该......希望吧。

      “唔,ko晚安。”郝眉翻了个身。

      “......晚安。”

      很幸运,第二天雨停了,ko接受郝眉的邀请,两个人一同去庙里。

      没了大雾的阻挠,很快就找到了庙。

    

       “哇!好长的队啊,可是,这老神仙不都去世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多人啊?”郝眉张望着。

      ko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各位施主,请回吧,我师傅说,今日的有缘人已经到了。”然后走到ko郝眉身边。“施主,请进。”

      郝眉指了指自己和ko,“我们......两个?”

      “请......”小沙弥让一步,让他们二人进去。

      郝眉心里突然有些紧张,反倒是ko拽住他的胳膊“走吧。”

     “哦,好。”郝眉挠挠头。

      “二位,多年不见,别来无恙。”说这话的,是个老和尚。

     “额,我,我好像没见过你......”郝眉不好意思的开口。

      “十八年前,对吗?”ko突然开口。

      “难为施主那时年幼,还记得老衲。”那老和尚微微施礼,ko点点头做回礼。

      “那,那我......”“施主那时,还是他人腹中子,自然是没有见过老衲。”

  
 
      “啊?那,那我今天来还愿,是跟......”

     “先师早些年去了,留了个物实,说是留给二位有缘人,今日你们二位取了便是。”

      说罢拿了两个盒子过来,分别递给他们。


      “先师还说,一切,皆是二位的造化,最后一世,若不得果,只得.......灰飞烟灭。”

      郝眉愣了,什什么?倒是ko一脸淡定“谢谢。”


      “诶?!ko!你刚刚听懂他说什么了没有?什么灰飞烟灭啊!”

      “大概,是如果没做到什么事情,就会灰飞烟灭吧。”

      “啊?这,这真的假的啊,我可不想死,那,什么事儿他也不跟我们说啊?!”郝眉着急道。

     ko停了停,“不,他说了。”ko打开盒子,拿起里面的东西,跟郝眉手上的玉麒麟,刚好凑成一对儿。

      ko看着眼前懵懵的郝眉,似乎觉得,看见什么人一样。

       再后来“诶?你怎么在我们食堂?”“我都要了,都给我吧!”“ko你怎么这么厉害!”“你你你,你是那个.......那个ko?”“你,你要住我家?”

       “那,那说好了,你得喂我一辈子......”

       那对玉麒麟,在ko的书桌上摆了六十年,当年的灰飞烟灭,更是被郝眉一笑置之。

    月老摸摸胡子,“嗯,这二位,也该归位了......好歹,我小老儿终于把他们当年的定情之物还给他们了,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星辰神君,郝眉神君,为神,私定终身,被贬下凡,历尽三生烟火,功成归位,情劫一度,再未分开。


(卧槽我他妈写的这是什么沙雕文啊!!!!!!现代突然跳到神仙我真的是!!!!!不过我真的是想让他俩生生世世在一起啊!当了神仙不老不死永远在一起不更好吗?!好了!不接受反驳!!!!最后我要很骚的打一个字“完)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