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微博:闲敲木鱼落灯花儿
请勿自行转载至站内站外,如转载请与私信我

【楚郭】路边捡到可疑人物(十)


      当餐厅的相亲对象一脸懵逼的时候,楚恕之已经大步跨着走向回家的路,啊,家啊,温暖的港湾,温暖我脆弱的心灵!

      “楚哥!楚哥等我啊!”郭长城令人恼火的声音在身后弱弱的想起。

      楚恕之感觉得到,自己的衣角被人轻轻的扯住了,很微弱的力量,但是却不容他忽视。

      嘴角一瞥,老子最酷,“啪”的一声把人的手拨开,果然,没出息的小东西只敢跟着,不敢再伸手了。

       “楚哥!楚哥你,你别生气,我,我错了,啊!”楚恕之突然停了下来,郭长城就这么直挺挺的撞在一堵墙上。

       “错?你错哪儿了?!”楚恕之特别大声,引人侧目,郭长城更是羞红了脸。

      “我,我,没回家吃饭......可是,可是这是我舅舅前几天就说好的。是,是我忘了,不去不好的吧.......”

      郭长城低头攥着衣角,越说越小声。

      然后,偷偷的抬眼睛,瞧见了楚恕之额头上的青筋。

      楚恕之的眼睛都在冒火了,声音却如同赵忠祥老师一般的平静,“说的对,回去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街尾刮起了一阵风,吹起楚恕之的衣摆,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决绝的超人。

     老子最酷,楚恕之坚信,郭长城这个小崽子,肯定立刻跟上来,然后道歉,到时候自己再顺水推舟原谅他。

       嗯,说不定临近晚上还能吃上热乎乎的豆腐。

     

       嗯,楚恕之活了这么多年,觉得为了这小子,老脸都不要了。

      没成想,楚恕之在拐角蹲了十分钟,还没人过来。

      倒是有两个乞丐想过来赶他,可看见楚恕之的身板儿,又走开了。

      楚恕之倒不觉得有什么丢人,老子最酷。

      .......都多长时间了!人呢!

      楚恕之腾的站了起来,往回走,突然又停下,不甘心的原路返回,到了那家餐厅。

      

       郭长城,你可真的是.......行,不理老子理其他女人,老子不伺候了!

       楚恕之拔腿就走,再也不去看那两个人,再也不去听他们说什么。

      这厢,郭长城声泪俱下的表达了他对刚才突然闯进来的虎背熊腰的男子的爱慕之情以及对相亲姑娘的愧疚之情,姑娘忙的给他递纸巾,像极了一位慈爱的母亲。


      最后,郭长城红肿着眼睛出了餐厅门,姑娘还给他比划了个小拳拳,“你要幸福呦!”

     

       刚刚才收到祝福的郭长城回到家就傻了眼。他的楚哥,不见了。

     

       郭长城含着两眼泪花,拨通了楚恕之的电话,电话响了“1-8-7-8-9-0-0-9-1-7-3.......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铃声依旧那么刺耳,可惜,没有人接。楚恕之把电话也留下了。

      说起来,这个电话是郭长城跟楚恕之上个月出去逛街的时候抽的三等奖。

      楚恕之有电话的,当然还是智能的,可爱的地星人,上来的比较迟,从来没有见过老人机,咳了咳嗓子“这个给我吧。”

      “咦?”郭长城有些发愣,还是双手呈上了老人机。

     

     后来,楚恕之就抛弃了智能机,原因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不过他自己知道,这种可以按键还能发出滴滴声的高科技,果然还是适合我这种品格高的人用的。

      郭长城很喜欢楚恕之用老人机,因为这种手机基本只能用来打电话发短信,而懒惰的楚恕之当然会选择前者。

      感谢老人机,他俩的话越来越多。

      可如今,楚恕之只带走了自己那部手机,什么东西都没带,走了。

       郭长城给楚恕之打了另一个电话,关机了。

      他太慌了,郭长城冲出了家门,楚哥去哪儿了!去哪儿了?!

      随后开始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先回去跟她解释!为什么不留住楚哥!

     

     以为楚哥不会离开是吗?!以为楚哥永远不会离开是吗?!凭什么呢,你这么弱,凭什么......让人家不要离开你呢?

      郭长城停下了追寻的脚步,倚着墙坐了下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开楚哥了呢?晚上睡觉,有楚哥在身边,下班,有个人,等我回家吃饭。加班晚了,自家的灯,一直都开着,晚上的夜宵,从来都是不多不少刚刚好。

       我,和楚哥的家,现在只有我了。

       郭长城哭了,上次哭的时候,是家养的小黄猫走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楚哥.......是不是,也是不再回来了?

      漫漫长夜,只有自己了,是吗?

   

      ......

      郭长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可以去演戏,至少,情感戏可以拿个90多分。

      按最近的话来说,自己如同一个戏精。

       郭长城在看到桌上那碗西米露之前,悲伤的情绪还十分饱满,四十五度角的忧郁还衬托的他像一个小王子。

     

        直到他喝完了那碗西米露,他都不敢去打开那扇门。

       ......

       楚恕之很不耐烦,郭长城还没有回来,看了看挂钟,已经八点了。

   

    他有点儿饿,晚上回来的时候一肚子气,也不想吃饭,就这么躺了下来。

       他是想走的,郭长城这个没良心,居然真的放着自己不管,去哄别的女人。

    
       老子走了!一了百了!谁还管你!

       在踢翻第一百个易拉罐之后,楚恕之挠了挠头,转身回去了。

       因为郭长城家楼下那家煎饼果子真的挺香,走了吃不着了。

       楚恕之狠狠的咬了一口煎饼果子,“真香!”

       躺在床上之后,翻来覆去,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那个女人纠缠他?!不想回来了?!

      他想了一百个可能,一脑袋埋在枕头里,死哪儿去了?!

       “咔嗒!”楚恕之立刻坐了起来,郭长城回来了。

        楚恕之听着动静,他特意做了一碗西米露搁在桌上,不知道那小子眼瞎不瞎。

      嗯?怎么没声儿了?楚恕之下床,耳朵扒在门上,面部表情极其的狰狞。

       “啪嗒,啪嗒。”拖鞋?楚恕之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冲上床,末了儿膝盖在床尾上磕的嘎嘣儿响。

      疼死老子,嘶~楚恕之刚上手,还没揉到膝盖,房门响了,他只得装睡,默默地躺好。

      他感觉到郭长城坐在了床边儿,然后是一阵安静。

      “楚哥,对不起。”郭长城说了一句,然后又没声儿了。

       操你大爷说完了吗?说完赶紧给老子起开,膝盖疼死了,啊啊啊好想揉一揉,啊!

      
       郭长城起来了,换了睡衣,照例摸着小楚躺在地铺上,眼睛眨巴眨巴,抹了抹眼泪儿,“楚哥晚安。”轻轻的说道。

      楚恕之松了口气,缓慢的挪动着颤巍巍的双手,揉上了快要疼的移位的膝盖。

      “呆鹅。”楚恕之轻轻骂了一句。

     

       晚安。

     

评论(20)

热度(67)